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我们如何走出躁郁性人格?

———— 反思我们任性的社会心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81 次 更新时间:2016-08-22 14:29:12

进入专题: 躁郁性人格   社会心理   成人意识   公共理性  

吕嘉健 (进入专栏)  

  

   世界上所有的问题,实际上都是个体的问题。如果个体能改变,那么世界的进程也能改变。

                                     —— 托马斯·A·哈里森

  

   让每个人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

                                   —— 马修·阿诺德

  

  

  

   本文无意于讨论特殊阶层人群和公权力政治问题,只是从普通人生活政治方面的“人际关系相互影响方式”来探讨一个时代的集体心性和由此导致的社会状况。当下或许是中国社会充满种种麻烦纠结和人际关系相当紧张的漫长时期,原因大约有三:第一是中国正处在一个社会和人性裂变、较劲的过渡阶段;第二是这个社会的制度建构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和社会心理需求;第三与多数中国人习惯里不加克制的张狂而小心眼之心性息息相关。—— 在一个人口高度密集而人人发奋图强竞争和享受的初级城市化环境里,任性必然导致频密爆发紧张性的公共关系状况。

  

  

   一、在过渡社会里过度任性而无法自我更新的族群

  

   现在时在中国较有代表性的人格是:既躁又郁。躁是急躁,骄傲,张扬,任性,暴力(包括语言暴力),粗鄙,专横和自以为是。郁是郁闷,莫名的压抑,不满意,易怒,对抗性,找不到结论和因果关系的发泄,没有出路的沮丧等等。越较劲越无法解套,则越是躁郁。

  

   这种躁郁性人格心理是在狂飙突进式的进步中,而整个社会的根本问题无法解构、危机重叠这样一个环境中产生的。我们成了伪现代社会的“套中人”:躁郁是心性挣扎的表现。观念既过度粗放式开放,又在被惯性束缚的两难困境之套中挣扎,这个“套”既是政治正确的观念捆绑的,也是自我惯性依赖束缚的。在这个过渡社会,很多中国人表现为过度折腾:既过度任性发泄,又无能自我更新。正如鲁迅所言:我们不自觉地榨出皮袍下的“小”来。

  

   让我们从现象途径来重新体验一下:据本年3月3日沈阳晚报报道,3月2日12时许,一辆181路公交车停在了沈阳轻工街十路附近,不能继续行驶,因为一位老太太讹上了它。公交车有没有撞到那位老太?不仅公交车司机否认,一车的乘客都看得明明白白。司机看到老太太倒地要上前搀扶,结果被讹上了。车上的乘客异口同声地谴责这位老太太。但无论如何调解,老太太依旧不依不饶。经过几番讨价还价,最终司机还是用20元“赔偿”了老太太。拿到了20元“赔偿”,老太太离开了现场。这20元算什么“赔偿”呢?如果真是撞了老太太,别说这20元不能算数,受到“伤害”的老太太也根本不会答应。但是本来“不依不饶”的老太太,拿到微不足道的20元钱的“赔偿”竟然一声不吭地走了。这说明司机是无辜的,老太太纯属讹人。—— 我们可以说:这个老太太就象中国文学中的典型人物。

  

   不妨分析一下老太太跌倒之后的心理状态:她是死皮赖脸地占小便宜的惯性发作呢,还是对公交车靠近自己造成的惊恐感压迫感发泄恶劣心态?她需要将自我的沮丧和损失找到一个转嫁危机的出口,公交车就成了合理转移的对象。因为你这个庞然大物突然停在了我的面前,你就是把我吓着了所以你必须承认你的过错。我们看到了一种熟悉的很顽强的阶级斗争性格,颇有革命时代死缠烂打将斗争进行到底之大无畏精神。郁闷,较劲,无耻,无畏。

  

   中国人的自私自利心性有这样的特点:融合着占小便宜的贪心、输不起心态、将自我失败归因于他者甚至寻租获得补偿之心理,“羡慕嫉妒恨”是最好的概括。别人的富裕、祥和成了失意者转嫁失落心理的对象。很多老人自己摔倒后,嫁祸于前来救助的路人,一方面是自己跌倒后的沮丧需要发泄,另一方面是不愿意自己受伤的医疗费用由子女承担,于是习惯于寻找替罪羊。这种“替罪羊心理”从我们儿童时的父母教育习惯可以看到:孩子跌倒了,父母教孩子跺地、摔打桌子,让TA得到发泄转移的平复。我们还能联想到:革命时代嫁祸于人的鼓动暴动方式就是:将穷人的贫困归因于富人的发达,号召穷人打倒土豪,革命的主要手段就是通过夺取和占领资本家的财产以至女人来补偿自己失败的状况。在斗争中,穷人得到了不劳而获的狂喜,而鼓动者得到了权力。49之后,持续不断地进行阶级斗争,事实上带有部分的转移政治当局治理失败的策略心理因素。这种早年的“革命的父母意识”深深地在这一辈中老年人之潜意识里扎了根,今天自然而然地回报给这个社会。

  

   一个小伙子在火锅店工作,因为他认为受到了客户的刁难,于是非常气愤的用开水淋了一位孕妇。据说小伙子平时一直是一个被同事评价为不错的人,但是眨眼间冲昏了头脑,竟然罔顾开水会高度烫伤的恶果。这种动辄暴发、不顾一切后果的躁劲显然是整个社会流行心理的心性传染影响所致。不过也要从互动的角度来分析,这位孕妇气焰嚣张,她要为自己狂妄挑衅他人的躁性负上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大家都任性得很像一个孩子。延展来看,不少牛逼的成功人士,资本充裕,事业前景光辉灿烂,金屋宝马,典型的精英代表,但他们总是感觉到情绪抑制不住地焦躁。在公司里常常因为一些小事譬如一个职员离职或者下属工作失误,莫名其妙地就借机大骂一顿。有些杰出人士甚至会和小区保安动手打架。

  

   我的一个外侄女N最近随母亲从澳洲到中国访问,回来后问其最直接的印象,这个ABC华裔,悉尼大学一年级女生用简洁的话总结了三条:无论什么人碰在一起就会争吵,无论什么事遇到就会抱怨和投诉,无论什么东西想要就会去抢和计较。没有看见过宽容和沉默低调的人。

  

   N给出的事例是:她看到自己的亲戚在高铁上,与前面座位的乘客为了座位向后倾斜的问题发生争执。她的亲戚认为你将座位后倾了,我们的空间就变狭窄了,感觉不舒服,大白天的你睡什么觉!前座乘客认为既然这些座位设置了可以后倾的功能,我想睡觉,就可以后倾。双方各执一词,不可转圜。后来N只好出面,自己和妈咪跟亲戚们换了座位,事情才勉强过去了。

  

   另一个事例是,她们出外旅行的时候,要乘坐的火车误点超过半小时了,正值春运期间,增加了很多火车班次,火车到站却不能进站,要等候一辆一辆的火车发出,腾出车轨才能进站。但是亲戚们却不能理解,牢骚满腹,一次再次无数次去质问责备站台服务员,将抱怨倾泻到服务员身上,服务员除了说明当前困难状况外,爱莫能助,于是N的亲戚气冲冲地不断打电话到铁路局调度室去投诉。越投诉越愤怒,在站台上如困兽暴怒,怒发冲冠,走来走去,自我折腾不休。—— 与其说TA们没有理解力,毋宁说TA们根本就不想去理解事理。

  

   这是一个多数人精进裂变、高速发展的阶段,改革如果无法满足人性的需求,人们只有政治归因的求全责备,越是群情舆论汹涌,政治越是高危,而越是小心翼翼地保守维稳,制度的改革越是迟钝,人们的心理便越是压抑。所以虽说这是一个最利于变身的时代、也是心理最容易动辄恶劣变态的时代。奋发图强的人们都是折腾不休的群体,人人积极参与制造麻烦,必然也是一个小心眼的社会。“奋发图强”有不同的层次,从小立志做学霸将清华麻省哈佛都念完然后在华尔街叱诧风云的人是奋发图强,在底层和边缘地带做地头蛇流氓中介抢夺利益的人也是发奋图强。中国社会的传统是后者这个阶层特别发达,几千年下来,他们和潜规则一起发育积淀,同时将自身强大的流氓性格传播影响到全社会。在一个沸腾的社会里折腾,人们都要有浑身解数的“躁性”和“搅局功夫”。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带着三分躁性才能接招。

  

   “不安全感”既是多数人的存在感,也是防范、攻击性和互害心理的基础。事实上人人参与过度追逐利益而损害他人的现象泛滥着而始终没有制约,媒体上传播着每一个放大了的敏感的负面信息,转而使人与人之间严重不信任。一个白领在博客里写道:“这种不安全感,或者说是病态,已经深入骨髓。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病人,却看不到痊愈的希望。”(1)

  

更严峻的是失去了生存在这个国家和社会里的集体认同!这个白领写道:“作为家乡回不去、常住地不接纳的异乡人,我们此生注定漂泊。我们的孩子,如果有孩子的话,仍将找不到精神故乡作为寄托,今天漂在北京,明天漂在异域,无根无牵挂。这样想,孩子居然比我们还可怜,他们已经没有身份认同了。”“有钱的,有权的,有能力的人都把资产、家属子女往国外转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躁郁性人格   社会心理   成人意识   公共理性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07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