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泉:单一文化很难促进社会繁荣

——专访民族学专家杨福泉教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859 次 更新时间:2016-07-26 17:44:34

进入专题: 少数民族   民族学   纳西族  

杨福泉 (进入专栏)  

《灶与灶神》,学苑出版社1994年版

  

   至于你说到的课题经费,当时常常是没有什么课题经费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研究项目极少,申请的渠道也少,大家做研究就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东西值得去研究。写完了以后自己就去投稿。很多调研常常是自己贴了钱去做的,当时能有出版社约你写一本书,简直高兴得不得了。出版之后得到的稿费也很少,能出版就已经很开心了。我有一本书连续印了2万册,但稿费就是第一次给你的30元一千字的那一笔,但没有计较过,那时觉得出版社能出版你的书就已经很幸运了。

  

   爱思想:没有课题经费做保障,大家做学问有积极性吗?

  

   杨福泉:当时的风气就是认认真真做学问,没有想过通过学术去赚钱。我觉得如果一个学者不是发自内心喜欢这个专业,而是为了拿项目评职称而去拼凑论文,那么他(她)是做不好学问的。

  

   现在学界也常提到一个不好的现象,国家对人文社科项目的投资力度越来越大,但由于考评机制、治学动机等诸多原因,潜心治学的人并不因钱的增多而增多,有的资深学者手头拿着好多项目,主要叫研究生去干活,最终忙于应付结项、应付填表考核的不少,沉潜治学、多年磨一剑的传统学风已经淡漠了,所以学术界也慨叹厚重有分量的学术论著似乎并没有与学术经费的大量增加而增加,这是值得学界反思的。

  

   说实话,我真的非常怀念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学风:踏踏实实!那时候大家做学问动机比较单纯,就是想把东西做好。比如说我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审校(不少是重译)了一本美籍奥地利学者洛克的名著《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当时给我的稿费是每1000字10元。这个稿费是非常低的,而我为了审校好这本书,我自己也掏钱买了好几种植物学、历史学、藏学方面的工具书和其他著作,审校这本书前前后后所花费的精力甚至超过了我自己写一本新书。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坚持做这件事呢?当时唯一的动力就是觉得这本书不错,有价值介绍给国内学术界,希望国人早一点接触到这本优秀的书。

  

《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云南美术出版社1999年版

  

   单一文化很难促进社会繁荣

  

   爱思想:在现代商业经济文化大潮的冲击之下,愿意继承与发扬传统少数民族文化的年轻人在减少,面对已经濒危的少数民族文化,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杨福泉:文化是应该多元化的,不同的文化可以互补互生,促进社会的发展繁荣。比如说,盛唐文化就是在吸纳了当时周边很多少数民族乃至波斯等国外的文化之后出现了空前的繁荣。文化如果很单一,故步自封,缺少吸纳他者文化,缺少与他者文化的交流,去芜存菁,创新发展,就很难出现繁荣。

  

   具体到保护少数民族文化,结合案例,我觉得可以从这么几个方面入手:

  

   第一是政府扶持、推动与鼓励。你如果要让少数民族地区的群众继续传承当地的民族文化,你就必须让当地的少数民族群众也从他们生存的自然和文化资源中获得利益,有了起码的物质获益,也才会使精神升华,不断加深对自己母族的“文化自觉”。比如说我最近去丽江老君山调研,当地的傈僳族民众原来是非常贫困的,后来通过各级政府和本地民众保护自然环境和文化资源的不懈努力,傈僳族聚居的老君山黎明黎光区域成了国家公园,而当地傈僳族的特色文化则成了老君山旅游风景区的亮点之一。旅游业发展好了,自然环境也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当地的傈僳族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他们保存自己的文化、保护自己的环境当然有动力。这一点,在迪庆州普达措国家公园和梅里雪山国家公园周围的社区里,在丽江由原来著名的乱砍乱伐村成为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生态和文化旅游做的风生水起的丽江玉龙县白沙镇的玉湖村,也可以看到这样生动的实例。

  

   第二个是本民族的人要有一种文化自觉,具体到纳西族,我知道有不少老东巴基于自己的信仰,在乡村里自觉自愿地传承东巴文化,有一种传承母族文化的使命感。我在本世纪初争取到一个项目,课题组在丽江通过老东巴按照传统授徒的方式言传身教,培养了几个非常有实力的年轻东巴,这几个年轻的东巴现在也只有30多岁,他们堪称当代青年东巴知识广博的精英,有的还把东巴文化传播到了国外。更重要的是,我通过这个项目,发现老东巴们是发自内心地希望传承东巴文化,特别希望能衣钵相传,后继有人。

  

   第三个是通过经济上的裨益民生让少数民族继续传承他们的手工艺,比如说我通过德国密苏尔社会发展基金会的资助,在丽江举办每期为期两年(共办了2期)的少数民族妇女手工艺传人培训班,培养了8个民族的一些少数民族手工艺妇女传人,他们的手工艺品卖得非常不错。也带动了临近村子的妇女的手工艺产品制作,更多的人就有了传承这种手工业的动力。大理州的喜洲镇周城村的扎染,也是依托扎染手工艺制作改善自己的生活,传承民族传统技艺的好案例。

  

纳西山村少年在吹自己制作的笛子(杨福泉教授摄于1990年)

  

   爱思想:您觉得政府现在在扶持少数民族方面是否有什么待加强的地方?

  

   杨福泉:比如从传承母语及其文化而言,有些人口多的民族可以选择用母语文参加高考等,但更多的少数民族没有这样的条件,我建议政府应该在就业方面给那些能熟练使用本民族语言、并且愿意在本民族聚居区工作的人适当的给予一些政策上的倾斜。比如举个例子,如果少数民族地区的法院招收法官,就得考虑能听懂本地民族语言或方言这个因素,这样才能更有效地为本地民众提供法律服务。同理,基层政府招公务员也可以考虑给那些能讲当地少数民族语言、熟悉乡土知识的人适当的加分,毕竟政府里面必须有一些人要经常下基层和群众打交道,而语言和熟悉民情民风是与群众沟通最基本的条件。通过这样的方式,一是可以提升公务员队伍为本地少数民族服务的质量,二是可鼓励少数民族年轻一代学习自己的母语,传承民族文化。现在仅仅说“尊重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是不够的,要有一些实际举措才会有效,否则家长和学生都会进入“学习少数民族母语和文化没有用”的误区。如果少数民族的年轻一代知道学习自己的母语和传统文化知识可以在将来就业的时候有一些优势,那么他们的民族自尊心和学习母语文化的热情也就能调动起来。

  

   我的另外一个建议是探讨如何按照区域而不是按照民族来划定特殊待遇。政府现在给一些少数民族比如人口较少民族优惠政策是好的,但这些政策是简单的按照户口本上登记的民族而不是按照区域来划分。这样就出现了同住在一个村子或者一个乡镇的人由于民族不同导致待遇不同的问题。比如在藏族地区,现在就有居住当地的一些纳西人给自己的孩子报成藏族户口,因为如果有藏族的身份证,得到的优惠待遇就多。这就导致了一个地区民族之间的纠葛矛盾,也不利于鼓励这些没有获得优惠政策扶持的民族的文化繁荣,如果一个地区的生产生活水平都差不多,各民族都面临同样的生活困难,就应该考虑按区域来实施该地各民族的待遇都能均衡。这样有利于各民族之间的团结和睦,也有利于鼓励各民族传承自己优秀文化。

  

  

杨福泉教授赴藏民社区调研(照片引自杨福泉教授新浪博客)

  

   爱思想:作为一位民族学学者,您曾经长期做过田野调查,请问在您看来,少数民族文化在当今社会中的存在状况如何?是否可以得到有效的传承与发展?

  

   杨福泉:这个问题我可以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回答:我们在丽江玉龙县的白沙完小实施乡土知识教育,让纳西族孩子说纳西话,采用课余选学的方式,学习本地简明的历史、社会、人物、自己生活的周围的环境、生物多样性、了解纳西的传统手工艺,唱纳西歌谣、学习纳西乡土音乐“白沙细乐”、课余时间踢足球,现在不仅是本地纳西孩子母语说的好,掌握了不少乡土知识,还出了不少优秀的足球少年,而且由于该校的纳西乡土知识文化教育浓郁,在这个学校读书的一些外来户的孩子乃至老外的孩子,由于每天和纳西孩子们相处,已经有一些学会了纳西话了。而且有说服力的是,孩子们在学习好纳西本土知识的同时,国家统编的教材也学得很好,中考的成绩普遍都不错。而有些城区和离城区近的学校里,一味侧重于学习学校统一规定的国家教材,而忽略了本地传统文化知识的教育,纳西母语和母族文化的学习教育就明显不如白沙完小,有很多纳西小孩已经不会说母语了。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反思和深思的。

  

白沙小学乡土教材,云南科技出版社2006年版

  

   “传统文化”传承不能离开本土

  

   爱思想:必须承认,包括汉族在内,各个民族的传统文化里面都有一些糟粕,在文化传承的过程中应该如何处理这些糟粕?

  

   杨福泉:一个文化传承的价值有多大,主要要看它是否足够人性化,是否对人的发展有促进作用。比如说汉族过去的缠足习俗,这种糟粕就完全没有传承的必要。

  

   具体到纳西文化,它其实也有一些落后的成分,比如说丽江古乐以前是不能有女人参加的,现在我们的丽江各地的古乐乐队里也有女性了。总之,一种文化要让人活得更好,更有益于身心,它才是有意义的文化。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福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少数民族   民族学   纳西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8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