王策三:应该尽力尽责总结经验教训

—— ——评“十年课改: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2 次 更新时间:2016-10-14 18:33:01

进入专题: 课程改革评价   “超越成败与否”   “覆灭”   “应试教育”   两大教学模式  

王策三  
这也不是他们自作主张的活动,相反是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履行社会责任;学生要求升大学,也不是他们只谋个人、家庭利益的私事,而是国家和社会赋予和要求他们的权利和义务,是受到鼓励的;每年高考,举国动员,当作一件大事和喜事对待。⑤这些,决非人们愚昧落后干着蠢事,而是因为:所谓的“应试教育”,在现阶段是现实的存在,不但不可避免,“覆灭”不掉,既有不得己的一面;还具有历史合理性,起着积极的作用——它有利于提高国家整体教育水平,迅捷地培养各种专业人才,促进社会流动,带动全民素质的提高,特别是应对世界新的科学技术革命,迎接知识经济时代,提高国家的综合国力、国际竞争力和安全保障;同时,在现实环境下,它还是缩小徇私舞弊、弄虚作假的空间,主观性比较少、相对客观公平的教育评价和选拔形式。

   可是,如今,课程改革却认“素质教育”为好的教育;而视“应试教育”为坏的教育,把它们互相对立,只要一个而打倒另一个,非要打倒“应试教育”不可。于是,出现了亘古少见的教育怪现状:同一教师(群体、个人),既要实施“素质教育”,又要进行“应试教育”;更奇怪的是,既实际上进行“应试教育”,又要打倒“应试教育”。弄得人们莫名其妙,不知道我们的学校究竟是在进行一种什么样的教育!教育实践乃至整个社会乱了套!人为地制造矛盾,自我矛盾,不能自圆其说,不带来混乱是不可能的!学校秩序打乱,师生疲于奔命,家长跟着陪绑。社会上流传许多议论,如“应试教育批不倒,素质教育难以搞”,“素质教育喊得轰轰烈烈,应试教育抓得扎扎实实”,“人前搞素质教育,人后搞应试教育”,“既要教新教材,又要教旧教材”,“白天要上新教学法的公开课,晚上要为学生用老办法补课”,在今天大力倡导“阳光工程”的国度,本来堂堂正正的事业却要转入“地下”……教师扮演着两面人的角色,尊严丧失,崇高的教育职业精神受到亵渎。至于教育思想、理论的混乱更是无以复加。一个又一个的数不尽的“新理念”,含混模糊,令人费解,其中不少的互相矛盾,不知所云,无法操作,无所适从。仅举眼前的一例,这次《调查报告》指出:“74%的教师认同‘合作、自主、探究’的新课改理念”[l4]。十年课改中,教师“以启发式教学为主的为52%,以小组讨论为主的为26%,以讲授式为主的仅为22%,这些数据显示了教师能够积极采用新的教学方式改变课堂,启发式教学的比例明显提升”[15]。看到这类文字,真不知说什么好!第一,启发式教学是我们老祖宗创造的,是老传统、老方法,哪是什么“新的教学方式”?第二,启发式教学属于讲授法范畴,无论“启”或“发”都是教师教(讲)的活动,哪能将它们看作两回事,分割、并列(相互排斥)?第三,启发式教学与所谓“自主、合作、探究”是有重大区别的两种教学模式,哪能混淆不分?恐怕连《调查报告》作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如果,仅仅以这段文字来进评说(当然,人们不会这样做),那么,十年的所谓新课改,整个的被否定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果断地停止“覆灭”“应试教育”这个口号和目标,摒弃“转轨论”,恢复全面发展教育的权威。不如此,混乱局面还将延续下去。必须结束这种很不正常的混乱局面,回归正常的轨道。如果说1977年我们曾经采取恢复高考的举措,拨乱反正;那么,今天就应该为高考正名,把所谓的“应试教育”从“地下”转到地上,恢复正常教学秩序。

   在结束混乱局面的基础上,在正常的轨道上,调整思路,根据矛盾的不同性质采取不同的方法,逐步破解我国教育的各种难题。诸如:

   (一)随着社会全面改革,逐渐舒缓和克服追求升学率的片面性

   反对“覆灭”“应试教育”这个口号和目标,要求彻底摒弃“转轨论”,决不是说可以忽视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消极危害问题,也决不是无原则地坚持现行的高考办法;相反要积极解决。但是,究竟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十年课改给人们上了很好的一课。要重新审视,不能再继续沿着老的思路走下去了,就是说,不能将其当作“应试教育”进行“覆灭”,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只能克服其过分的片面性。它是现代教育的现实形式,一种暂时偏差,而不是什么另一种跟现代教育对立、独立的“应试教育”。更重要的是,这绝非通过课程改革就能克服得了的。相当多的人出于对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愤懑,冷静思考不够,满怀善良的愿望,误信了课改人士美好的诺言,以为新课改真的能够“覆灭”所谓的“应试教育”,十年课改的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落了空的幻想,也是一个教训,现在应该重新思考。片面追求升学率是社会问题,是现代教育在社会发展程度不高的阶段上的具体表现。在我国,它还跟一些人为生存而挣扎,一些人追逐升官发财密切联系着,并不同程度地投射着社会不公、特权腐败、道德滑坡、缺乏诚信、追名逐利、贪得无厌等阴影。人们十分关心和热议学生课业、考试负担过重,这种现象的背后,是升学的压力;而升学压力的背后,则是迫于生存、生活的压力,来自社会上追逐金钱、权力的激烈竞争。这些现象必须通过社会全面改革逐步缓解。如果我国国民都共同富裕,官民平等,政治昌明,人口素质普遍提高,社会成员都能比较均衡、公平地享受社会、经济、政治、教育的改革、发展、创造成果,那么,就会:一方面,高等学校可以按照自己的培养目标和办学特色真正自主招生,无须再继续使用现在这样的选拔方式;另方面,学生可以主要按照自己兴趣、爱好和个性发展的需要,自由选择,循序进入各级各类学校学习和深造,而不会再以现在这样的心态和方式拼命去追求升学率了!相信再往后还会有高级的适合现代教育本性的人性化的形式被创造出来。整个选拔考试和追求升学率的性质改变了,改变了外部强制被动的性质,具有了自主自由主动的性质,其物质的和精神的压力和负担也就不同程度地自然而然地减轻了!不此之图,却打算通过“课程改革”来“覆灭”“应试教育”,硬要“转轨”,只靠转变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来解决追求升学率的片面性问题,未免是历史唯心主义的幻想和空谈。再说,在中国当前条件下提出打倒所谓“应试教育”的目标口号,不仅不现实,而且是与建设现代教育的历史进程相悖的,反映了跟不上现代化步伐的“前现代”思想,开历史倒车;或者反映了企图超越、跳过现代化阶段的“后现代”哲学,历史错位。这不仅做不到,不应该,而且必然出现上面叙述的自相矛盾的混乱,不能自拔,更具危害性的是,这种搞法把人们的注意力紧紧锁在教育本身的狭窄圈子里,不去关心和追求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的全面改革。

   (二)依靠国家法制大环境,严格依法治教

   许多教育问题,如追求发展相对均衡、相对公平,杜绝腐败滋生等等,在人性和社会阴暗丑恶的一面严重暴露、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社会失范的风气下,也主要不属于教育改革范畴。必须整个国家真正实行法治,在国家法制大环境下,依靠法律,运用法律武器,严格依法治教。例如,教育经费投人不足,l993年已经规划、规定:到2000年教育经费应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4%目标。可是,直到l0年之后的2010年仍然没有执行。在2010年的规划中重申必须于2012年达到。而2012年即使达到了这个指标,也仍然是偏低的,却延宕了12年。国家税收而来的钱宁可挥霍浪费,而不肯用到教育上,有法不依,有令不行,违法不究。又如,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诱发激烈的择校现象,以及各种巧设名目的学校乱收费-乃至义务教育收“赞助费”等现象,虽然教育行政部门三令五申,仍然无效,屡禁不止。再如,以权谋私,弄虚作假,行贿受贿,拉关系,走后门,铺张浪费,贪占公款等违规、犯罪行为,在教育界也已不是秘密,如果不依法严惩,仍对其视而不见乃至纵容包庇,那么,教育领域这片向来相对比较单纯的“净土”,也将被污染而不复存在了,整个社会风气将江河日下,不堪设想!

   (三)把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的转变当作科学工作来做

   这就是说,绝不能用“覆灭”“应试教育”、“大破大立”、“另起炉灶”的办法,来转变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十年课改就是用的这种办法,事实证明不仅无效,而且有害。“转轨(型)论”相当长时间地宣扬转变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这在抽象意义上并无疑义,但却犯了双重错误:一是把所谓“转轨(型)”仅仅归结为“转变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舍本逐末;二是用错了方法。此外,它还粗心大意,视而不见。其实,转变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这一工作,我们一直在进行,从未停止探索,几十年来、特别是1980年代,广大教师高度发挥历史主动性和首创精神,曾经各自独立开展各种各样的改革实验,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卓有成效。真该到了重新思考的时候了!现在应该切实认识到:转变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的工作,是应该当作科学工作来做的。它需要个人和群体自觉主动,按照科学规律行动,实验、实践探索,积极创造,点滴积累,持之以恒,长期努力,坚持不懈。它是慢工细活,要细心琢磨,和风细雨,细水长流,水到渠成。教育问题,观念问题,思想问题,精神世界问题,不能用革命的方法,行政的方法,简单的方法,外部强制的方法,群众运动的方法,急风暴雨的方法;也不能是短期内,快速地,轻易地,立竿见影奏效的。至于说,有的地区,开誓师大会,由“教育主政者领誓”,“进行课改宣誓”。[l6]学校搞表演课,“满堂问”、“满堂动”、“满堂放”、“满堂夸”,“虚假地自主”、“虚假地合作”、“虚假地探究”、“虚假地渗透”,[17]那不是科学的态度和做法。

   总之,当今中国教育诸多矛盾问题——片面追求升学率问题,教育公平问题,均衡发展问题,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转变问题等等,不能指望通过“转轨论”和“作为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载体和关键环节的课程改革”“覆灭”“应试教育”来解决,而需要在正常轨道上,依靠全面的社会改革,依靠法制,依靠科学工作来解决。


四、重要经验教训

   十年课改的经验教训是极其深刻而丰富的。按照调查方专家的呼吁——“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其合乎逻辑的推论,本来应该是进行更好、更全面、更深刻、高屋建瓴的科学评价;并据此提出切实有力的善后改进建议。但遗憾的是,我们所看到的《调查报告》,不但没有这样做,而且连这种打算或愿望都没有表示。它提出相应的策略建议,只是这样四条:l.“探索自下而上的新课改推进方式”;2.“提高教师培训的实效”;3.“加快评价与学试制度改革”;4.“建立教材听证制度和教材选用委员会”。[18]上文已说过,这些虽也必要,但未免舍本逐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相应的策略建议”,反映出《调查报告》对十年课改的评价,只是感觉到“推进方式”问题(也许有难言之隐或另有深层谋虑);而且,只是(教师培训、考试制度、教材选用)外部条件问题;几乎完全没有触及或规避了内在的、重大的、特别是要害的问题,如本文刚刚论述的课改目标和所谓的“应试教育”问题,以及下文将要谈到的这次课改的所谓“新理念”、指导思想、改革队伍等问题。可见,调查方专家高调呼吁“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而自身却不仅没有做到更好、更全面、更深刻、高屋建瓴的科学评价,甚至也没有对其崇高而失败的悲壮赞美几句,相反,恰恰陷入了他们要求避免、“超越”的“简单的评价”,而且是太过于浅表性的简单的评价。这是远远不够的。这不仅跟其高调呼吁极不相称,更与曾经那样大举开展、煊赫一时的十年课改极不对称。上文所说的“遗憾”、“让人失望”,正是由此而发的感慨。对于十年课改的经验教训应该尽力、尽责、尽可能进行多方面总结。

由于研究领域和能力的局限,个人在这里只能主要从教育基本理论角度,(即不敢多涉足具体的学校实践、学科课程教学,以及教育政策、行动策略等,惭愧!)仅就若干思想认识问题提出一些看法,参与讨论,供研究参考。不揣浅陋和绵薄,略尽自己的一份心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课程改革评价   “超越成败与否”   “覆灭”   “应试教育”   两大教学模式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704.html
文章来源:《教育科学研究》2013年第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