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一树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49 次 更新时间:2016-09-27 02:24:22

盛邦和 (进入专栏)  

  

   提要:一树山不仅是一个风景,一树山还是一个故事,现在这个故事的两位主人翁都已经登场,一位是一树山的"原主",他是毛里人。一位是一树山的"买主"',以坎贝尔爵士为代表的英国人。他们之间为了这座山头的一草一木,也为新西兰的土地山山水水,有多少悲喜恩怨,交集纵横。日月如梭,时光超越。如今面对百年后人,竟然还是远渡万里重洋而来的中国人。他们认同了。他们不再一个将自己看作英国人,一个把自己看作毛利人,水火不容,而一齐认同自己是新西兰人。他们和解了,放下剑斧,与来自中、韩、日、印度、太平洋岛国及所有有缘相聚的人们融乐相处于美丽的新西兰。

  

   来到奥克兰,这里的朋友就推荐我去登一座山。这座山有一个奇异的名字:"一树山"。没有上山就产生了好奇。"一树山"?是不是这座山只长一棵树?为什么只有一棵树,而不是二棵树、三棵树或更多的树?这里面一定隐包藏着什么隐秘,让人去猜测与想像。

  

  

   记得邻国有一个名胜,为"半棵树"。那一年太平洋战争发生关键性的转折,美军复仇的炸弹下饺子一样从天而降。倾刻间,昔日的繁华地带陷入了火海,被夷为平地,仅剩一棵树被弹片削去一半,奄奄一息地站立在瓦砾之中。

  

   枝叶已经焚毁,树干已经破碎,几十年光阴过去,竟然挺了过来。一半活着,逢春抽枝萌芽。一半死了,树干中充填着水泥。走近看它,仿佛一个九死一生,侥幸存活的伤者,经历了一场战争,留下了一身伤痕,向游人哀诉侵略的报应,战争的残酷,同时也显示一个民族纠错求生的意志。

  

   从苍茫的沉思中回过神来,不知不觉我们乘坐的suv已经稳稳停驻在"一树山"山顶。 展现眼前的是三万年前火山喷发留下的遗迹,海拔182米 。奥克兰境内有大小十数座这样的静止火山。呈现出巨大的漏斗般形状。每个漏斗的开口都齐刷刷地朝向天空, 活像一个个张开的大口,向着云天说话。

  

   一树山堪称奥克兰最大的死火山,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毛利人的战斗要塞。山上有三个要塞遗址。一树山的火山口也向着天空,也像一张大口,它会向人们讲述什么样的故事呢?

  

   如果登上离奥克兰市中心不远的伊甸山,可以将这个新西兰最大城市的全貌尽收眼底,那么登上一树山顶,城市郊外的景色一览无余。

  

   首先进入视野的是树林与草场,绿茵茵的一大片,向远处延伸,直到与大海相接。曾在电影《苔丝》里见到过的那种西洋民居,点缀其间。

  

   走近看,人们可以分辨出这是苏格兰式样的,那是英格兰式的,通常屋前屋后是草地,白墙红瓦,与蓝天白云相映。现在从山上往下看,只见星星点点,错落有致,宛如童话世界。

  

   山上风大,刚才山下热得不行,拿下帽子煽风。上了山顶,迎着风走,几乎迈不开脚步。"唉呀,我的帽子",传来女孩子的尖嗓子。大风把漂亮的凉帽吹落。这座山正好处在面对海峡的风口。

  

   登上山顶,急切要做的一件事当然是寻找那棵树。山顶有个平台,也就是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然而举目四看,就是找不到那棵扬名天下的"新西兰第一树"。除了向导凡是登临此山者,一概面面相觑,眼神中透出一个个问号。

  

   就在这时,有人在喊:"找到了,找到了!"只见他弯腰细看,面前是有一个好大的树桩。看来一切有了结论。"一树山"顶,其实没有一棵树。

  

   "这个树桩不是那棵树的","山上并非无树,后来补种了一棵"。山头上人声沸腾,众说纷纭。时间有限,人们无暇去做深入的考证,最后只好不仃地追问:"一树山",这个"一树"是啥意思?为什么大名鼎鼎的一棵树,结果蒸发消失,"一树山"变成"无树山"?

  

   有人说当年欧洲人来到新西兰,初登山顶,赫然看到一棵古树参天耸立,枝叶繁茂如华盖状,遂将眼前的山头命名为"One Tree Hill"。其实不然,事情原委还要从头说起。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毛利人与欧洲人都是新西兰的主人,问题在于谁是新西兰最早的主人。谁对于新西兰的土地,包括广阔的山林田野,也包括绵延的海岸与附属的水域持有永远的主权。

  

   欧洲人主动与毛利人签订了"怀唐伊条约",根据这个条约,毛利人"先到先占",对他们的土地及森林具有权利。这些条约及所属的细则白纸黑字,保存到今天。

  

   然而忠厚的毛利人,设有想到在这个条约的后面,还加上一条,那就毛利人,不可以永远拥有自己的土地,必须把土地出卖给一泼接一波地来到新西兰的欧洲移民,而当英国女皇须要土地的时候,必须将土地首先卖给英国。

  

   这条规定像一股旋风,席卷新西兰。后来的欧州人不断向毛利人提出购地要求。在毛里人看来,这样做无异于巧取豪夺,将毛利人的土地权,夺取到欧洲人手中。有一位爵士就是通过拍卖的方法,获得很多的土地。这座火山,还有山下的大片森林,都由这位爵士买下。

  

   故事的高潮就在这个时候发生。毛利人不甘心就此失去土地,他们热爱那座高高的山头,还有山上的一丛绿树。火山顶上一般鲜见茂林,这几株树木,分外珍贵。

  

   嗔怒的目光指向火山,指向山上的一片苍绿。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有人登上高坡。月儿潜入云中,四周静悄悄,倾斜的坡道上移动着黑黝黝的身影,蕨林草丛中目光闪烁,犹似点点飞扑的萤火。一群血气方刚的毛利青年投入了行动。宁毁于己手,不留给敌人。他们要上山砍树。

  

   月光下银斧翻飞,一会儿功夫,山顶大树棵棵倒伏。一个近似恶作剧的念头,让伐树者留下最后一棵松树,作为这次"壮举"的纪念。"一树山"的名字也从此流播人间。

  

   至于为什么"一树山"为什么变成无树山,是因为毛利人的想法出现了分歧,觉得留下一棵树去"纪念"那次伐树行动,不如把树砍完,剃个光头,更加解恨。为此原因,最后一棵树,不知去向。

  

   这是一个传说,不可尽信但传播广,相信的人也多。人们还说,这个传说与一场战争相关。1845年至1872年,长白云之乡,硝烟弥漫,英国殖民者与新西兰土著毛利人之间剑拔弩张,爆发一系列武装对抗事件。这在历史上被称为新西兰土地战争。

  

   一些毛利人部落反对将土地卖给殖民者,在奥克兰南部怀卡托地区结成联盟,成立王国以反抗英国殖民政府。他们在"帕"(Ruapekapeka Pa)这个地方采用堑壕战术,与英军对抗。英国政府军队用大炮轰击"帕",自以为胜利,放松警惕。躲在堑壕底下的毛利人出其不意,予以反击,以致英国军队伤亡惨重。

  

   由于交战双方军事及经济力量悬殊,战争以英国殖民政府的胜利而告终。毛利人大片土地被没收,英国人的土地购买政策得以继续推行。在此同时,毛利人原始部落结构及生产方式遭遇重创,日趋没落与瓦解,逐步向现代社会转进。

  

  

   其实,一树山的主要景观并不是一棵树,而是一个塔。一根多棱石柱,下粗上细,成一个巨型锥体直指深蓝的天空。这是个纪念碑,纪念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 John Logan Campbell。中文简称坎贝尔爵士 。新西兰人称他为"奥克兰之父",易言之,即山下这偌大奥克兰市的开拓者。

  

   居然有着这么大的名头,本应肃然起敬,然而事情并不简单。前面说了一个英国人将一树山买下,激起这座山的前主人,即毛利人的义愤。这位爵士就是从毛里人手中买下一树山的那位英国人。说得直截了当,就是毛利青年砍树泄愤的那个对象。

  

   来到这座山的人们一旦知悉这番信息,如何不在心上敲起了小鼓,如何不在眼中浮现起不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态度。现在人们经历的就是价值观的冲突。

  

   人们已经同情前述故事中的毛利青年,先入为主,又如何再去接纳,那个曾为毛利青年对头的坎贝尔爵士呢?

  

   然而眼前发生的一切让我们诧异,只见几名年轻人捧着一大束鲜花走上前来,鲜花中夹有松枝,几颗松果衬映起朵,红绿相间特別美丽。年轻人蹲下身子摆放花束,然后起身鞠躬,退后离开,神态庄重与礼敬。这时我突然发现,这群青年一个个全是毛利人。这其中必有缘由,而导游对坎贝尔爵士身世的介绍也改变了我的心境与看法。

  

   坎贝尔生于1817年,是一个英国人,毕业于英國愛丁堡大學醫學院,早年曾希望成為一名醫生。后来他放弃这个想法,乘船闯荡世界。先去澳大利亞,又从澳大利亞来到新西蘭,办了自己的公司。当时23岁。

  

   他想象奥克兰会成为新西兰的首都,人口会朝这个新兴都市蜂拥,土地与房屋将成为明天的抢手物,于是他想到在皇后街办一家公司,先搭一个帐篷作为开张的办公室。

  

   后来奧克蘭果然被選為首都,城市建設展开了蓝图。1841年4月,奧克蘭举行大規模的土地拍賣会, 坎贝尔爵士有备而来,出资购地,建造了奧克蘭第一家居民房。此后聚集资本,一举购下奧克蘭以北的大片土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54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