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平:不要迷信超级中学的高考神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83 次 更新时间:2016-07-27 21:41:37

进入专题: 超级中学;高考;神话  

杨东平 (进入专栏)  

  

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之后,上演的照例是喜报频传、状元漫天的戏码。尽管教育部三令五申不得宣传“高考状元”,今年的宣传攻势却有增无减,直到令人厌恶。省地市县校,层层都有状元,语数外理化生史地政,科科都有状元。有一篇网文的标题是“高考喜报看多了,我的评价就一个词:俗不可耐。”有报道称,山西某地甚至举办“高考状元敕封典礼”,他们“身穿状元服,肩披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接受“康熙皇帝”敕封“第一甲状元赐进士及第”,每人赏“诏书”一册,人民币1万元。

   对“高考状元”的追捧,背后是对应试教育的迷信和强化,迎合的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陈腐价值,突显的是地方政府和学校抓应试教育的政绩,无疑是一种低劣的考试文化。在这套文化操作中,我认为最恶俗的是对“北清率”的宣传。最“优秀”的高中发明了一个新的攀比指标: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录取人数。在中国,与北大、清华办学水平不相上下的大学不下十所;由于对两校实行重点建设的“985”工程而加剧了高校的等级化和标签化,导致“北清率”的出现。一所高中有一名学生入榜,学校便一步登天,同时伴随来自地方政府和社会的重奖。追求北清率成为一些地方高中严密布局策划的“系统工程”,劝那些有望“冲顶”的学生冒险放弃填报其它高校,劝已被985高校录取的学生选择复读,给予高额报酬等等,为追求给学校“贴金”和教师拿奖金的私利而罔顾学生的权益。郑也夫著《科场现形记》中对此有详实生动的调查。

   衡水中学由于状元、高分学生之多,北大清华“连夜抢人事件”,又一次成为媒体热点,的确是俗不可耐。衡水中学在宣传其在学科竞赛、文体活动等方面的成绩,以摆脱关于掐尖和军事化管理的说辞。然而,超级中学的办学成就主要来自垄断性的办学地位,集中了省内的优秀教师和优质生源,并不是什么秘密。据报道,衡水中学2015年被北大清华录取115名,2013年是104名,而它的学生规模是8000人,应届毕业生约2600人。那我们来看北京的一所“奇葩”高中的数据:2015年民大附中共有620名学生参加高考,被北大清华预录50人,其“北清率”比衡水中学高出多少?几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民大附中“异军突起”的绝技,还是打政策擦边球,违规在全国范围内掐尖招收高分学生!

   衡水中学只是超级中学的代名词。据北京大学黄晓婷博士对超级中学的定量研究,首先,名校在某省的招生名额是基本恒定的,超级中学不会给本地人民带来任何福利方面的改变,它改变的只是这些名额在不同高中的分布。有7个省份,超级中学占据了全省一半以上的名校录取名额;17个省份超级中学占有30%到50%的录取名额。某省超级中学数量越少,集中度越高,教育生态的失衡也越严重。研究结果支持超级中学会加剧城乡之间教育不公平的观点:数据显示来自一般中学学生中农村户籍的比例是超级中学的8倍左右。而且,超级中学学生的学业和一般中学差异不大。据对大学第一年GPA(绩点)的评价,超级中学学生平均为3.08,仅比一般中学学生高0.08分,优势十分微弱。所以,对于超级中学的办学神话,无需迷信,无需吹牛。必须区别,对教育制度、办学模式的批评与对学生升学的理解尊重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在超级中学、县中和每一所普通高中,高中生的刻苦努力和他们的生存状态都是令人高度同情的。但是,我们又不应美化这种严酷的应试竞争,视为理所当然,甚至与美国私立高中相提并论。须知,在美国激烈的学业竞争只发生在意欲上常青藤高校的较小群体,他们学习的主要是大学先修课程和预科如AP课程、IB课程之类,而不是我们用整整一年时间进行的戕害智力的“刷题”训练。他们的学业压力很大、睡眠时间也很少;但是,绝不会有“自习课不能喝水,不能与同桌讲话,不能退步,不能生病,不能顶撞,不能心情不好,不能慢,不能大声笑,不能往教室后门看,不能走神,不能咬笔,不能总跑厕所,短裤和裙子不能高过膝盖……”之类的清规戒律。总之,两者并没有太大的可比性。我们需要正视应试教育的严重问题,从而坚定高考改革和教育改革的方向。

  

进入 杨东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超级中学;高考;神话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829.html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