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权力者的色情特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61 次 更新时间:2016-09-15 13:46:25

进入专题: 权力  

陈行之 (进入专栏)  

  

   严谨表述,标题应为《从权力者的色情特权看官员腐败的体制性特征》,然而标题太复杂容易使读者望而生畏,产生疲倦感,所以我用了目前这个比较简单的标题。这个标题仅仅指陈了问题的现象部分,对实质性、根源性的论说,才是我写作本文的目的,读者在行文中自然体会得到。

  

1


   我们所说的色情特权,是中国官僚体系所享有的政治特权、经济特权和文化特权的一个附加部分,或者说是它的一个结果,从属于享乐特权的范畴。这种享乐特权由来已久,如果沿着历史河床往上追溯,甚至可以捯到商朝最后一位君主纣搞酒池肉林、汉灵帝刘宏建裸游馆、晋武帝司马炎玩羊车临幸嫔妃等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上去。虽然历史是用嘲笑、警诫乃至于斥责的态度记载这些事情的,但历朝历代的皇帝们却都认为"此事甚好",仍旧将生死置之度外,变着法子享乐色情,享乐女人,年纪轻轻就挂了(也叫"精尽而亡")的皇帝不在少数。骄奢淫逸、声色犬马之类的成语就是用来描述这些家伙们的。

  

   历史不是平面的,它就像三棱镜,总会折射出不同的社会政治景象,色情亦是如此。《礼记》通过孔子之口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依此,你当然可以认为性爱仅只是人的生物本能,谁都会做这样的事情,然而不要忘了,孔圣人后面还有半句话:"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意思是,死亡和贫苦是所有人都厌恶的。"大欲"与"大恶"都"存焉",于是就产生了问题,如果一部分人饮食男女之大欲"存焉"导致另一部分人饮食男女之大欲"大恶",或者一部分人将自己"大恶"的死亡贫苦转移到另一部分人身上,丫却独自在这边厢享受长命富贵,就可以认为那个社会出了问题。所以孔老圣人才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行于世,你丫不能乱了纲常。

  

   沧海桑田,我们经历了数千年历史烽烟的洗礼,有过得好的时候,也有过得不好的时候。过得好的时候,是你"存焉"我也"存焉",社会平衡,人与人和谐,彼此不闹别扭;过得不好的时候,是你"存焉"不让我"存焉",或者你"存焉"的时候给我的"存焉"造成很大压力,让我的"存焉"变得很憋屈,或者干脆什么事都让我"大恶",你丫则无止境地"存焉"下去,那就意味着社会失衡了,就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人作为社会动物,任何行为举止都有其社会缘由,都与他置身其中的社会质态息息相关,哪怕他是一个畜生,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也是如此。你听说过某女怀胎十月在妇产医院生下一个流氓或者畜生的事情吗?肯定没听说过。如果你听同事说:"唉,我跟你说啊,咱们班二组那个小李子,就是那个胖乎乎的丫头,昨晚上生了一个六斤九两的流氓哎!"你一定会认为同事有病,不相信有人真的生下了一个流氓。这就是说,流氓、畜生的产生和存在是需要一定社会条件的,没有这个条件,即使一个家伙在娘胎里就怀着成为流氓、畜生的远大理想,要实现起来也难乎其难。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认为人是社会的表象,这种表象的方方面面,就是被我们称之为人性的东西,换一句话说,人性是一定社会条件的综合性产物,我们说人,很大程度是在说社会。

  

   几年前我写作《权力状态下的性资源分配》(2012-12-1),探讨在权力严密掌控社会与自然资源的情况下,"性"所具有的"分配"属性,从政治哲学的角度指证了官员队伍中的大面积色情腐败绝非仅只是某些人道德缺失,而是源于广大民众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和文化权利缺失所导致的权力本性的无所制约,野蛮扩张,具有典型的社会政治乃至于社会制度的特征。

  

   今天我想把角度调整一下,侧重于探讨色情作为特权的属性认定以及由这种认定所产生的物质和精神现象。具体地说,就是考察一下在冠冕堂皇的官僚系统中,色情经由怎样的社会政治机理成为权力者享用的特殊权利;当官僚系统享受这种色情权利的时候,人民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和文化权利是如何被侵蚀和践踏的。我将通过逻辑论证在这两极之间划出一条连线。我认为这条连线非常重要,通过它才可以看清我们究竟活在什么位置。

  

2

  

   官僚统治集团是一个符合概念,在旧时代,既有皇帝,又有皇帝家族以及这个家族卵翼下的形形色色权力者,甚至在东京"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的"花花太岁"(翻译成今天的语言就是"具有流氓品性的太子")高衙内之类,也可以列为官僚统治集团成员之列。

  

   在新时代,事情似乎也没有太多大的变化。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在北京上中学的时候,每天早晨都会眼巴巴看着小轿车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儿子送进学校,我们这些背着书包沿着街道边缘踽踽而行的平民子弟,是无法把这些所谓的"同学"与整体的"他们"作区分的。后来我们没有选择地"选择"到陕北插队,插队没多久,就不断听到有人被中央军委、中共中央办公厅下文调回北京,而平民子弟只能在黄土高原"广阔天地"上继续"大有作为",为了调回北京不得不倾尽全家财力给当地干部行贿,女孩子甚至不得不向公社干部、大队干部出卖贞操……此时此刻,我们也同样无法把这些那些被中央军委和中共中央办公厅下文"调"回北京的"同学"与整体的"他们"作区分。

  

   我们从无情现实中逐渐悟出了一个道理:这世界是由"我们"与"他们"两部分人组成的,两者永远不会融合。在一定意义上,这不是选择的结果,是"他们"把我们变成了"我们",甚至还可以反过来说,是"我们"把他们变成了"他们","我们"与"他们"是相对应而存在的。这不仅是中国社会的常态,也是所有类型社会的常态,包括所谓自由、民主的社会,也存在着"我们"与"他们"之分,不同点仅仅在于人们表述的方式略有差异而已。

  

   那么,具体到我们所置身的这个世界,"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呢?简略地说,是一个权力共同体,这个致密的权力共同体长久地作用于中国政治,决定着中国政治生态乃至于中国社会的色泽和质地,直至今天仍然有"太子党"、"权二代"、"国家利益集团"的说法,实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们可以把权力共同体想象成为某种形式的生物体,既然是生物体,那么它就需要进食,需要排泄,需要各种形式的消费。为了满足这个庞大生物体的消费,"国家"曾经成文或不成文地制定很多规则,为他们提供一般民众享受不到的各种特权,这些特权,简单一点儿说,就是人们耳熟能详、具有中国特色的"特供"体制,尽管它的范畴或内容远比人们所熟知的"特供"宽泛得多。我们议论的色情特权,也从属于这个权力共同体所享用的特供服务的范畴。

  

   一般都以为官僚统治阶层的特供仅限于物质形式,比如在自然生态环境中养殖的牛羊猪鸡鸭鱼以及乌龟王八之类的肉食品,在未被污染的地块不使用化肥农药用有机肥生产出来的粮食水果和蔬菜,用特殊工艺特殊材料制造出来的香烟酒类滋补品乃至于特制餐具等等,殊不知官僚统治阶层还在享用着另一种特供,即精神形式的电影、电视、书籍、广播、画报、有声读物等等,这些精神特供较之物质特供有过之无不及。上世纪六十年代,经由国家意志操控,全民对古典长篇小说《金瓶梅》畏之如虎,提起来都是罪过,国家却以"内部读物"的名义给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印制了若干套,供他们"参考"--说句不恭敬的话,现在而今眼目下出现如此众多官员色情腐败案件,我总有一种直觉,那就是这种"参考"或者说这种"色情特供"起了很不好的作用。

  

   那么,色情特供属于哪一种类型呢?我认为它介乎于物质特供和精神特供之间,既不是完全物质意义上的特供食品,也不是完全精神意义上的特供读物,换一句话说,色情特供既有物质的特性又有精神的特性,因此它的覆盖面--享用它的人群的绝对数--也就比前两者更加庞大,情况也更加复杂。

  

   譬如,乡党委书记也许等候不到"党和国家领导人"赵永康享用的特供食品和特供读物,然而他的权力位置却可以保障他把穷乡僻壤的俊俏女子给拖曳到床上去而没有任何风险,其甘美和舒爽程度完全不亚于赵永康同志所享用的那些东西。依据声言"不贪污谁还来当官"的官员的逻辑,睡不到民女谁还来当官呢?可见,官僚集团对色情特权的享用,作为一种社会政治现象不仅存在,而且是大面积存在的。据权威人士透露,在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以上都有情妇;被揭露有腐败行为的领导干部中,案情60%以上都与包二奶现象有关;我还听说,有一年广州、深圳、珠海公布102宗官员贪污受贿案件,其中包二奶现象几近百分之百。

  

   尽管权力者殚精竭虑控制任何对官僚体系不利的社会信息,然而借助于网络,社会信息仍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广泛传播,覆盖面越来越大,我相信读者了解得会更详实,更丰富多彩,我提供的数据很可能不是最典型也不是最新鲜的。海量的官员腐败案件中必然包含的色情腐败,无时无刻不在强化我们的印象和观感,那就是,在整个官僚系统对社会资源的占有和消耗中,色情占有多么大的比重。它更说明了,在这个庞大官僚系统所独享的凌驾于普遍人权之上的封建特权中,有相当部分是色情特权,而在一系列"独享"的背后,则一定是人民群众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和文化权利的被侵蚀,被挤压,被圈占,陷入到令人尴尬的逼仄境地。这在目前已经成为了引起全世界警觉的国家现象,世界就是据此来判断中国的国家方向的,甚至可以说,我们目前所遭遇的外交困局,也与这种状况有某种程度的关联,至少为与我们的价值观相悖的国家提供了某种地缘政治借口。

  

   "陈行之先生,空谈误国,无图无真相,你能不能通过一个例子,具体说一说这里边到底是怎样的情形,在这些情形中含蕴着怎样的机理呢?"

  

   好,我们就来说一个人吧。

  

3

  

   此人叫吴志明,是在"反腐败"中倒掉的官员。

  

按理说人不应该落井下石,人家都倒掉了,你还说什么呢?即使对官员也该有一点儿恻隐之心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权力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38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3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