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晓进:清末民初美国宪法在中国的翻译与传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0 次 更新时间:2016-08-14 16:33:10

进入专题: 美国宪法   蔡锡勇   章宗元   梁启超   张东荪  

胡晓进  

   作者简介:

   胡晓进,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历史学博士。

  

   关于清末民初美国宪法(文本与论著)在中国的翻译与传播问题,国内已有不少学者涉及,留下了一些研究成果,但依然有几个问题亟待澄清、补充。比如,谁最先完整地翻译介绍了美国宪法全文?是章宗元、蔡锡勇,还是林乐知?除了直接取自美国外,清末民初美国宪法还曾“借道”日本,通过日本学者的研究与翻译,向中国传播。研究美国宪法的中国学者,似乎尚未留意清末民初中国学界从日本学者的研究中获取的美国宪法认知。此外,1914年至1915年前后,围绕着制定“中华民国约法”的问题,中国知识界还将目光投向美国的制宪会议。1914年,张东荪曾译介美国历史学家法伦德(MaxFarrand)1911年编纂出版的三卷本《1787年美国制宪会议记录》,以为中国制定约法之借鉴。这一点,在国内学界似乎也无人提及。

  

   一、谁最早完整地翻译介绍了美国宪法?

  

   关于美国宪法在清末民初的翻译与传播,二十多年前杨玉圣教授曾在《中国人的美国宪法观——一个初步考察》一文中有过开拓性论述,他不但简要论述了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对美国宪法的相关介绍,还列举了清末民初出现的几种美国宪法中译本。他提出:“根据目前所能接触到的资料,在中国,美国宪法的全文汉译单行本最早是于光绪二十八年即1902年由上海文明书局出版的。译者章宗元在其‘提要’中高度评价美国宪法,称它为‘各国成典宪法之祖也’”。①

   章宗元系清末留美学者,出生于浙江湖州,由于其出生之地古名乌程,所以他自称“乌程章宗元”(民国以后又称“吴兴章宗元”,系章宗祥之兄)。除翻译美国宪法全文之外,章宗元还曾翻译过《美国独立史》、②《美国民政考》、③《美史纪事本末》④等书。章宗元所译《美国独立史》第六卷的标题即为“立宪”,其中第十二节“宪法总纲”,详述了美国宪法的具体条文:“宪法按三权平列之旨,首列三大款。第一立法,立法之枢机曰国会,国会分为上下两院。宪法内开明诸大政务,由国会议定法律颁行。所未开列者,仍由各邦议会自行议定,国会不得干预。惟宪法中亦载明八大端,为各邦所不得与闻者。……第二行政,行政之枢机曰政府,政府以总统为之主。总统者,对本国而言,为全国之元首;对外国而言,为一国之代表,莅任之初,必发遵守保护宪法之誓。四年一任,由全国公民公举。……第三司法,司法之枢机曰法院,法院以大审院为领袖。……其正副各裁判官,由总统简任,若无过世,终身其任,总统无黜退之之权;其俸禄,终其任不得有减。……凡关乎宪法之案,及上控之案,与案涉公使及列邦者,皆归大审院。”⑤

   章宗元的这几本译著,尤其是《美国宪法》与《美国独立史》,在晚清流传极广,在学界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加上杨玉圣教授的考索,章宗元最早翻译美国宪法全文的说法,也随之在学界流传开来。⑥但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一篇博士论文却有了新的发现,将美国宪法文本的最早中译时间向前推进了二十年。王林教授在研究《万国公报》时发现,作为《万国公报》(初名《教会新报》)创办者和主笔的美国传教士林乐知(YoungJohnAllen),曾详细翻译并介绍过美国宪法的具体条文。从第551卷(1879年)起,《万国公报》开始不定期地连载林乐知的《环游地球略述》。第642卷(1881年6月)的《环游地球略述》,“第一次把美国1787年的联邦宪法完整地介绍到中国来,宪法全文共七条:一、凡立法权柄总由国会中元老绅董两院司掌,即上下两院之大臣也,外职不得逾分办理。二、凡行法权柄总归民主主持,位分正副,率任四年。三、凡国中审判总权归国会之司审总院及所属各官。四、凡邦会所办政务,无论何事,系我同联之邦皆当信以为实,不可是此非彼。五、我国政体既立之后,国会及各邦会之中若有三分之二欲修改政体者,许即会同商政。六、凡我同联之十三邦与英战之时,无论军需公务所欠银两,或借自别款以及居民,或贷从他国,总归新国按数偿还。七、我同联之邦内见此政体,若有九邦意属可行,其余数邦纵有意见不合者,我民概行从众,不问其余”。《万国公报》第643卷还介绍了美国宪法前十五条修正案的内容,主要涉及美国人民应享有的权利,具体内容如下:“一、公议堂大臣不得行法关系立教,亦不得阻人愿从何教。且不得禁人言论、报馆登录、聚集会议,具奏上闻,求免责备。二、保护邦国实为要务,不得禁民自备洋枪。三、太平之时严禁营兵占据民房,即有争战之秋,若不照律所定,亦不准强入民房。四、不准无故行查民产,拿获人民,搜检书信等事……”⑦

   王林特意将《万国公报》刊载的美国宪法条款译文与当今的美国宪法中文译本进行了对比,“发现《万国公报》的介绍相当详细和准确,除个别条文字句有省略外,基本原则未变”。他因此认为:“被资本主义各国视为宪法蓝本的美国联邦宪法第一次被完整地介绍到中国来。”⑧在作这一评述时,王林似乎未曾留意到杨玉圣教授的考证文章与相关论断,⑨但他的评述得到了好几位学者的认同,⑩此后,林乐知的美国宪法译文似乎成为学界公认的最早的美国宪法中译本。(11)

   但是,到了2010年底和2011年初,又有两位年轻学者不约而同地提出了新见解。在“首部汉译美国宪法问世考”一文中,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研究生李文杰利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清档》,考释了首部汉译美国宪法——《美国合邦盟约》的问世经过。他提出,“关于最早的汉译美国宪法全文,在现有已刊文献中可见张荫桓《三洲日记》光绪十二年十一月二十日(1886年12月15日)条:‘美为民主之国,应译其创国例备览。蔡毅约有译本,甚清晰’。张荫桓在其后抄录了这一题为《美国合邦盟约》的汉译本美国宪法全文及其修正案15条。”文中的蔡毅约即蔡锡勇,福建龙溪人,曾在广东同文馆、京师同文馆学习,光绪四年(1878年)随晚清首任驻美公使陈兰彬赴美,派充驻美公使馆翻译兼办参赞事务。据李文杰考证,“《美国合邦盟约》最有可能出现于光绪七年三月至八月之间(1881年4至9月),且至少在六月,即已翻译出部分内容,并形成‘合邦盟约’这一对译‘Constitution’的汉译名”。(12)

   遗憾的是,这部《美国合邦盟约》当时并未刊布发表,只是随其他外交档案一起,寄送回了总理衙门。李文杰也承认:“蔡译《美国合邦盟约》寄送回国并被抄录进清档之后,有权翻阅者数量极少,被人经常翻阅的可能性不大。”就连担任过总理衙门大臣、以通晓西学著称的张荫桓,在1886年出任驻美、西、秘公使之前,“也未曾浏览过该译本,其他人看到该译本的可能性就更小了”。直到“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在国内变法思潮风靡的背景下,《时务报》连载《美国合邦盟约》”,该译本在问世16年后,才首次公开刊印。(13)

   李文杰注意到了章宗元的美国宪法译本(以及杨玉圣的研究),但没有留意到林乐知翻译的美国宪法(以及王林的介绍)。实际上,就在蔡锡勇翻译美国宪法的同一时间(1881年6月),林乐知正在《万国公报》上刊登美国宪法全文的大纲译本。而几乎就在李文杰发表这篇文章的同时,另外一位青年学者胡其柱也发表了考证《美国合邦盟约》译本的专题论文。他注意到了林乐知的美国宪法译本,并将其与蔡锡勇的译本进行比照,认为“两者差异甚大”,“蔡锡勇的翻译相对详细、完整。更为重要的是,蔡锡勇没有像林乐知一样,为便于中国人理解而皆用固有中文词汇进行翻译。相反,他选用了很多新词汇、新表达”,“可以说已经初步形成了一种新型话语表达”。(14)

   而且,对于蔡锡勇所译《美国合邦盟约》在国内的传播,胡其柱也提出了自己的证据与推测。他发现,“光绪七年(1881年),新闻界曾报道过蔡氏翻译美国律法一事。当时,蔡锡勇刚刚卸任回国,以介绍西方新闻为主的《西国近事汇编》便发布了这样一则消息:‘中国驻美使署有随员蔡锡勇译成美国律法一书。该员在美三年,广交天文历学之士,时往公议堂及律师处留心考察,译成此书,详加注解。经钦使咨送总理衙门,想邀懋赏矣’。”胡其柱推测,“这则消息称蔡锡勇翻译了‘美国律法’,并未明说即是美国联邦宪法。不过,既然送请总理衙门邀赏,肯定不是一般的法律条文”。他因此认为这就是蔡锡勇译《美国合邦盟约》的原本:“这个译本不但早于章宗元的译本,还略先于林乐知1881年连载的《环游地球述略》中的美国联邦宪法译文。”(15)而且,胡其柱还推测,1897年《时务报》连载蔡锡勇的《美国合邦盟约》后,以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与《时务报》的密切关系,“他们应该有机会阅读这一译本”。当年(1897年)夏天,康有为正在编《日本书目志》,“当时有限的日本法律汉籍,恐怕很难满足康有为的兴致。在此情况下,蔡氏宪法译文按理应该不会被康有为忽略”。(16)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康有为在编《日本书目志》时就认为,“日本自维新以来,考求泰西之政,更立法度,讲义图解详哉。《国宪泛论》、《美国宪法史》、《各国宪法》、《万国现行宪法》比较四种最精矣”。(17)其中,《美国宪法史》还曾出现过中译本,(18)此书作者日本人松平康国的另一部著作《世界近世史》,更是出现了作新社、广智书局、商务印书馆等多个译本,(19)在清末民初风行一时,成为中国人了解美国宪法、西洋历史的重要渠道。(20)

  

   二、转译自日本学者的美国宪法著述

  

   在晚清“西学东渐”的过程中,日本是重要的“二传手”,日本人翻译的西洋政法、史地著述,成为清末民初中国知识界认识西方的重要来源。这一点,在当今学术界已有共识。(21)有学者甚至将甲午战争之后的中日关系称为“黄金十年”。在这段时间里,日本的官方和民间人士,纷纷奔向中国来办学、办报,(22)日本学者翻译、撰写的相关学术著作,更是大量翻译成中文。这其中就包括美国宪法全文与相关著作。比如1898年,(南海)康同文就曾译述日本学者坪谷善四郎翻译的美国宪法全文,在日本神户主办的维新派报纸《东亚报》上连载数期。作者在总论中介绍了美国独立制宪、修宪的大致经过:“编纂美国宪法阅历艰辛,匪伊朝夕,内部集权党各地分权党相轧,互固执拗不动,联合之议将裂。嗣得人居间排解之,故所编纂宪法尚能保存,其条例可增者,别加补正。其补正法文十五条中,自第一条至第十一条比宪法修正会所之议定,确定其地方均其权力者也;第十二条乃千八百三年所修正,定选正副两大统领之法;第十三条以下多属奴隶事,实南北战斗之原也。昔北美欲废奴隶,南美怒而图自立。兵败讲和,遂废奴隶之约畴,昔傭役尽解散之,北美人士洵可谓有志竟成尔。”(23)这部美国宪法全文的中译者康同文系康有为本家,而《东亚报》又系维新派在日本创办的报纸,由此推测,康有为、梁启超等人定是读过这部译文。康同文所译的这部美国宪法,比章宗元的译本要早四年,比《时务报》刊载的蔡锡勇译本仅仅晚了一年,可谓晚清中国学界“借道”日本,取法西学的一大例证。

日本人翻译介绍西学著作,虽然起步比林则徐、魏源、徐继畬等人要晚,但明治维新之后,却迅速迎头赶上,很快超过中国。1869年,日本明治时代的著名思想家福泽谕吉出版了畅销一时的《西洋事情》,(24)该书翻译介绍了美国的《独立宣言》和1787年起草的联邦宪法,对美国的历史和制度亦有所论及。(25)《西洋事情》是福泽谕吉众多著译中“流行最广、最常见的一本”,据他在自传中所言,这本书的初编,“经我手发行的部数就不下十五万部,加上当时在京都大阪一带流行的伪版发行量,约有二十万至二十五万部之多”。“不论朝野,凡谈西洋文明而主张开国之必要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国宪法   蔡锡勇   章宗元   梁启超   张东荪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973.html
文章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