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光:英国传教士慕雅德与中英鸦片贸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3 次 更新时间:2016-08-14 16:57:57

进入专题: 慕雅德   传教士   鸦片贸易  

丁光  

  

   作者简介:

   丁光,1967年生,博士,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化和国际交流学院讲师。

  

   1858年11月,继《天津条约》之后,中国与英、法、美签订了《通商章程善后条约》,根据这一条约,对华鸦片贸易合法化。1861年,慕雅德来华之时,中国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平民百姓,全国吸食鸦片成风,慕雅德感受到鸦片对中国带来的危害,他于1877年和1881年先后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和册子论述中英鸦片贸易的真相。1881年,他担任英国圣公会华中区会吏长,积极参与反鸦片运动。国内学界至今鲜有人提及慕雅德的反鸦片活动,本文将从英国传教士的立场如何看待中英鸦片贸易的本质,怎样展开反鸦片运动及其背后的动力。

  

   一、中国鸦片种植史、中英鸦片贸易和鸦片战争的历史片段

  

   自19世纪中叶,英印鸦片倾销中国之后,诸多英国人广泛声称,中国人吸食鸦片由来已久,鸦片在《本草纲目》或中国中药中早有所闻,在元朝已经有人吸食鸦片。英国前首相威廉·尤尔特·格莱斯顿(WilliamEwartGladstone)、前印度国务秘书格朗·达夫(GrantDuff),英国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勋爵(LordSalisbury)鼓吹:“鸦片贸易仅仅是供与需的关系,而且中国人吸食鸦片已有悠久的历史,英国仅仅是为开放的鸦片市场提供资源,不应该为此负全部的责任。”①对此,慕雅德进行了批驳并提出了很多相应的证据。

   在1877年中国第一届在华基督教新教传教士教务会议上,慕雅德提出了两个问题:“中国人何时开始吸食鸦片?”②“鸦片贸易是自由贸易吗?”并从以下几个方面给予论证。

   首先,慕雅德引用了玛高温博士(D.J.MacGowan)的驳斥:“即使元朝时鸦片已在中国流行,那么为什么明朝官方没有禁止吸食鸦片呢?如果中国人吸食鸦片是个老习惯了,那么马可·波罗600年前游历中国,为什么在他的游记里丝毫没有提及中国人吸食鸦片,种植罂粟呢?”③慕雅德查证,来华罗马天主教徒,在他们自1580年至1877的叙述里,也对中国人的鸦片吸食只字未提。甚至在100年前,鸦片在中国东海岸还是个新名词。根据福建巡抚徐继畲1848年出版的《瀛环志略》,慕雅德推断出鸦片是从印度进入中国的,四川南部地区和云南西部地区,毗邻印度,最先种植罂粟。④慕雅德还提供了库柏先生(T.T.Cooper)⑤的证据,这位来华已久的英国探险家发现中国四川的罂粟种植面积在扩大。据他回忆,30年前他初来中国时,罂粟还闻所未闻。其次,慕雅德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给予驳斥。在中国杭州,他的中文老师告诉他,19世纪20年代,杭州未曾有过鸦片烟馆,但是40多年后,杭州城里已到处充斥着鸦片。他亲眼见到浙江省鸦片种植的范围在不断扩大,鸦片吸食的人数不断增加。

   根据事实,慕雅德作了进一步论述直指英国的责任:

   就算中国人鸦片吸食历史久远这一命题成立,那么纵观这一百年的历史,英国输往中国的鸦片每年从200箱增加到80000箱。80年间,英国向中国输出鸦片获利达184,000,000英镑或800,000,000美元。作为一个基督教国家和一股慈善的力量,即使英国最初没有把鸦片带到中国,它也因此(鸦片输出)对中国的现状负有巨大的责任。⑥

   慕雅德不止一次地用了“巨大的责任”(tremendousresponsibility)一词来强调英国应承担的责任。“英印政府从鸦片生产和销售中赚取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六分之一或七分之一左右,某些年份增至总收入的三分之一。”⑦慕雅德援引了慕维廉(WilliamMuirhead)的评论:“利益驱使是鸦片贸易的最根本原因。”⑧

   此外,慕雅德还点明了鸦片贸易背后的高额利益是中英鸦片贸易的实质。他指出,英国政府控制的东印度公司自从垄断了鸦片的销售后,还严密地垄断了鸦片的全部生产,它向印度农民提供罂粟种子和贷款,强迫他们种植罂粟,并派官员监视栽种,要求他们把罂粟果交付到指定的地点,进行蒸晒和鸦片口味的调制,使之适合中国人,再以低价从农民手里回购鸦片,运往加尔各答,在那里由政府高价拍卖。投机商人获得鸦片后,又转卖给走私商人,由他们运往中国,谋取暴利。马克思在《鸦片贸易史》中有关鸦片价格的调查数据也充分证明了以上观点:“英国政府在每箱鸦片上所花的费用将近250卢比,而在加尔各答市场上的卖价是每箱1210到1600卢比。”⑨价格之差,其赢利显而易见。慕雅德对东印度公司角色的分析,帮助我们厘清鸦片贸易的实质。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在英国—中国—印度三角贸易的关系中,印度鸦片比中国的茶叶和英国的纺织品更具有战略重要性,英国通过印度的鸦片实际操纵着中国的贸易市场。不言而喻,对华鸦片贸易是在英国及英印政府的直接扶植下进行的。他还引述了英国国内的舆论:“如果英国放弃鸦片贸易,那么,其他国家的人也会与中国进行鸦片贸易,”⑩讽刺之意,溢于言表。

   同时,慕雅德把鸦片战争的原因归于林则徐。慕雅德认为;“林则徐精力充沛,目标明确,但是傲慢无礼,滥用权力。”(11)鸦片战争爆发之时,国际上还没有通用的商务法,用以处理中国和外商间的贸易纠纷。林则徐被道光皇帝派遣为钦差大臣。南下广东发动禁烟运动,他出于爱国热忱,秉公办事,他的“若鸦片一日未绝,本大臣一日不回”的豪言壮语固然可敬可畏,但是在西方人眼里,他的外交手段显得粗暴、鲁莽,独断专横,是导致鸦片战争爆发的导火线。当然今天我们很难以一面之词断定林则徐的鲁莽态度导致了鸦片战争,而且当时还没有出台各国可以共同遵循的国际法。但是,林则徐在弱国和强国之间的博弈中,在处理国际争端和纠纷中,在与有强势的英帝国撑腰的鸦片贩子的交锋中,鲁莽行事,缺乏外交智慧,激怒了西方人,成为他们挑起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借口之一。慕雅德对林则徐的评价与国内历史书上林则徐“民族英雄”的形象大相径庭,慕雅德的分析也得到了国内学者的印证,对于林则徐禁烟,历史学家蒋廷黻曾经这样评价:“我们战争的目的没有达到,英国虽不反对禁烟,但反对中国再用林则徐用过的方法。这样一来,禁等于不禁,因为以中国的国力及国情,用文忠(林则徐谥号)的方法尚有一线之望,不用则全无禁烟的希望。”(12)对于身处特定历史时期的林则徐的所作所为,蒋廷黻对此的评论比较公允。慕雅德没有领悟到,鸦片战争是英国企图使鸦片贸易合法化、维持中英贸易关系、中西力量较量的必然结果。

   英国当代学者蓝诗玲对鸦片战争持有新的观点。香港回归后,她来中国留学,参观了《南京条约》史料陈列馆,继而整理卷帙浩繁的中英文史料。她指出鸦片战争的原因:

   从林则徐烧了两万盒鸦片开始,战争就已经不可避免了。对英国人来说,这笔损失的钱必须要追回。1881年,李鸿章曾致信英国禁烟协会:中国从道德的立场看待这个问题,而英国是从财政的角度来看。鸦片战争已被塑造成西方侵略与中国人反抗的象征,但这场战争实际上是由一个烦扰的皇帝、撒谎的将军、勾结者及务实独立的商人合成的悲剧。(13)

   英国驻华商务监督义律(CharlesElliot),被中国人认定为鸦片贸易的祸首,亦是鸦片战争的直接发动者之一,慕雅德却对他在战争中的职责给予高度肯定:“义律是一位可敬的人,他认为鸦片走私贸易是一件可憎的事情,但是他只能通过请愿、与商人打交道与中国清廷交涉。”(14)蓝诗玲在《鸦片战争——毒品、梦想和中国之形成》中试图还原义律复杂丰满的性格:他在中国居住5年,已经是一个东方化了的人,他尽力保护广东手无寸铁的当地居民。虎门销烟后他刚开始不主张战争,他认为英国应该因被焚烧的鸦片得到赔偿,至于进一步行动就事与愿违了。(15)义律本人很讨厌鸦片,但是他主张中英自由贸易,在决定英国是否要为鸦片开战这一问题上有很多顾虑,英国当局认为他软弱,最后任命强硬派璞鼎查(HenryPottinger)接任他。蓝诗玲说:“有的英国人把这次战争说成是以文明和自由贸易为目的,我不同意,它的目的就是为了鸦片。在研究中,我经常为我的前辈感到羞耻,我不认可他们的行为。”(16)对于战争和其中主要参与者的评论,不同的讨论者都站在本国家、本民族的立场,不同的历史时期也会有不同的结论,慕雅德的观点显然也带有他个人的印记。

   其时西方工业革命正澎湃发展,大量廉价的工业品和其他商品需要在世界范围内找到销售市场。鸦片贸易给印度和英国带来了滚滚财源,中国的禁烟无疑断了他们的财路。这是鸦片商人鼓动政府进行战争的最直接原因。用武力制裁中国,迫使中国政府赔偿由于禁烟而给他们造成的损失。鸦片战争是赔偿英国鸦片损失和维持鸦片贸易的必然结果。

   从慕雅德对鸦片贸易本质的分析,不难看出,英国人以自由贸易为其鸦片贸易进行辩护,但是这个辩护词是非常虚弱并站不住脚的。从销售者的角度来看,它已经不是一个私人企业的行为,而是一个政府的垄断;从购买者这方来看,西方列强大举进攻,清廷昏聩,国力衰弱,战争频起,不平等条约接踵而至,割地赔款,国家之虚弱,已经没有能力抗衡对鸦片的倾销。在这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前,中国已没有自主可言,慕雅德对鸦片贸易史的分析也给我们另一个启示,对华鸦片贸易从走私到贸易合法化的过程,是近代中西力量较量的结果。

   基于以上分析,慕雅德得出结论:中国在鸦片贸易之时,中国人吸食鸦片已有几百年历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者说根本不存在。慕雅德评论道:“17年的纷争(指两次鸦片战争)结束了,鸦片被列入关税。鸦片贸易虽获许可,英国不再是鸦片:走私者,而是这场灾难性交易的元凶。英国在1775年、1840年和1860年推行顽固的鸦片贸易,他们不觉得对中国有罪吗?”(17)从慕雅德对英国的谴责中,我们是否也应反思,从1793年马戛尔尼无功而返到1816年阿美士德(WilliamPittAmherst)被逐出北京,英国两次派使团来华,洽谈通商,均以失败告终,这使中国痛失与西方建立平等商贸交易的良机。中国被鸦片之毒撞开大门后,被迫与西方列强签订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清政府失去了在国际舞台平等对话的资格,逐步进入了半殖民地状态。中国近代史其实是一部通商史、贸易史和殖民史的最终产物。

  

   二、“一手捏香,一手拿枪”,鸦片何以危害教会

  

   慕雅德在中国居住50年,亲眼目睹了鸦片戕害中国人的身心,加剧他们的贫穷。他深切同情中国。但是作为一名英国传教士,他非常清楚自己来中国的使命是在这个异教徒国家传播基督福音,他意识到鸦片是来华传教的极大障碍。当他走街串巷,传教布道时,时常会遭遇一些中国人,他们憎恨和厌恶鸦片,进而排斥基督教。他曾经遇到过一位中国盐督,后者告诉他,有知识有思想的中国人对基督教并无敌意,但是“为什么你们基督教徒要带来危险的鸦片,并强加于我们。这是我们之间存在的重大障碍。”(18)慕雅德引用总理衙门大臣文祥对阿礼国(RutherfordAlcock)说的话:“外国输入的鸦片对我们大清造成了持续的伤害和灾难。”(19)慕雅德认为中国只有一样东西是基督教传教的重大障碍,它比其他任何东西更令中国人远离基督教,那就是鸦片。

   他把鸦片的危害归纳为三点:

(一)鸦片贸易违背了基督教教义和基督教的道德观。慕雅德认为鸦片无形中损害了中国民众的体质,缩短了吸食者的寿命,破坏了家庭的安宁,败坏了社会风气,并且正逐步摧毁整个民族的身心健康并造成道德的堕落。所以他指出:“鸦片贩毒是一种罪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慕雅德   传教士   鸦片贸易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977.html
文章来源:《世界宗教研究》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