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消解内在价值观冲突的文化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9 次 更新时间:2016-10-10 12:18:20

进入专题: 认知失调   社会心理   价值观冲突     文化逻辑  

吕嘉健 (进入专栏)  

  

  

      在降低认知失调的过程中,人们不断地说服自己是正确的,最后走向了非理性的行为和适应不良。

                                                                   —— 阿伦森:《社会心理学》

  

  

  

   一. 表态作为一种文化仪式

  

   从最近吸引眼球之“放水爱国”的新闻里,我分明看到了一个颇有意味而见惯不怪的文化心理秘密,这就是在面对自我内在价值观冲突的过程中,中国人那一套圆融消解内心冲突的文化逻辑机制。先看故事原料:

  

   在“9.18”事变发生85周年的当天,乒乓球奥运冠军王楠的老公郭斌发布微博,内容为:“遇到一些欺负人的事总是很难缓过劲,曾经的九一八!整个国家被一个比咱小太多的国家从头到脚羞辱欺负的到家了!我是去过日本却从不用它包括电器之內的任何产品!甚至在日本住酒店很小人地把水都打开,还觉得解气!其实这没用!咱得多方位加油!加油!”(转引自共识网周志兴评论)

  

   郭斌存在着几个内在的价值观冲突,其一,违背珍惜水资源的基本价值观;其二,偷偷摸摸做损害性的小动作,违背光明正大地挑战的价值观;其三,既憎恨日本又偏要去日本旅行,并戴着一款日本的名牌手表。他的羡慕嫉妒恨的潜意识够纠结的,但他不想清理自己的复杂意识进而采取君子的态度 —— 他不觉得自己纠结,日本我也要去,日本手表我也要戴,我也要抗日,解决内心冲突的办法就是:“放水!”

  

   放大视野来看,像郭斌这种心性的人很不少。当年北大中文系94级女生马楠,在克林顿访问北大时当面痛斥美国状况恶劣,但一转身,她很快就申请去了美国留学,后来嫁给了一个美国人,并且从此在美国做着生意和幸福地生活着;北大清华的毕业生到西方留学如过江之鲫,然而也同样既声讨西方又留恋西方;中国有无数这样的人,在公开的表演中反美,但是暗地里却向美国移民;在海外的华人移民,一面享受着西方的种种好处利益,一面坚持不愿意融入主流文化价值观。—— 但中国人都不感到自己有分裂倾向,堂而皇之,安之若素。这说明中国人自有一套解毒消炎特效药。

  

   这里面是什么逻辑呢?他们这样说和那样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出尔反尔不够正直,就没有丝毫的不安?没有价值观的冲突,没有心理矛盾,那样的水乳交融,自己怎么说服自己呢?这就是博大精深的中国人啊。再想,在后现代的“审丑文化”下,没有丑陋和无耻的概念。

  

   进一步想,多数人在发奋图强的时候,其实出发点只是为了一己成功,但是公开表态时却以高调的道德宣示,时间长了,真的相信自己是出于热爱真理、信仰普世价值或者爱国主义而去追求卓越的。由于从来都没有追究过自我的精神理性,到了关键时候才会感到无所适从。所谓未经审视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人生,但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所形成的人生态度以及由此发生的行为,其背后有着怎样的文化逻辑之心理融合机制呢?

  

   社会心理学中的“认知失调”理论与此相关。大意就是:当你同时经历两种或多种彼此间不协调的心理过程时,这便是认知失调;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它将导致不同程度的不适感和紧张感,这种不适感会促使你做出某种改变以使它减弱;既然你不能改变你的行为,你只能改变你的态度,因为你已经这么做了,或是因为环境的压力太大。(【美】埃略特·阿伦森等:《社会心理学》,第8版,第6章,机械工业出版社,2014-8)

  

   但是中国人在做着违反自己认同的政治正确的价值观的事情时,是否也同时改变了原来的价值观呢?如果没有改变,他们需要做什么呢?巧妙处在哪里呢?我的看法是:只需要为了原来的价值观“表一个态”就可以了!例如马楠当面指责克林顿就是。但是中国人不会感觉到这样做自相矛盾,他可以容忍态度和行为的不一致,因为他没有严格的形式同一律。

  

   郭斌的“小动作”也是一种补偿行为的平衡心理策略。自己很想到日本去旅行,但是也像多数中国人一样吞不下曾经被侵略过的仇恨感,所以采取某些解气的行为向自己的固有价值观交代,那是内心另一种固执的声音在发泄,为了弥补愧疚感,平衡似乎有“汉奸表现”的嫌疑,这是改变了形式的“阿Q胜利法”,是对自己否定自己的行为一种消解,抹平内在的冲突。—— 当然要知道,在中国,反日和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舆论环境压力具有压倒性的影响力。

  

   对于中国人来说,表态很重要,这是文化仪式,“表态”就相当于对认知失调的调适,表态是对环境压力和政治正确的价值观作一个交代。

  

  

   二.表态自圆其说就可以了

  

   表态需要的是一个说法,在中国,说法比实质重要。表态能够自圆其说就可以了,这是中国人的聪明。我们自古便推崇“自圆其说”的文化逻辑,简单说就是:自己说得通顺就行了!钱锺书先生曾经在《谈艺录》中详细引证和论述过“圆”的哲学、心理学和美学原理:吾国先哲言道体道妙,亦以圆为象。撮其要者,圆通、圆觉、圆成、圆转,渾融周匝,完善无缺而已。落笔要面面圆,一在理,一在气。理何以圆:文以载道,或大悖于理,或微碍于理,便于理不圆。气何以圆:直起直落可也,一戛即止亦可也,气贯其中则圆。(P111-114)

  

   “自圆其说”是中国人一种修养得非常成熟的认知调适最有效的心理方法,只要求一种圆转的说法满足内心的解释,而不需要用形式逻辑来分辨真伪是非。自圆其说的特点就是善于把分裂的两种价值观之间的对立性抹平,在一个更大的价值观笼罩下,取消具体问题的合理性,这样就可以从自我分裂的价值观过渡到一个解构了不合逻辑的思想之八面玲珑的调适状态。先看一个例子:

  

   “世界华人文学研讨会”2016年第一次在中国大陆由暨南大学举办,得到大会邀请与会的很多华语作家,都激动得夜不能寐,准备了精彩的研究论文要发言与发表,作为海外游子对祖国的贡献。可是,他们的“贡献”几乎都由于内容敏感或者不适合在有领导参加的场合宣读而被婉拒。当某人问及他们对此的感受时,那些海外游子的作家们即表示,人家大陆那么穷,还如此奢华地招待我们,据说还高价请了于丹来演讲,我们有吃有喝,管那么多干啥?你别没良心了。你老抱怨,小心他们下次不邀请你回来…… (杨恒均:于丹演讲太多胡扯,爱思想2016-05-11)

  

   这里的奥妙在于:文学研讨会的目的不是研究文学,真正的目的是让海外文学家回归中国认同,寻求一种全球华人整体和谐的同情心,所以研讨文学的求真争辩有可能破坏主题目的,和气一团才是重大的价值。从古至今所有中国的会议都是在寻求与会者的认同和团结,所有中国的对外文化活动都是在寻求对中央文化的向心认同。这便是整体主义的价值观。

  

   那么作为此次大会重点表演的于丹演讲“中国文化”是怎样的精彩呢?杨恒均复述道:

  

   于丹为了突出中国文化优越而对西方文化与宗教的不以为然,把中国的伦理抬出来同西方的宗教抗衡(好像西方就没有伦理似的),还有她洋洋自得地宣称自己就是看武侠小说长大,武侠里就有丰富的中国文化,并以武林高手练到最高境界可以以气当剑、杀人于无形来说明中国文化之高深。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认知失调   社会心理   价值观冲突     文化逻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66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