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大磊:约束盟国的逻辑与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6 次 更新时间:2016-09-08 09:52:30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   政治同盟   战略安抚   策略施压  

节大磊 (进入专栏)  
使得战争的风险急剧增高。以色列对伊朗核设施的“预防性打击”似乎箭在弦上。巴拉克宣称,伊朗的核设施很快就会进入“免打击区(zone of immunity)”,也就是说,由于伊朗核设施的增加、隐蔽以及加固,对其进行有效的军事打击将会越来越困难。其言下之意是,如果不尽早打击伊朗核设施,以色列或将永远失去这个机会。[21]与此同时,内塔尼亚胡也在数个场合不无夸张地把拥有核武器的伊朗与纳粹德国相提并论,并且宣称,为了避免针对犹太人的第二次“种族灭绝”,以色列也许只能尽早诉诸武力。[22]基于以色列领导人的密集言战,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莱昂?帕内塔(Leon Panetta)也认为,以色列或许会在2012年的4月、5月或6月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23]

  

   以色列对伊朗核项目的担忧自然不是空穴来风。事实上,以色列领导人在2011年底突然升高战争调门的导火索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一份重要报告。在这份发布于2011年11月8日的报告中,国际原子能机构不仅表达了对伊朗核项目可能的军事用途的“严重担忧”,还认为伊朗可能在制造一个“核爆装置”。该报告还首次增设了一个附录,详细描述了伊朗核项目中可能被用作军事用途的部分。[24]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之前不为人知的福尔多(Fordow)铀浓缩工厂,该工厂隐蔽在大山深处、防卫极端严密并且即将投入运行。[25]

  

   奥巴马政府同样对伊朗核项目忧心忡忡并且一直强调不排除以军事手段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但是,与以色列政府显著不同的是,奥巴马政府认为军事手段只能是最后选择,并且时机尚未成熟。美以之间的分歧源于双方对军事打击的门槛、有效性、风险以及非军事手段的可行性等方面的不同认知。对于美国来说,伊朗的所有作为只是在累积制造核武器的材料和技术,而唯有当伊朗真正做出了发展核武器的关键决定时,才是认真考虑军事打击的时候;而对以色列来说,仅仅是拥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的伊朗,已然是一个无法容忍的威胁。[26]换句话说,美国无法接受伊朗成为一个“有核”国家,而以色列无法接受伊朗成为一个“核门槛”国家。一个拥有核武库的伊朗,固然有损于美国在中东的重大战略利益,但是对以色列来说则是一个所谓“生存性威胁(existential threat)”,亦即危及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27]因此,尽管奥巴马政府一再重申要“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以色列领导人还是担心,一旦阻止失败,美国则会转向“遏制”政策——也就是说,接受伊朗成为有核国家的事实,政策目标随之调整为“遏制”其消极影响。[28]

  

   与上述分歧相关,以色列也对非军事手段的有效性表达了强烈的质疑。以色列认为,美国的所谓外交谈判和经济制裁的“双轨”政策取得的效果非常有限:外交谈判时聚时散,反而成为了伊朗缓解国际压力的一种途径,而经济制裁虽然伤害了伊朗经济,但是却无法阻止伊朗在发展核武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以色列领导人承认军事打击风险巨大并且伊朗笃定会实施报复,但是坚持认为,其代价还是小于无所作为。[29]美以在伊朗核问题上的争执,加上双方之前在阿以和谈中的龃龉以及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并不热络的个人关系,使得这一时期的双边关系相当紧张。[30]

  

   总之,奥巴马政府在2012年初面临一个巨大挑战:如何成功约束盟国以色列,使之放弃发动对伊朗核设施的“预防性打击”。鉴于以色列并未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美国的努力可以说获得了成功。2012年9月,内塔尼亚胡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声称伊朗会在2013年上半年获得制造核武器的能力。这个时间表比以色列领导人之前所言推迟了不少,这也就意味着,以色列基本排除了在2012年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31]2013年1月以色列举行了议会选举,内塔尼亚胡遭到小幅挫败,其新的“安全内阁”在打击伊朗核设施问题上显得更为谨慎。[32]在随后的数月里,以色列领导人依然不时渲染伊朗的核威胁并且强调其自卫的权利,但是关于军事打击的言论显著减少,转而更多的强调与美国的政策协调。[33]随着以色列立场的调整,伴随着2012年大部分时间的战争风险也逐渐消散。[34]

  

   如前所述,奥巴马政府之所以能够成功约束以色列的单边军事行动,得益于其策略施压和战略安抚。一方面,奥巴马总统及其国安团队持续、清晰、反复地向以色列领导人表明美国反对当下对伊朗使用武力并且暗示如果以色列一意孤行,可能会严重冲击美以关系。另一方面,奥巴马政府也一再强调,美国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的立场和决心十分坚定并且加强了在外交、经济和军事上针对伊朗的压力。

  

   奥巴马政府不断重申,针对伊朗核问题的外交谈判和经济制裁仍有“时间和空间”,而贸然采取军事行动很有可能适得其反。在2012年3月份的一次访谈中,奥巴马总统指出,“永久性”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方法是让对方相信发展核武器并不符合其自身利益,而军事打击无法做到这一点。[35]不仅如此,奥巴马总统还利用其参加“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和联合国大会、访问以色列以及媒体访谈等场合和机会重申美国立场。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团队的其他成员也不失时机地一再表明美国的立场,在公开场合亦不讳言与以色列之间的分歧。[36]

  

   美国明确反对贸然打击伊朗的立场对以色列产生了多重影响。首先,如果没有美国的参与,以色列的单边军事行动将面临巨大的困难。为了打击伊朗,以色列空军必须“动用至少一百架飞机,飞越一千多英里的他国领空,在中途进行空中加油,挫败伊朗的防空力量,同时打击多个地下目标。”[37]即使是对于能力出众、善于突袭的以色列军队来说,这样的任务也挑战重重、风险巨大。相比之下,以色列在1981年和2007年对伊拉克和叙利亚核设施的成功摧毁仅仅是针对单个的地上目标并且距离较近,亦无需经过他国领空。尽管以色列领导人因为军事行动的敏感性而很少公开讨论其中的细节,但是大部分以色列和美国的军事专家都认为,即使只是把伊朗的核项目推迟一两年,以色列的单边军事打击可能都很难做到。[38]如果要彻底摧毁伊朗的核项目,则很可能需要不只一次的军事打击,这些都使得美国的军事合作和外交支持显得尤为重要。

  

   其次,美国的强烈反对表明,如果以色列一意孤行,将会对美以关系产生严重的冲击。自以色列诞生之日起,美国就一直是其最重要的盟友,也是其在中东地区安全和生存的重要保障。[39]对美国来说,以色列如果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必然招致伊朗对以色列和美国的报复,极大地削弱美国试图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外交努力,并且可能会引发中东地区大范围的冲突和动荡。对于罔顾美国关切的后果,以色列学者也承认,如果以色列置美国的利益和关切于不顾,后果将会“极为负面”。[40]

  

   再次,美国的反对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以色列国内针对伊朗核问题的争论。尽管内塔尼亚胡和巴拉克主导了国内在伊朗核问题上的话语权,以色列内部并不乏对两人强硬路线的激烈批评者。在两人不断发出战争讯号之后,数位以色列前任和现任军方和情报部门的领导人挺身而出,公开表示反对贸然打击伊朗。[41]在批评者所列举的反对原因中,美以关系都是其中重要一环。即使是作为虚位元首的以色列总统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也在2012年8月表示,如果没有美国的理解和支持,单边打击伊朗绝非明智。[42]

  

   纵使奥巴马政府反对贸然军事打击的立场清晰而又一贯,但是如果没有相应的战略安抚,以色列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安全依然有可能选择铤而走险,导致美国约束盟国的努力归于失败。奥巴马政府的成功之处在于很好地结合了策略施压和战略安抚。其战略安抚体现在很多方面,既包括政策宣示,也包括外交、经济和军事上的具体措施。首先,奥巴马政府不断强调美以两国针对伊朗核项目的战略目标的一致性,亦即美国的政策是“阻止”其发展核武器,而不是接受并“遏制”一个有核伊朗。奥巴马总统指出,伊朗核问题并不单单是以色列的事情,也是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共同问题,因为“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符合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43]换句话说,既然美国并不只是对以色列施以援手,也是在竭力维护自身利益,那么其可信度自然无可置疑。一位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认为,奥巴马政府“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的承诺如同“铭于石上”。[44]

  

   最后,在这段时期,奥巴马政府外交谈判加经济制裁的双轨政策也渐显成效。2012年4月,伊核谈判在中断15个月之后在伊斯坦布尔重新启动,并在5月和6月分别在巴格达和莫斯科进行了两轮谈判。2013年初,哈萨克斯坦又主办了新的一轮谈判。尽管以色列对伊核问题的外交谈判常常嗤之以鼻,认为伊朗仅仅是利用谈判机会实施拖延战术,为自己发展核武器争取更多时间,但是多边谈判展示了国际社会对伊朗核问题的态度和立场,对伊朗来说也是愈来愈强的外交压力。[45]另一方面,针对伊朗的单边和多边经济制裁更加全面,也愈发严苛。制裁使得伊朗的能源和金融产业受到巨大打击,其货币开始大幅贬值,通货膨胀也更加严峻。[46]即使是以色列领导人,也承认经济制裁对伊朗经济有明显的负面影响。[47]

  

   在军事上,奥巴马政府在海湾地区不动声色地进行了军事集结,其规模为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所未见。[48]2012年9月,美国更是与30个国家在海湾地区进行了一场大规模军事演习,意在同时提醒以色列和伊朗,使用武力依然是美国的选项之一。2013年初,美国决定出售一批先进武器给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其中出售给以色列的反辐射导弹、空中加油机以及雷达设备等正是打击伊朗核设施之所需。[49]除了军事上的准备之外,事实上美以两国还早已针对伊朗开展了一场“影子战争”,亦即一系列的包括破坏、暗杀和网络攻击在内的秘密行动。虽然这些行动很难从根本上消除伊朗的核威胁,但是它们使得伊朗核项目的发展遭遇不少挫折,同时也展现了美国反对伊朗发展核武器的决心。[50]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安抚和策略施压最终使得以色列在军事打击问题上选择了克制。

  

   三  美国约束格鲁吉亚

  

   2008年8月7日,就在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于即将开幕的北京奥运会时,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爆发了一场短暂的战争。格鲁吉亚对其境内追求独立的南奥塞梯实施了军事打击,俄罗斯军队迅速做出反应,不仅将格军逐出了南奥塞梯,并且将战火烧到了格鲁吉亚西部另一个追求独立的地区——阿布哈兹。在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的斡旋下,俄格双方在8月12日达成了停火协议,结束了这场五日战争。俄罗斯政府则在8月26日正式承认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独立。俄格战争震惊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不少人认为俄罗斯的帝国主义习性未改,不仅不愿放弃传统的势力范围,并且不惜为此悍然动用武力。[51]

  

在战争中以及停火后,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双方针对是谁挑起了这场战争进行了激烈的争辩。一方面,时任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认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节大磊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   政治同盟   战略安抚   策略施压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2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