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发展太容易可能成“后发劣势”,改革势在必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2 次 更新时间:2016-09-23 16:03:25

进入专题: 后发劣势  

陈志武 (进入专栏)  

   编者按:本文为陈志武教授在“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的讲话实录,文字经整理。

  

  

挑战不断,改革势在必行

   刚才已经有两位重量级嘉宾给大家做了很好的分享,特别是刚才蔡院长跟大家从人口经济学、城镇化的角度来讨论进一步增长的动力来源到底会是哪些。下面我想就两个方面跟大家做一个分享,一是国际秩序,国际政治的问题;二是关于国内本身的一些改革,特别是政府和国家在经济增长中间的角色。因为这两个话题最近几年大家关注的比较多,特别是英国的脱欧、美国总统选举、中国周边很热闹的这些地区,南海等等。我们作为经济学界的人,是不是像过去那么多年那样,可以不用关心国际政治,也不用关心别的政治,我们只顾研究经济学模型就可以了?

   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可能是少有的时期,我们不能只是关注经济学理论,经济学模型,对周边其他环境也应该考虑进来。

  

经济发展  今非昔比

   首先,就中国经济增长过去的经验,成功的经验做一个简单的总结。从这个背景里看出来中国过去30几年经济成就跟国际秩序、国际环境绝对是分不开的,我这里先给大家看一张很多朋友已经看过的图,这个图来自一本很有影响力的书《The World Economy》,这个书以数据为主,没有太多的东西。

数据来源 Maddison (2001) 《The World Economy: a millenium perspective》

   根据他很有争议的估算,以1990年的美元作为基础,大致上从公元元年一直到1950年,中国的人均GDP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变化,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处于非常静态的状态,1950年以后,特别是1978年以后,随着的推动,这个线往上跳了很多,中国的人均收入,人均GDP都增加了很多。刚才那个图看起来比较抽象,如果我们更具体一点,比较一下现在中国企业,中国人个人创造财富,创造收入的能力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可以从一些我们身边熟悉的故事里面去做一个对比。

   2015年网易一年的销售净收入是228亿元,差不多是35亿美元,去年腾讯的净收入大概是1028亿人民币,相当于153亿美元。如果我们把非常熟悉的两个公司跟乾隆,我们读书的时候有“康乾盛世”,把这两个公司一年的收入跟乾隆朝廷全国上下一年的财政收入做一个对比,1766年,康乾盛世鼎盛的时期,朝廷一年的财政收入大概是4937万两银子,按照银价折算的话,我做了一个粗略的计算,大概相当于现在的12亿美元左右的收入。今天网易一年的收入三倍于乾隆朝廷一年的收入,腾讯一年的收入大概是十几倍于乾隆朝廷一年的收入。如果我们把1848年太平天国之前,道光朝廷一年的收入作为基础的话,今天网易创收的能力比道光朝廷的创收能力更加要多好几倍,大概是四倍左右的水平。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百多年,过去三十几年,中国的经济发展,经济进步是非常了不起的,特别是很多人会说“做皇帝多好,多舒服”。尽管慈禧太后每年暑假可以到颐和园去避暑,有很多人给她扇扇子,感觉很舒服,很凉快,还坐着轿子从故宫去颐和园,但是你放心,尽管十几个人给她抬轿子,但是轿子的稳定度肯定不如车的稳定度那么好。颐和园里面可以避暑,很多人给她扇扇子,但是没有空调这么舒服。对比起来这些年的经济成就,中国人经历的变化是非常非常大的。

  

人口和经济规模之间的关系

   这个时候我们就想,过去这些年的成就,起因到底是什么?主要的决定性因素到底是什么,刚才蔡教授给我们看到了城镇化和人口红利,这是我们这些年谈得比较多的。有一点,简单只是靠人多力量大,劳动力很便宜,肯定没办法解释,中国过去30几年,这100多年的经济,道理很简单,中国今天的人口从相对水平来说,是世界人口的20%,五个世界上的人有一个是中国人。

   但是我们如果回到1830年的时候,那时候中国的人口根据麦迪森的估算,大概是世界人口的40%左右,即使到了1913年,中国的人口还差不多是世界人口的32%左右,1913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三个世界上的人里面,有一个是中国人。从这些比较可以看到,简单的人口红利,便宜的劳动力,众多的劳动力没有办法完全解释过去中国30几年的经济成就,为什么19世纪的清朝中国人口在世界人口当中占比更高,却没有做成今天这样?

   肯定是其他的因素在中间起更关键的作用,那些因素到底又是什么呢?

   我简单跟大家讲主要的决定性因素之前,先给大家看一段话,这段话是英文原文的一本书,我一会儿再问大家这本书是什么时候出版的。

   “It is often said that the peril of to-day is not the Chinese behind the gun, but the Chinese as the manufacturers of guns and of many other things, equally calling for the highest technical skill. It has been the fashion of newspaper writers dealing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 to state that the danger to the West lies in the industrial expansion of China, and it is averred that the Chinese, with their cheap labour and keen aptitude for imitation, competing with the dear labour and the heavy cost of transportation of the West, would certainly be able to beat the latter.” (Wagel 19??)

   这段话大致的意思是这样的,在西方各个国家的媒体,那个时候都比较关注中国的崛起,很多人看到了,中国的劳动力那么多,而且那么便宜,比较之下,西方的人口这么少,劳动力那么贵,中国人模仿能力又那么强,加上便宜的劳动力,人口那么多,很快就可以把西方国家、西方经济竞争下去。这是西方国家有脸有面,喜欢思考问题的人,决策层和智囊都喜欢思考的问题,看来来自中国的威胁是势不可挡的。

   如果我们不注意这本书出版的时间,会以为这段话就是昨天,前天《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刚刚发表的评论员文章,但是这个书是是1913年出版的,正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而且那个英文书《Finance In China》是在上海的一个英国人办的出版社,大家想一想那个时候的上海,国际化程度这么高。

   从这段话里,我主要想提这么几点。一是,一百多年以前,那个时候世界上不管是西方国家,还是其他国家,都有类似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说法。第二点,为什么1913年以后,那么多人做的关于中国经济的优势,中国经济崛起的预测,没有变成现实?这一点对于我们今天在座的朋友,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不管是南海、还是国际政治的挑战越来越多,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之下,当高度分享这一轮全球化带来的好处的时候,非常值得我们去思考,为什么1913年那个时候那么多人的担忧并没有成为现实。今天,我们某种程度上又在重复这样的状态。

  

中国增长奇迹的时代背景

   下面我们想来看看到底中国过去三十几年大的经济成就,大的背景是哪些。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能做太多的解释,这张图还是基于麦迪森的数据,这张图做了很简单的计算,公元1600年一直到最近,每一个时间点,世界各个国家它的经济规模,跟这些国家的人口规模相关性到底有多大,当然我这里先说一下,这个结果相当程度上是经济史学者做计算的结果,这里面肯定会有一些事后看问题的偏差。

数据来源 Maddison (2001) 《The World Economy: a millenium perspective》

   大致上,一直到1820年工业革命在西方国家和其他国家更进一步扩散、渗透之前,世界上几百年、几千年,大致上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经济规模跟人口的规模基本上是100%相关的。这背后有一个基本的道理,工业革命之前,人能生产多少东西基本上决定人口可以有多少。人口太多,东西太少,人是活不下去的,会发动战争,马尔萨斯理论,因为这个原因。人类大多数时期,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经济规模,跟人口规模基本上是100%相关的。但是工业革命,从1780年左右开始,把整个关系打破了,人口和经济规模两者的相关系数开始下降,到二战以后,到了冷战时期最低的时候是35%左右,从原来100%的经济规模跟人口规模的相关性,下降到了60年代、70年代的35%左右。

   随着新一轮的全球化,从中国的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80年左右,世界上五大洲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加入全球化进行市场化改革,私有化改革,随着新一轮全球化的进一步渗透,进一步扩散和深化,经济规模和人口规模的相关性后来又重新开始上升。到了2008年的时候,这两者的相关性回升到了61%的高度。当然我们可能会想知道,这个图以后的变化趋势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不太会重新回到90%,或者是100%的相关系数。

   道理很简单,只要技术创新和其他的创新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人口优势并不必然意味着,至少不是100%意味着你的经济优势,当然这个图大致上也可以告诉我们,要不了多少年,中国作为人口最大的国家,印度作为人口第二大的国家,这张图可以告诉我们,这两个国家以后的经济规模肯定会是世界最大的经济规模。

有一个例外,如果我们重复世界在1914年以后的经历,尤其是1930年代的经历,在今天世界上又重复那个时候通过战争,先是通过贸易保护,通过民粹主义的抬头,把不同的国家带入战争的话,我们刚才看到的相关系数越来越高,中国和印度因为两个国家是人口最大的两个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后发劣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503.html
文章来源:陈志武论谈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