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中国有权坚决拒绝南海仲裁案

——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讲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2 次 更新时间:2016-07-14 21:32:19

进入专题: 南海仲裁案   南海问题  

崔天凯  

  

谢谢哈姆雷博士。

   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南海形势。为此,我愿首先提请大家注意中方今天早些时候发布的两份重要声明,一份是“中国政府关于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另一份是“中国外交部关于应菲律宾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裁决的声明”。我认为这两份声明清晰和权威地阐述了中方的立场。我强烈建议大家认真阅读。在此基础上,我愿在这两份重要声明的框架内发表一些看法与各位探讨。

   第一,中国为什么不接受仲裁?

   我们认为,提起仲裁背离了仲裁需建立在国家同意基础上的通行实践。中国2006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作出了排除性声明,将涉及海洋划界等问题排除在此类程序之外。这起仲裁案是在未经中方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仲裁庭也超越了权限。该案虽经精心包装,但毫无疑问其核心问题是领土争议,而领土问题不由《公约》规范。

   有人也许会说仲裁庭可以决定自身的管辖权。但仲裁庭并不能任意行事,而应严格按照《公约》的规定作出决定。对仲裁越权无知,是专业水平低下。如果明知故犯,就是道德操守有问题。

   此外,提起仲裁案并非出于善意。我们都知道《联合国宪章》呼吁成员国“发展国际间友好关系”,《公约》本身则开宗明义要求坚持“互相谅解和合作的精神”。这起仲裁案的提起并非基于上述善意,将法律当作政治工具的意图昭然若揭。

   更令人不安的是,仲裁进程将严重破坏国际社会成员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任何可能存在的争议的努力,仲裁庭贬低《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更是令人吃惊。《宣言》是中国和东盟国家近十年共同外交努力的成果,是所有有关各方作出的庄严承诺。仲裁案为国际上滥用仲裁程序打开了大门,必将损害或削弱各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动力,引发冲突甚至对抗,并将最终损害国际法的权威性和有效性。

   与这出闹剧同时上演的还有军事胁迫行为,例如不断增加的驱逐舰、航空母舰、战略轰炸机和侦察机等。我认为这是十足的“强权即公理”的表现。在此情况下,中国别无选择,只能予以反对和拒绝。中国坚决拒绝仲裁案,是维护自身利益,我们有权这么做,这也是为坚持国际正义,履行捍卫国际法基本原则的责任。今天针对中国的行为,明天就可能针对国际社会其他成员,中国必须站出来反对并予以制止。

   中国维护自身权益及国际正义的意志坚定不移,不会屈从于任何压力,无论这种压力来自军事行动、媒体攻击或某些自封的法律机构。中国当然也不会为了几句好评拿核心利益做交易。事实上,任何一国政府如果不能站出来捍卫本国领土主权,不能捍卫本国的核心利益,还有何形象可言?

   第二,人们可能会问,是什么导致了地区局势的紧张?

   中国长期以来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直到20世纪70年代以前从未受到质疑,但70年代后越来越多的中国岛礁被他国非法侵占。即便如此,南海局势依然是可控的。多年来中国和其他地区国家能够管控分歧,并且总体上能够发展友好合作关系。我们甚至成功制定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在共同开发方面也取得了虽不大但很有意义的进展。

   但局势在大约五、六年前开始出现紧张,与大家听说的“转向亚洲”大体同时发生。过去几年,争端加剧,关系紧张,互信削弱。这些问题占据了国际和地区议程的太多时间和精力,而这些时间和精力本可用来促进合作。谁由此获益呢?我认为没有任何一方从中获益。中国没有,东盟没有,从长远看甚至美国也没有。如果亚太陷入不稳,如果地区经济增长的势头受挫,如果发生武装冲突,中国、其他地区国家、美国等所有各方的利益都会受损。

   那些可能幻想搭“转向”进程便车并从中牟利的人,请他们到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去问问那儿的人结果是什么。愿不能乱许,说不定就会成真。

   有人可能会将问题归咎于中国近期的岛礁建设活动。但事实上中国是最后一个开始南海岛礁建设的国家,而且只在我们实际控制且已有人驻守的岛礁上进行建设。我们没有试图将他国非法侵占的岛礁夺回来。建设速度快慢不能改变活动的性质。在完成目前的岛礁设施建设后,中国将能够提供更多国际公益,例如民事服务。当然,底线是我们必须拥有足够的自卫能力。

   许多事情都是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干的。但商船在南海的航行自由从来没有问题。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原本就是意在针对《公约》有关规定的反制行动。事实上,许多缔约国都认为应区分商用和民用船只的航行自由以及军用舰只的“航行自由”。

   中国坚定支持南海航行自由,因为南海航道是中国和许多地区国家的经济生命线。我们将尽一切努力确保该海域的商业流通不受阻碍,并制止任何扰乱地区局势的企图。我们感到担心的是“自我实现的预言”:美方在南海集结大量军舰、军机、先进武器,将真正危及各国商用和民用船只的航行自由。如此大规模集中火力,这种行为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紧张的根源。

   第三,现在应当如何处理争议?

   我认为,争议当事方谈判协商仍是唯一可行和有效之道。外交努力不应、也不会被一张废纸和几艘航母阻挡。中国将继续致力于同其他争议方进行谈判协商,这个立场没有也不会改变。事实上,中国在这方面成绩斐然:我们已经与14个陆上邻国中的12个划定了陆地边界,也与越南完成了北部湾的海洋划界。我们有信心,中国和其他当事方在不受外来干扰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通过谈判协商逐步解决争议。中国与邻国解决边界问题的成绩举世无双,我认为人们找不出另外一个能在短短几十年内解决与邻国长期存在的边界问题的例子。

   谈判协商的大门是始终敞开的。我们对与邻国的关系,特别是与东盟国家的关系充满信心。领土和海洋争议只是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关系中的一部分,而不是中国与东盟整体关系的全部。我们与东盟国家已经做了千百年的邻居,实际上已成为命运共同体。地区的稳定、和平和繁荣与我们均休戚相关。我们将极大受益于更紧密的合作和更良好的互信。我们没有哪一个能够“转向”到世界任何其他地区去。

   第四,中美应当怎么做?

   首先,南海争议不应是中美两国之间的问题。中美之间不存在领土争议。南海问题更不应被视为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领土争议不应被放大或夸大。我们绝不能让这个问题定义如此重要的中美关系。

   其次,冷战思维解决不了当今世界的问题。当今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各国,特别是大国之间建立伙伴关系,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中国致力于与美国建设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我们希望中美在亚太的互动是积极和建设性的。美方如何看待当今世界,如何看待中国的发展,如何看待中美关系?我们拭目以待。

   我知道美国今年正面临重要的选择,但美国还有其他极为重要的选择要作。美国是否会作出正确的选择?我们能否推进合作共赢的伙伴关系?希望美国能作出正确选择,并且以明确的方式作出这样的选择。

  

  

  

    进入专题: 南海仲裁案   南海问题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68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