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平:中国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融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7 次 更新时间:2016-08-17 23:09:30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反法西斯战争  

步平  

   编者按: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原所长步平先生于2016年8月14日2时40分在北京同仁医院逝世,享年68岁。步平先生在中日关系史和日本侵华史,以及中国抗日战争领域学养深厚,著述甚多,并为推动这些领域研究的深入发展做了大量工作。我们特选取步平先生在《两岸新编中国近代史》一书中关于中国抗日战争的论述,以表达对步先生的深切悼念。

  

   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阵营的形成与中国战场

   1940年9月27日,日本驻德国大使来栖三郎与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Joachim von Ribbentrop)、意大利外长齐亚诺(Gian Galeazzo Ciano)在柏林正式签署三国同盟条约,三国同盟关系正式确立。

   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日本方面本来也有趁苏德战争的进展向苏联实施武力以解决“北方问题”的“北进”计划,但由于关东军尚无法与苏联远东军抗衡,中国战场上的作战又牵制了日军主力部队,所以“北进”难以实施。但随着日本对中国战争的扩大和将势力深入印度支那地区,与英美的矛盾则越来越明显,美国冻结日本在美财产,英国废除了英日通商条约,荷属东印度废除荷日石油协定,使日本感到压力与威胁。于是,日本大本营提出了“加强对英美战争的准备”的《帝国陆军作战纲要》,加快实施“南进”战略。东条英机组阁后,在11月5日的御前会议上正式决定对美、英、荷开战,12月1日,天皇批准向南方进攻的命令。12月7日(星期日)清晨(夏威夷时间),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经过精心策划,偷袭美国夏威夷珍珠港海军基地及美、英、荷在太平洋的属地,并对美英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次日,美、英、加、荷、新西兰、自由法国等国向日本宣战。9日,中国国民政府对日宣战,但中国与日本事实上的战争状态已有四年半之久。

   在珍珠港事件中损失严重的美国急切期待中国军队向日本军队发起全面攻势,中国遂开始与英美等国建立反日军事同盟,在重庆建立了中英美三国组成的联合作战机构。中国的抗日战争在更广阔的领域展开。1942年1月初,美、英、苏、中四国领衔,26个国家签署的《联合国家宣言》宣布协同作战,“不与敌国缔结单独之停战协定或和约”。宣言的发表标志着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反法西斯阵营成立后,根据罗斯福的提议,蒋介石担任中国战区盟军最高统帅,证明中国的抗日战争赢得了世界各国的尊重。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英国在远东及东南亚的殖民体系迅速瓦解。继香港沦陷,英军复于1941年底退出马来半岛,日军于1942年2月攻占新加坡。3月7日仰光陷落,5月缅甸英军撤入印度,6月初日军直叩印度的大门。仅半年,英军在东南亚弃地失城,望风披靡,处境十分被动。事实上,英国在远东只能仰赖中国抵抗日军。

   日军偷袭珍珠港,使美英与日本骤然敌对。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格局中,中国的地位日益重要。这时,中国已同日本单独进行了四年多战争,粉碎了日本迅速灭亡中国的企图,并在中国领土上拖住了85万左右日军;而太平洋战争初期,美英军队又节节失利,日军步步紧逼。为了扭转颓势,英美一面组织力量抵抗和反攻,一面设法推动中国加强抗战,以拖住日军。因此,美英通过军事援助的方式对中国的抗战表示支持。1942年,美国向中国提供5亿美元贷款,英国也对中国提供了财政援助。

   中国成为世界反法西斯阵线的重要成员后,美英为了联合中国共同抗击日军,于1942年10月9日通知中国政府,愿意立即放弃在华治外法权及有关权益,并准备尽快与中国政府进行谈判,以便缔结放弃在华治外法权及解决有关问题的条约。10月24日,美方向中国驻美大使馆提交了美中条约草案。30日,英国驻华大使向中国外交部递交英中条约草案。随后,中国外交部提出修正案。经过两个多月谈判,终于在1943年1月11日,分别在华盛顿签署中美新约,在重庆签署中英新约。中美新约共8条。中英新约正文9条,附加4条。5月20日,中美、中英正式交换批文,条约即日生效。

   美英废除对华不平等条约后,促使享有对华不平等条约特权的巴西、加拿大、挪威、荷兰、比利时等国,相继宣布放弃在华特权。1943年8月20日,中巴友好条约在里约热内卢签字;10月20日,中比新约在重庆签字;11月10日,中挪新约在重庆签字。1945年4月14日,中加新约在渥太华签字。

   废除不平等条约后签订的新约,取消了近代以来列强通过压迫中国而获取的各项不平等特权,包括中国人最为反感与痛恨的治外法权和租界制度新约规定,其他影响中国主权而此次新约未涉及的问题,可按国际公法和现代国际惯例,随时会商解决。这样,一个世纪以来作为中国对外关系基础的不平等条约体系终于崩溃,中国取得了在国际社会中的平等地位。当时,中国社会各党派、各群众团体及全国各族人民都为签订新约而欢欣鼓舞,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曾发表《关于庆祝中英、中美间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决定》,指示各根据地都要庆祝不平等条约的废除。

   为了应付美英和重庆方面的废约签约,日本方面不得不在1943年1月向汪伪政府表示将一些地方的租界移交给汪伪政府,也对在中国东北的伪满傀儡政权表示要废除“治外法权”。

   1942年初,日军进攻英国统治的缅甸,占领包括仰光在内的缅甸大部后,切断了中国西南对外交通的唯一道路滇缅公路。根据与英国的《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国派出10万远征军援助驻缅甸英军,与日军激战。远征军新三十八师一一三团受命冲入被日军包围的仁安羌,救出包括英军统帅亚历山大(Harold Alexander)上将在内的7000名英军以及美军传教士和新闻记者等500余人。师长戴安澜、孙立人分获英美政府授予的勋章,中国军队在盟国心目中的地位大大提高。但由于日军投入强大兵力,加上英军配合不力和指挥方面的问题,伤、亡、病减员超过一半的远征军未能扭转战局颓势。其主力穿越深山密林,突破日军堵截,历尽千辛万苦退回云南省,日军随即尾追进入云南境内,因怒江上的惠通桥被炸断才中止进攻,与中国军队隔江对峙。

   中国对外的陆路、海路交通被切断后,对中国的供给线只剩下从印度英帕尔飞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抵达云南的驼峰空运。美国通过驼峰空远提供物资,许多美国飞行员为此牺牲了年轻的生命。由陈纳德(C.L.Chennault)将军组织的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飞虎队)参加中国战场的作战,对于夺回制空权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恢复对中国的陆路和海路运输线,史迪威(J.W.Stilwell)于1942年7月提出收复缅甸计划,开始训练完全美式装备的中国远征军16个师。

  

   积蓄力量,准备对日本的战略反攻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急切希望尽快改变陆军主力被牵制在中国战场的局面,在加强与汪伪政权关系的同时,对国民政府采取软硬两手策略,一方面加大进攻力度以“摧毁重庆政权的抗日意志”,另一方面则继续推动“和平工作”;对敌后根据地则强化“治安战”,力图通过“扫荡”扑灭敌后抗日力量,“确保占领地域”。

   由于担心中国军队与盟军在广州、香港联合行动,日军在1941年12月下旬到1942年1月中旬集中12万人,由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畿指挥发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在中国的第一次大进攻即第三次长沙作战。但第九战区中国守军奋力抵抗,切断日军补给线,形成对日军的反包围,日军紧急从太原调来的解围部队也遭阻截。日军主力部队在被分割后遭到攻击,损失惨重。中国军队取得太平洋开战后盟军方面的第一次大胜仗。

   1942年5月,日军为阻止美国利用华中机场对其本土进行空袭而实施浙赣作战,日军细菌部队还出动飞机在金华一带散布细菌,引起霍乱流行。在破坏机场、铁路和公路后,日军大部于8月下旬退回杭州、南昌。日本在1942年还曾策划进攻重庆的作战,企图通过攻陷重庆迫中国屈服。但由于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兵力不足的问题十分严重,被迫从中国战场抽调兵力补充,使其对重庆作战的准备不得不作罢。 1943年在正面战场上,还进行了鄂西作战和常德作战。日本军队在这些作战中曾大规模使用毒气武器,常德一度失守。但中国军队作战准备充分,很快又对常德日军形成包围态势,中国空军的轰炸破坏了日军后方补给,常德不久即为中国军队夺回。

   从1943年开始,中国和美国的空军飞机完全夺取了在华南上空的制空权,可以袭击在台湾新竹的日军机场,威胁了日本的海上交通。接着,美国B-29轰炸机飞临日本本土进行空袭,给日军造成巨大威胁。为挽回不利局面,日本把从国内拼凑的14个步兵旅团、7个野战补充队(相当于步兵联队)悉数运来中国。再加上从伪满抽调的兵力和原在华北、华中、华南的军队,共投入51万人,从1944年4月起进行了被其称为“百年罕见的大远征”,即豫湘桂战役(日本称“一号作战”或“打通大陆作战”),企图消灭中国军队“骨干力量”,“摧毁重庆政权继续抗战的意志”,迫使其退出战争,从而摆脱日军的战略困境。

   豫湘桂作战开始时期,国民政府尚陶醉于长沙和常德会战的胜利喜悦中,对日军攻势强悍程度估计不足,结果从河南到广西、贵州节节败退,日军在8个月时间里长驱2000多公里,打通了京汉、粤汉和湘桂线,占领了河南、湖南、广西、广东等省的大部和贵州的一部分,总面积在2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达6000多万。这一地区分布的钨、锑、铅、锌、水银等重要矿产资源均被日本夺得,衡阳、零陵、宝庆、桂林、柳州、丹竹、南宁等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被日军占领,国民政府损失严重。但日本的兵力和作战物资消耗也十分严重,虽形式上打通了南北交通线,但并未成为通行走廊,南方军队被隔断的局面未得到改变,盟军飞机从中国机场起飞空袭日本本土的威胁也未能消除。战役结束后,日军兵力不足、物力枯竭的矛盾更加突出,不得不迅速从面上撤退,仅控制若干点、线。

   1943年10月,为打通中印公路,中国派出的远征军与美军联合开始在缅甸北部的反攻战。这时,担任中国战区参谋长和驻华美军总司令的史迪威因与蒋介石矛盾严重而被召回,由魏德迈(A.C.Wedemeyer)接任。根据魏德迈的建议,在昆明成立了统一指挥西南各战区部队的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开始进行反攻的准备。中国远征军于1944年5月修复惠通桥强渡怒江成功,兵分两路:一路攻向腾冲,于9月14日完全克复该城,并全歼敌军;另一路向龙陵挺进,与日军于6、8、11月三次争夺龙陵,战斗进行得十分残酷,双方均有重大伤亡,最后远征军于11月3日攻克龙陵,20日收复芒市。在这期间,中国军队进攻日本盘踞的松山阵地的攻坚作战,被称为抗日战争中单次战役历时最久、耗费弹药最多、战况最惨烈的战役。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在缅北、滇西作战历时一年多,艰苦卓绝,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也是正面战场反攻作战的经典战役。

1943年10月28日,罗斯福现实地看到了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作用,遂邀请蒋介石赴开罗参加中美英三国首脑会议,讨论远东问题。三国首脑在开罗讨论的问题涉及政治、反法西斯战争东方战场的进展和三国配合作战等方面。11月23、25日,罗斯福与蒋介石的两次长时间会晤主要讨论了政治问题,包括:(1)关于中国的国际地位,罗斯福表示从太平洋战争以来他的一贯想法就是,中国应作为四大国之一参加此后的国际机构,蒋介石欣然接受。(2)关于战后日本天皇的地位。蒋介石表示,应该尊重日本国民的自由意志,去选择他们自己的政府形式。(3)关于对日本的军事管制。罗斯福谈到,战后对日本的占领应该以中国为主。蒋介石考虑到战后中国的实际状况,认为中国尚难承担此项责任,表示应以美国为主,如有需要,中国可以协助。(4)关于赔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反法西斯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018.html
文章来源:鸣沙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