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枫:为什么中国式争吵无尽无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0 次 更新时间:2016-09-15 13:15:32

刘云枫  

    

  

   西方有辩论,中国有争吵。

  

   辩论和争吵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辩论有三要素:1,辩论的目的是为了求得真知;2,先定标准,再开辩;3,辩论有规则。没有这三个要素,就不是辩论,而是争吵。

  

   争吵也是有目的的。没目的,就不会争吵了。所有人类活动,都是有目的的。中国人断不会无目的地浪费时间。

  

   争吵的目的是,证明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自己是“真理”的拥有者。且,因为自己是真理拥有者,于是,就拥有了奴役对方的智力优势。此其一;

  

   争吵是没有标准的;比如伟人。在我看来,伟人不是自己过得多好,当了多大官,掌了多大权,驱使了多少民众为他服务,而是,为他人、民族和全人类,贡献了怎样的才智,付出了多大的牺牲。用前一个标准,希特勒最伟大,毛泽东次之;用后一个标准,耶稣最伟大,牛顿爱因斯坦比尔盖茨等一类科学家次之。为什么?因为,耶稣的牺牲最大;牛顿爱因斯坦比尔盖茨等人,贡献非常大,只是牺牲少了一等。

  

   如果没有标准,或标准不统一,就不要讨论。讨论就是吵架,毫无意义。中国的左右两派,见面就掐架,无尽无休,究其实,左右两派各有一套标准。

  

   争吵是没有规则的。争论中,我默认的规则是:对方说话时,我保持安静,对方说完,我再说。这一点,我能做到。可是,对方做不到,且完全无视这一规则。我尽自己最大的耐心,等对方说完。而且,我还像计算机协议一样,询问对方:你说完了吗?

  

   对方说:完了。

  

   可是,我一开口,甚至我还没开口,对方又开始突突了。

  

   我就火了,我说:你闭嘴。此时,他得理了。他说老刘你别生气。

  

   他能保持一瞬间的沉默,但是,他没有这种习惯。等你一开口,他又开始了。对此,我毫无办法。由此,产生了一个十分邪恶的想法:原来专制是用来对付这种人的。现在,我看见这类人,马上遁了。

  

   辩论是为了问题,和辩论双方有关,但,关系不大。至少和面子无关。因为,正反双方,都能在辩论中有所得,都能在辩论中去粗取精,获得真知,并因为获得真知而感到愉悦。即:辩论双方,没有胜败,没有得失,只有人类知识和思考能力的边际增加。

  

   这方面的经典,可参考《苏格拉底的最后箴言》。看看苏格拉底,如何把“黑的说成白的”,如何一步一步地将似是而非的概念,像扒掉皇帝的新衣一样,脱得干干净净。

  

   当你被苏格拉底之追问,逼到了墙角,作何感想呢?我想到了中国人的“杀手锏”,耳边响起了语重心长的谆谆教诲:何必如此较真呢? 这样,不就把天聊死了么?

  

   这就是辩论和争吵的分野。

  

   要辩论,就要较真;不较真,何必辩论呢?不较真,如何能求得真相和真知呢? 所谓较真,所谓把天聊死,不就是让对方无话可说,失了面子嘛!这正说明,中国式争吵的目的,焦点根本不在争论的问题上,而在论辩的双方身上。

  

   要是为了弄清问题,何来“较真”之说? 问题清楚了,不留死角了,不正应该皆大欢喜、三呼万岁吗?夫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解决了一个疑惑,明白了一个道理,如闻道,不是该像孔夫子一样满心欢喜吗?

  

   “较真”之说,是争吵的最后一剑。但,十分有效,此剑一出,谁与争锋,绝对可以保证争论者立于不败之地。有时,边上还有些善意劝解的。论辩,必然稀里糊涂过去了。中国式争吵,走到最后,必定是这个结局。

  

   但,中国之争吵者,手里绝不是只有“较真”一把兵器,据我归类,不到十八般,也有七八种的。

  

   第一,资格论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要是没有议员资格,却纵论天下大事,也有妄议朝政的嫌疑。不过,那是老黄历了。

  

   皇帝不在了,奴才思想却源远流长。当你对某人“说三道四”时,就有人跳出来质疑你的资格了。

  

   比如,我说毛某人如何如何。就有人斥责我说:你有什么资格评说他!

  

   我问:为什么?

  

   他说:你没有他当时的感受。

  

   我说:如此说来,谁有他当时的感受?谁也没有。谁也没有他的感受,那就谁也不能评说他了。但是,市面上关于他的传记,可多了去了。那些传记,不都成了鬼话、毫无价值了吗?

  

   对方语塞。

  

   但,资格论在中国,依然很流行。

  

   第二,绝对论

  

   有一次,在课上讨论“公平和效率”。一个学生很有把握地说,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我利用了一下我的权威,制止他说:别说绝对。

  

   “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这不妨碍我们追求公平的努力;世上,也没有天堂,可我们依旧为在尘世建设一个更加接近天堂的世界而不懈奋斗;或许,真正的爱情,也是不存在的,可是,我们依然不曾失去对美好爱情的歌唱,以及向往。”

  

   绝对是理想,相对是现实。无论现实多么肮脏不堪,理想总在无限远处,如光明一样召唤着我们。人类之所以历经千辛万苦,甚至流血牺牲,都不曾停下追寻的脚步,就是因为地平线处的那一道曙光。

  

   说民主,反对者说:民主也不是绝对好。说法制,反对者还说:法制也不是绝对好;说权力集中,反对者再说:分权也不绝对好;说市场经济,反对者依旧说:市场,就绝对好吗?甚至说日本干净,他们也振振有词:日本难道就没有垃圾吗? 我想说的是,日本也有垃圾,但绝对没有中国那么多垃圾。民主不是绝对好,但绝对比专制好;市场不是绝对好,但绝对比命令经济好;法制不是绝对好,但绝对比人治要好五倍。——李肇星说,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在此,借用一下李大使的名言。

  

   总之,他们有一把无敌于天下的利剑“绝对论”——“绝对论”成了顽固不化者的最坚实的掩体,所有的改进,都被“绝对论”化于无有。他们用绝对苛责别人,却用相对宽恕自己。

  

   第三,换位论

  

   换位论的具体说法是:你行你上。有人搞了一个英文版,叫:you can you up. 据说,连科比都知道了这个词儿。但,科比只是付之一笑,因为,很荒谬。

  

   你要批评他的菜,他就说,那你来做;批评他的画,他就说,你来画;批评他的文章,他就说,你来写一个;批评他的电影,他就说,你来拍一个。可是,你要批评他执政能力不行,他从来不说,你来试试。而是说,他有能力改正自己所犯下的错误。

  

   换位论,是极其滑稽的。就像篮球比赛,你的教练说你打得太烂了。你难道说:你行你上吗?软件项目中,有专门测试人员,负责给所有代码挑错。如果,测试员找出了你的代码错误,你敢说:你来写吗?

  

   一个社会的进步,需要职业批评家。且,为了保障批评的质量,批评家必须“袖手旁观”,必须置身事外,必须利益无关。一旦艺术批评家,也开始画画,其批评的价值将荡然无存。为什么?因为,我绝对不能说同行的坏话;要是我说了你,你也会说我。为避免相互拆台而坏了圈内的潜规则,理性的做法是,互相“抬轿子”,互相捧臭脚。即便内心轻视,也不会说出来,最多保持沉默。

  

   中国电影,就是这个状态,没有职业影评人。今天,你出了一部新作,我给你说好话;明天,我出了新片子,你也给我贴金。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结果是,没有批评,自然没有进步。一个外国导演到中国来,问圈内人:中国有职业影评人吗?答:有影评人,但没有职业的,都是兼职的。外国导演笑而不语,言下之意:这么玩儿,中国电影能进步嘛?

  

   所有中国圈子,大都如此;都在圈内,没有一个人在圈外,谁也不独立,谁在圈内都有利益。所以,谁也不敢发表批评意见。因为,批评圈子,就是批评自己;毁了圈子,就砸了自己的饭碗。因此,没有独立的批评家,就没有独立的批评;没有独立的批评,就谈不上进步。在这个意义上,批评是有资格的;跳不出圈子,就没有资格批评;圈内人之间的批评,只能算是打情骂俏,一钱不值。

  

   第四,圣人论

  

   圣人论,是指批评者必须是圣人,否则,你就批评不得。

  

   批评者必须是圣人吗?显然不是。

  

   如果要求批评者是圣人,事实上意味着完全消灭不同声音。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完人、圣人,只要不是神,人总有这样那样的缺点。

  

   可,不论朝野,圣人论之应用,极其广泛。上到国家机构外交部,下到家庭内部夫妻失和,随时可见,随处上演。

  

   比如,每当我指出我老婆的毛病,她就反驳,说你还不是这样那样。言下之意,我也有毛病;我有毛病,就没资格说她。

  

还有,如果有外人指出中国的人权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38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