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炫:抗战初期在山西的八路军

——以阎锡山档案为中心的探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32 次 更新时间:2016-08-25 23:38:58

进入专题: 八路军   抗日战争  

黄道炫  
第一军虽在五台山周围进行过讨伐,但未能给予决定性打击,因而中共势力日益扩大,建立了巩固的根据地。”[62]

   随着武汉陷落,日军侵华与中国的抵抗进入持久阶段,游击战争在敌后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具体到山西,中央军、晋绥军、八路军坚持抵抗的局面还在继续。11月底,蒋介石致电卫立煌,指示:“此时敌必急清晋省,以为掌握华北之根据,我能坚忍周旋,则过一时,敌必气馁力疲,无如我何……中央部队决不能向南撤退,至万不得已时,只可向北或向东暂避,以为恢复华北之根基。”[63]和中央军一样,阎锡山在晋西南地区扎下脚,继续与日军周旋。相比之下,八路军更加积极,不仅秉持党政军一体化原则大量发展武装,建设、巩固根据地,同时积极开展游击战争,打击对手,发展自身。面对中国顽强抵抗的局面,日军则调整其战略战术,加强对敌后军队尤其是八路军的“清剿”,其控制政策也不断完善,外国观察家发现:“日人初欲利用阶级间之仇视,将各地士绅组织所谓联庄会,惟此已失败。今则努力于离间人民与游击队之工作。彼等已不再烧杀奸淫,对农民深为慈祥,对游击队则取严酷手段。此法未必定能成功,然亦颇有加以考虑之必要。”[64]中日间尤其是中共与日军之间的军事、政治争战,将成为华北地区持久战的主要内容。

   回顾抗战初期中日在华北尤其是山西对峙的历史,可以看出,中共军队最初虽以偏师面目出现,却通过独立自主的游击战,在对日抵抗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是当年历史记载留下的难以动摇的事实。当然,在充分肯定这一点的同时,也必须指出,由于民族战争的特殊背景,以及宣传的需要,相关的档案文献记载也存在夸大之处,在肯定总体脉络成立的背景下,作为严肃的历史研究,对一些具体数据的辨析必要而且有益。举一个例:1938年6月底,朱德、彭德怀等曾向八路军将领通报抗战一年来八路军(包括一一五、一二0、一二九师及晋察冀军区)人员伤亡情况,报告伤亡总数25896名,其中一二0师伤亡数最高,为7789名。通报中特别强调:“对外宣传统照此数目字”。[65]8月,八路军一二0师编制了一份截至1938年6月的抗战一周年伤亡统计表,统计一年中一二0师的伤亡数为4027人,只及前表的一半有余。这份表格的说明中强调“整个的伤亡数目是比较精准”,[66]和前表所言用于宣传比,有理由相信,这一数据应比较可靠。

   实际上,即便按照一二0师所制表格提供的数据:伤亡4027人,其中阵亡1295人,也是一个很高的伤亡比例。伤亡数几乎达到编制数的1/3,而这时的伤亡完全是在对日抵抗中发生,已经足以证明这一阶段中共在对日作战中的积极态度。不过,两个数据的出现也提醒我们问题的另一方面:即在这样一场民族战争中,出于宣传和鼓舞人心等考虑,有些数据不免夸大,使用时需要审慎。比如,日军华北方面军军医部公布日军1938年后战死、战伤的统计数据,其中,1938年华北日军战死11439人,战病死376人,战伤37235人,[67]由于这一数据来自专业部门,其死伤数据尤其是受伤数据应具相当可信性。从这一数据可以看出,尽管1938年中日两军在华北已经没有大规模会战,但日军伤亡数还是达到将近5万人,其中2月到5月由于日军在山西主动发起攻势作战,死伤数据占到全年2/3以上,分别为8321人和26765人,日军在华北付出的这些代价,和八路军包括长乐村、神头村等作战自然不能分开。当然,拿日军军医部数据和中方公布的数据对照,还是可以看到双方不尽一致之处。该数据显示,7月份,日军共战死646人,而据朱德、彭德怀报告:“本路军自7月1日至15日半月间游击苦战之结果,共毙敌1005,俘敌740,获步枪750支,炮2门,轻机枪5挺,子弹两万余,马50匹。烧毁汽车55辆。我共伤亡官兵606员。”[68]八路军公布的半个月毙敌数超过日军统计的全月战死总数,虽然八路军毙敌数应该包括伪军和自卫队等武装,但考虑到当时伪军人数有限,而当时八路军更多是起战场的配合作用,两个数据显示的冲突可能更多指向的还是八路军数据中的宣传成份。指出这样的事实,丝毫不意味着降低八路军在华北坚持抗战的意义,而是从历史本身出发,让八路军的艰苦奋战不仅在档案里得到呈现,更经得起严格的数字推敲。信史固然没有夸大的宣传那么耸人听闻,却以其踏实可靠更能让人真正信服,这是了解八路军山西抗战不能不提出的另一面。

  

   注释

   [1] 阎锡山电朱德我决歼灭平型关之敌希电林师夹击敌之侧,1937年9月23日,台北国史馆藏: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19-201 。

   [2] 史培曼呈蒋中正崞县宁武等地战况及我增援各部进攻日军情形,1937年10月9日,台北国史馆藏:蒋中正总统档案002020300008177。

   [3] 卫立煌电蒋中正今后亟应避实就虚着眼于持久抗战的大规模游击战术等,1937年11月28日,蒋中正总统档案002090300202004。

   [4] 刘伯承:《论游击战与运动战,1938年3月》,《刘伯承军事文选》上,军事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36页。

   [5] 阎锡山电蒋中正等我朱德部游击颇有进展,1938年1月9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0-057。

   [6] 阎锡山电蒋中正等进犯下社之敌经朱德部痛击南窜,1938年1月25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0-073。

   [7] 阎锡山电彭处长转朱德等贵部克复名城殊堪嘉慰,1938年2月15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0-162。

   [8] 《朱德、任弼时关于卫立煌抽六个团归八路军指挥等问题致毛泽东等电,1938年1月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八路军》文献,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版,第134页。

   [9] 阎锡山电行营政治处等规定本战区中心游击区域及游击作战方略,1938年3月2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2-007;阎锡山电蒋中正等综合报告第二战区及我采游击战术后各地战情,1938年3月3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2-023;阎锡山电蒋中正战地各省提前准备游击办法尤为困敌切要之图,1938年3月6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 116-010101-0122-050。

   [10] 张闻天:《把山西成为北方游击战争的战略支点,1937年11月15日》,《张闻天文集》二,中共党史出版社2012年修订版,第253-254页。

   [11] 武昌蒋委员长0220令一元电 1938年3月3日到,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2-018。

   [12] 《刘少奇、杨尚昆关于山西工作情况向张闻天的报告,1938年2月5日》,《中共中央北方局•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版,第83页。

   [13] 陈赓日记,1938年3月8日,战士出版社1982年版,第67页。

   [14] 致武昌蒋委员长电,3月6日发,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2-050。

   [15] 蒋中正电李默庵速定整个游击计划化整为零再分进合击,1938年3月9日,蒋中正总统档案002020300005007。

   [16] 蒋鼎文电蒋中正第一六九师曾请朱德讲话数次该军官兵已有三分之一倾向第八路军,1938年8月8日,蒋中正总统档案002090300205082。

   [17] 陈长捷电阎锡山敌千余由蒲县西去大宁在薛关镇曾被八路军袭击,1938年3月23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3-039。

   [18] 卫立煌电阎锡山蒲县西北敌千余被林彪师截击毙五百余缴获枪支百余,1938年3月26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3-073。

   [19] 《林彪关于向卫立煌上报午城、井沟战况及要求补充弹药事致朱德、彭德怀电,1938年3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八路军》文献,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版,第157页。

   [20] 肖华:《午城歼敌日记》,《山西文史资料》,1986年第1辑,政协山西文史资料委员会1986年编印,第5页。

   [21] 卫立煌电阎锡山贺龙师于麻峪村石湖河击敌,1938年4月5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3-162。

   [22] 《粉碎日军向晋东南围攻之部署,1938年4月8日》,《朱德军事文选》,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版,第331页。

   [23] 陈赓日记,1938年4月16日,战士出版社1982年版,第83页。

   [24] 致武昌蒋委员长电,4月21日发,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4-069。

   [25] 朱彭总副司令巧辰电,1938年4月18日到,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4-056。

   [26] 《刘伯承、徐向前、邓小平关于响堂铺战斗情况致八路军总部等电,1938年4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八路军》文献,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版,第165页。

   [27] 杨国宇:《刘邓麾下十三年》,重庆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51页。

   [28] 朱德:《一年余来的华北抗战》,《中国共产党山西历史资料丛书•文献选编》抗日战争时期(一),山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87页。

   [29] 阎锡山电复朱德彭德怀嘉许将九路围攻之敌击溃乃赏洋两万元,1938年4月22日发,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典藏号:116-010101-0124-080。

   [30] 武昌蒋委员长俭电,4月28日到,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4-125。

   [31] 楚参谋长真酉电,5月11日,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5-053。

   [32] 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华北治安战》上,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73页。

   [33] 《华北治安战》上,第81页。

   [34] 《毛泽东关于配合武汉作战问题致朱德、彭德怀、周恩来电,1938年6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八路军》文献,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版,第199页。

   [35] 朱彭总副司令敬卯电,1938年6月24日到,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6-127。

   [36] 朱彭总副司令虞辰电,1938年7月7日到,阎锡山史料/文件/电报/要电录存:116-010101-0127-067。

[37] 《朱德、彭德怀关于集中兵力消灭正太沿线之日军等问题致毛泽东等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八路军   抗日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09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