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从礼 赵兰香:金关汉简“孔子知道之易”为《齐论知道》佚文蠡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11 次 更新时间:2016-09-11 09:28:55

进入专题: 金关汉简   论语  

肖从礼   赵兰香  
简文“孔子知道之昜也”句之“知道”二字用作《知道》篇题符合古人拟取篇名的习惯。又简文上端有“•”,此墨点是篇章标识符号。如悬泉汉简《子张》残简,简书为今本《子张》篇第16、17和18章。第16章章首文句已残泐,在17和18章“曾子曰”前皆有“•”表示此分为二章。[24]金关汉简简首与悬泉汉简《子张》简首的墨点符号其作用是一样的。

  

   四,简文《知道》为戍边吏卒习字简。据《艺文志》载,西汉时期就有《论语》十二家。自西汉以降,《论语》和《孝经》等为儿童蒙学读物。崔寔《四民月令》载十一月,“砚冰冻,命幼童读《孝经》、《论语》、篇章、小学。”[25]此“篇章”指六十甲子、九九表,“小学”则指《苍颉》和《急就》等字书。正因如此,抄写有《孝经》[26]、《论语》、六十甲子、《苍颉》和《急就》等内容的习字简在西北边塞均有不少发现。这些简文应该是那些从全国各郡县来到西北边塞戍边的吏卒平时习诵抄写这些蒙学读物的残存。从出土的居延汉简简文记载可知,西北边塞有数量不少的来自齐地的戍边吏卒。这些接受过蒙学的齐地吏卒中,正好就有学习《齐论》者。他们在闲暇之时便在简牍上书写自小诵习的童蒙教材。或多或少地将齐地的经学典籍传布到了西北边塞。当然,习诵《齐论》的学习者应不止于齐地之人,除了齐地外,传习《齐论》区域亦广为分布,如武帝时琅邪王卿先任济南太守后迁御史大夫,贡禹本琅邪人,元帝即位征为谏太夫,王吉本齐地人,宣帝时任山阳郡昌邑都尉。宣帝时的五鹿充宗为代郡人。有不少以《齐论》名家的学者或任职京师或调迁郡县,广为授徒,也促进了《齐论》的流传范围。正因如此,西汉时期齐地及周边之人自小接受《齐论》学习也是常理。《齐论》出现在西北边塞也就不足为奇了。(原文发表于《简帛研究二○一三》,2014年)

  

   参考文献

   [1][汉]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

   [2][清]刘恭冕.论语正义补[M] .台北:艺文印书馆,1966.

   [3]甘肃简牍保护研究中心等编.肩水金关汉简(贰)》[M].上海:中西书局,2012.

   [4]皇侃.论语集解义疏[M] .北京:中华书局,1985.

   [5][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M].北京:中华书局,1980.

   [6][唐]魏征等撰.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3.

   [7][汉]韩婴撰,许维遹校释.韩诗外传集释[M] .北京:中华书局,1980.

   [8]胡平生、张德芳.敦煌悬泉汉简释粹[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9][东汉]崔寔着,缪启愉辑释.四民月令辑释[M].北京:农业出版社,1981.

  

   [1][汉]班固撰:《汉书》卷30《艺文志》,北京:中华书局,1962,1716-1717页。

   [2][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北京:中华书局,1980,2455页。

   [3] [唐]魏征等撰:《隋书》卷32《经籍志》,北京:中华书局,1973,939页。

   [4][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北京:中华书局,1980,2454页。

   [5]陈东《历代学者关于<齐论语>的探讨》,《齐鲁学刊》,2003年第2期, 31-36页。

   [6] [唐]魏征等撰:《隋书》卷32《经籍志》,北京:中华书局,1973,939页。

   [7][清]刘恭冕:《论语正义补》,台北:艺文印书馆,1966页。

   [8]严灵峰:《论语成书年代及其传授考》,《无求备斋论语集成》,台湾:艺文印书馆,1967,8页。

   [9] [日]佐藤一郎:《齐论语二十二篇考:论语原典批判二》,《北海道大文学部纪要》,1961第9期,13页。

   [10]陈东《历代学者关于<齐论语>的探讨》,《齐鲁学刊》,2003年第2期,34页。

   [11]甘肃简牍保护研究中心等编《肩水金关汉简(贰)》下册,上海:中西书局,2012,46页。

   [12]“易”字在肩水金关汉简里多写作“昜”形,如肩水金关汉简T23:161、1058等记载的“赵国昜阳”即《汉书•地理志》所载赵国的“易阳”。

   [13]者、省二字形可分参金关汉简EJT22:21A 和EJT23:200①(《肩水金关汉简(贰)》上册,96页、137 页)。

   [14][汉]班固撰:《汉书》卷30《艺文志》,北京:中华书局,1962,1717页。

   [15] [汉]班固撰:《汉书》卷81《张禹传》,北京:中华书局,1962,3352页。

   [16]《艺文志》“鲁安昌侯说二十一篇”条,师古曰:“张禹也。”即是认为安昌侯指张禹。姚振中认为“郑氏作注,何氏作集解,即据其本。”同时又说“止于二十篇,此多出一篇。”

   [17]《艺文志》载《齐论》二十二篇,班固自注:“多《问王》、《知道》。”对于《问王》佚篇篇题及内容,后代学者有各种推测。宋王应麟首先推测《问王》实即《问玉》之误。后世学者认为许慎《说文解字》玉部中所载“逸论语曰”论玉之语即为《齐论》之《问王》(即《问玉》)篇。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以《礼记•聘义》中一段论玉之语作为《问玉》篇。而《齐论》中的《知道》篇则于文献无征,学者认同《知道》失考。

   [18]皇侃:《论语集解义疏》,北京:中华书局,1985,4页。

   [19] [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北京:中华书局,1980,1683页。

   [20][汉]韩婴撰,许维遹校释:《韩诗外传集释》,北京:中华书局,1980,184页。

   [21]按《礼记•乡饮酒义》载孔子曰:“吾观于乡,而知王道之易易也。”关于“易易”,《正义》曰:“‘吾观于乡’者,乡,谓乡饮酒。言我观看乡饮酒之礼,有尊贤尚齿之法,则知王者教化之道,其事甚易,以尊贤、尚齿为教化之本故也。不直云‘易’,而云‘易易’者,取其简易之义,故重言‘易易’,犹若《尚书》‘王道荡荡’‘王道平平’,皆重言,取其语顺故也。”简文中的“易易云者”和《正义》“而云‘易易’者”的表述是相同的。

   [22][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北京:中华书局,1980,1521页。

   [23][汉]班固撰:《汉书》卷30《艺文志》,北京:中华书局,1962,1716-1717页。

   [24]胡平生、张德芳:《敦煌悬泉汉简释粹》,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175页。

   [25][东汉]崔寔着,缪启愉辑释:《四民月令辑释》,北京:农业出版社,1981,104页。

   [26]郝树声:《从西北汉简和朝鲜半岛出土《论语》简看汉代儒家文化的流布》,《敦煌研究》,2012第3期,第66页。

  

  

    进入专题: 金关汉简   论语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293.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先秦秦汉史”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