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高压稳态”政治容易滋长七种毒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370 次 更新时间:2016-09-30 13:04:51

进入专题: 高压稳态  

吴稼祥 (进入专栏)  

   这种状况,促使希腊世界的伟大哲学家们陷入沉思,并纷纷发言。不幸的是,他们努力的结果,非但未能使城市国家的体系复兴,反而加快了其残余部分的朽坏。这是因为,包括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在内的城邦哲学家们,没有看到,对于希腊政治而言,实现政治稳定,“并不在于依照一种理想的城市制度来改革各城市国家的宪法,而是要扩大国家的范围,把所有的希腊小国都合并成为一个整体”。

  

   换句话说,在树枝上风雨飘摇的鸟巢里,无论如何努力地完善各个鸟蛋的内瓤或外壳,都不可能防止其破裂,它们如果不是相互撞破,就是在鸟巢倾覆后,一起摔破。按照柏拉图规划建立起来的城邦,至多是个军警国家,即使神圣,也不过是个蚁穴,洪水来时,难免灭顶。

  

   可见,对于周王朝以后的华夏民族而言,政治稳定主要是个集权与分权问题,这种稳定,我们称之为“内部性”稳定;而对于古希腊的城邦世界而言,则是一个独立与统一的问题,这种性质的稳定,可称之为“外部性”稳定。“外部性”稳定,其实是个国家安全问题。当国家安全内部化后,就会变成“内部性”稳定问题。这个过程,就是统一过程,也就是扩大国家范围把小国合并成一个整体的过程。

  

   一般而言,随着政治体规模的扩大,其外部稳定性会增加,但内部活力会下降(这是本书第六章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活力与稳定问题其实就是活力与规模问题。当一个政治体规模大到这个程度,其外部不稳定性接近于被消除,这个政治体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天下”。雅典三个最伟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从未在这样的政治体里生活过,所以他们不知道“天下”为何物,因此也就没有提出用“天下”模式来解决城邦问题。

  

   二、何物“天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这是元代大诗人元好问写的一首词的开头一句。他自己在序中说,在去并州(即今日之太原)应试途中,遇到一个捕雁人,说今个儿早上捕杀了一只雁,漏网的那只不肯飞走,悲鸣不已,最后撞地自杀。诗人买下了那只情种,葬在汾河岸边,以石为碑,称之为“雁丘”。同行者纷纷赋诗,他写下的就是这首名词:《摸鱼儿?雁丘词》。

  

   作者当时16岁,情窦初开,悠悠万事,唯情为大。他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即使不比情更让人迷恋,至少也和情一样教人相许生死,这个东西叫“天下”,也叫“江山”。自古,“江山”和“美人”就相提并论,更爱谁,就看当时情景和当事人偏好。

  

   汉景帝就曾经面临在二者之间做选择的两难处境。有一次,他带爱妃贾姬逛皇家花园。贾姬内急,上厕所,一头野猪也冲了进去,大概是想要进餐,里面传出美人的阵阵尖叫。当时,有个叫郅都的警卫局卫队长(中郎将)随侍左右,景帝用眼神示意他赶快去救,但郅都假装没有看见。于是,景帝起身,准备救美。郅都急忙匍匐在皇帝脚前,说:

  

   “死一个妃子,再进一个妃子,天子只有一个啊。”

  

   景帝想了想,只好作罢。

  

   “天下”是张网 善于捕获“稳定”,而不善于捕获“活力”

  

   在中国人传统观念里,美人不是唯一的,但天子是唯一的。所谓“天子”,就是“天下”之王。天下之王又是什么呢?就是“嫁”给天下的人。据说商汤还是部落首领的时候,曾经问当时的智者伊尹:

  

   “我想取天下,怎么样?”

  

   伊尹回答说:“您老人家想取天下啊?取不了,天下只能取您。”

  

   这里的“取”,完全可以看成是“娶”。伊尹本来的意思是说,个人不是选择者,选择者是天下。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天子是唯一的;但相对于天下来说,天子不是唯一的,天下才是唯一的,是天下选择天子,而不是相反。

  

   天下的这种终极唯一性,来自它作为一种存在,在时间上是长远的,在空间上是广延的,因此不可能被任何人或其家族长期排他性占有。在中国古老的典籍中,“天下”的原始含义,就是“凡天空所能覆盖到的地方”,与“海表”(所有海洋表面所能抵达的地方)同义,也就是“光天之下”的意思。这其实是指我们祖先当时的认知能力所能经验到的世间万物的总称。这种意义上的“天下”,不是一个政治概念,而接近于德国哲学的“生活世界”概念,可以被当作日常语境中的“世上”、“人间”等词语来使用,比如,“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可以写作:“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不过,当天下与天子发生关系时,它就成了一个政治概念。与空间相关的政治概念有两种,一种是“同质共同体”,另一种是“异质共同体”。“同质性”,指的是物质或事物内部具有均匀相同的性质或成分;“异质性”,则意味着该物质或事物内部缺乏这种均匀或统一。同质政治共同体,指的是该政治体具有单一的地理因素、民族构成、文化模式和统治结构;如果一个共同体在这些方面是多样和多元的聚合,就是异质政治共同体。

  

   不难理解,政治体越小,同质性越高。村庄,可能是同质性最高的社会单位,但它不可能是具有独立主权的政治体。人类历史上最早且规模最小的同质政治体,是古希腊的城邦。每个城邦有独立主权,公民是同一个民族,崇拜同一个神灵,有相同的文化,说同一种语言,实行单一政制。虽然,同一个城邦在不同时期,或者同一时间的不同城邦,存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但同一城邦在同一时期里通常只实行同一政制体制或治理方式。

  

   毫无疑问,作为政治共同体的“天下”,是一种最大化的多种地理元素、民族构成、文化品类和治理体制的异质聚合体。这种聚合体的特点,就是一“大”二“多”--规模大,元素多。天下的这两个特点,在华夏古老的典籍里一般都用“极而言之”的方式来表达,极言其大,或极言其多,比如,可以替代“天下”,或可与“天下”相提并论的词有:“九族”16、“百姓”、“万邦”、“九州”、“四海”、“四方”、“万民”、“兆民”、“万姓”、“万方百姓”等。与这些概念交替使用的,是“天下”。在六卷五十九篇的《书经》或《尚书》里,至少有13次在政治体意义上使用了“天下”这个词。

  

   把玩上面11个用来称谓华夏地区最大化政治体的词,发现除了“天下”之外,其余10个复合词都是由一个数字加一个名词构成:两个“四”(四海、四方),两个“九”(九州、九族),一个“百”(百姓),四个“万”(万邦、万民、万姓、万方百姓),一个“兆”(兆民)。这些数字,只有一个是实指,那就是“九州”,其余的都是形容词,表示很多,或很大。作为前缀形容词使用的数字后面的名词,有三类:第一类是地理空间,比如“海”、“州”、“方”;第二类是民族人口,比如“族”、“姓”、“民”;第三类是前两者的统一体,比如“邦”。把所有这些因素考虑进去,我们可以得到作为政治概念的“天下”的初步定义:所谓“天下”,就是具有不确定边界的大规模和多民族政治共同体。

  

   这样的共同体,在世界史上就是世界性帝国;在中国地区,它被认为最早由大禹开创、西周创造性继承,称为“华夏国家”。29此前尧舜时代所谓的“天下”,更接近于地理空间概念或部落联合体概念;此后没有“天子”的战国时代或后世出现多于一个“天子”的三国、十六国、南北朝、五代十国时期,“天下”则是一个多区域、多民族共享的统一生存空间概念。

  

   南朝梁武帝中大通六年(534年)六月,天象异常,荧惑星进入南斗星座,又返回来,停留了两个月。梁武帝有点慌张,因为当时有谚语说:“荧惑入南斗,天子下殿走。”为了消灾,他光着脚下金銮殿走了几个来回。后来听说北魏孝武帝拓跋修(鲜卑族)从洛阳避难到长安,于是不好意思地说:“没想到胡酋也能应天象。”这等于承认各民族分享“天下”世界和“天子”称号符合中国语境中的“自然法”,即“天象”。

  

   中国的“天下”规模大、元素多,表明它异质程度很高:多个民族,多元文化,多种语言,多神崇拜,这些都不用细说;值得一说的是,夏开创并由西周继承的华夏国家体制,被称为“五服”治理体系--这是一种多元复合政治体制,在华夏国家成长的历史进程中,还对内间歇混合实行封建和郡县二元体制,对外实行朝贡体制。

  

   如果中国的“天下”是张网,从上一章最后一节已经得知,它捕获“稳定”之熊掌的能力,远远大于它捕捞“活力”之鱼的能力。它的优点,是能最大限度地消除政治体的外部不稳定性,因为它网罗天下,可以把大多数外部战乱内化为秩序;缺点是不能消除内部不稳定性,有土崩、瓦解之虞,而最大缺点是内耗、癌变和吞噬活力。

  

   虽然成型于西周的天下体制,以其具有最大包容性的“五服”共治体制,让异质民族和文化和谐共存,让活力迸发,但华夏文明对国家规模的依赖(此是本书下一章的主题),最终使自己走上了同质化专制主义道路,活力耗尽,治乱循环。

  

   而古希腊城邦,则是一群畅游世界海洋的活力之鱼;但这群鱼不是相互攻击,就是遭受更大的鲨鱼猎食,或者被其他天下之网的编织者所围捕:先是波斯帝国的大流士一世和薛西斯(前490-前480),接着是马其顿帝国的菲利普二世和亚历山大(前338-前336),最后是罗马的执政官们(前200-前196),波斯的网被雅典、斯巴达为头鱼的古希腊城邦鱼群撞破了,古希腊的鱼却被马其顿的网围了近一个半世纪,最终连同马其顿的残余之网被罗马更大的网一网打尽。由此可见,古希腊城邦的优点是活力四射,缺点是既没有内部稳定,也没有外部安全。

  

进入 吴稼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高压稳态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58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