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宪法》序言第一段与中国文化复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9 次 更新时间:2016-07-10 23:13:23

进入专题: 宪法序言   中国文化复兴  

秋风 (进入专栏)  
否则,我们无力理解当下中国的《宪法》。

   这样理解与陈端洪、高全喜他们的政治宪法学之间的区别当然是很明显的,他们的关键词是“政治”,而我的关键词是“文明”。可以这样说,文明可以包括政治,政治不能包括文明。而在中国,最重要的肯定是历史和文化而不是政治。如果把政治放在太高位置上,那可能会出现很多偏差。尤其重要的是,把政治放在太高的位置上,反而不能正确地理解中国的政治。因为,中国的政治本身是在历史和文化框架中展开的,脱离了这个框架不足以准确地理解中国的政治的。

   2、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这句话是在那文化条款后面附带讲的,当然它很重要:“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那么,“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这个叙事,其实和前面的悠久的历史是有对应关系的。如果我们把《共同纲领》、五四宪法的革命叙事与“八二宪法”的革命叙事作一个对比的话,可以看到非常重大的区别。而理解这个区别的关键,其实就在这句话:“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在《共同纲领》和五四宪法中,革命是从天而降、骤然而起的,与中共相关的那个革命构成了整个《宪法》正当性的依据。而“八二宪法”在叙述这个革命之前,先有一个中国历史和文化的叙事。这样的历史和文化的叙事实际上把革命包容于其中了,所以,革命的意义在“八二宪法”中发生了巨大的转折。简而言之,这个革命不再只是共产党夺权的革命,不再只是建立了一种政治制度的革命,而是为了让中国历史得以延续下去、让中国文化得以传承的革命。在八二宪法之后,我们恐怕必须从这个意义理解二十世纪的革命。

   3、确实,在六七年前,我解读张君劢的宪法思想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了一些关于宪法学的文化自觉,但是那时还不明显。所以,高全喜教授把我归到政治宪法学中,我也是接受的。但“八二宪法”的历史文化条款真的太强悍了,一下子就把历史和文化的重要性凸显出来,当明白了这一条款的决定性意义,我就不无法含糊其词。所以我想,历史文化的宪法学,或者说文明论的宪法学,和政治宪法学之间还是有非常重大的分歧的。

   4、文明论的宪法学只是刚刚提出来,其要旨是从文明理解宪法,而不是从“我们人民”理解宪法,不是从现代政治神话来理解宪法,而是从历史、从文化来理解宪法,把《宪法》的制定、《宪法》原则之确立、《宪法》中关于权力以及政体的那些规范之制定以及解释,以及由《宪法》所塑造的政治秩序等等,都置于历史过程中、都置于文化框架中,这就是文明论宪法学的一个基本的方法吧。

   5、关于中国文化复兴与中国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说起来比较复杂。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章,《钱塘江以南的中国》,其中解释了,为什么中国过去40年的经济增长是中国文化复兴的结果。我们只要看一个最基本的文化经济的分布格局就够明白这一点:今日中国,凡是中国文化保存得比较完好、并且在七十年代中期以来比较强劲的复苏的地方,经济的表现都比较好,经济增长速度比较快,并且,其财富分配比较均平;相反,凡是中国文化保存得不好,在七十年代以后也没有能够恢复的地方,经济增长的速度比较慢,并且贫富差距比较大。

   6、回答一下曾颜惠的问题。我们通过解读《宪法》序言的第一段,可以重新厘订《宪法》之基本精神,以及《宪法》最根本的原则,也就是当下中国政治的最高原则,那就是,接续和繁荣我们的文明。所以,一切《宪法》设计,所谓的宪政建设,其唯一宗旨是要接续我们的历史、传承我们的文化,任何偏离这个方向的努力都是不合宪的。这个《宪法》序言第一段设定了宪政建设的基本方向。

   7、回答一下弘毅兄的问题。确实,历代儒者其实都是立宪者,因为中国的《宪法》是本于历史、在文化框架中展开的。中国的宪法和西方的宪法在形态上是有很大的区别的,美国的人民主权论式《宪法》可能会体现为一个启示录式文本;但在中国,《宪法》很可能会呈现为其他形态,不以宪法典形式存在。圣人、大儒所从事的工作其实都是立宪,经书中有宪法,历史书有宪法,“祖宗之法”也是宪法。所以,我们中国人特有的历史的、文化的宪法思维方式让我们的《宪法》以柔性方式存在并且演进。我们今天虽然有一个《宪法》文本,但它其实不是那么重要,没有美国的宪法文本那么重要。这个《宪法》文本只是我们的宪法精神之一部分的呈现,我们还可以透过知识上的努力、透过在社会各个领域的努力,去把握更为丰富的《宪法》。所以,我们需要宪法学方法之革命,要放宽视野,思考宪法。

   8、回答一下薛建立先生的问题。我刚才已讲到,美国《宪法》的实体内容与它的序言之间存在一个断裂:它的序言确认“我们人民”作为制宪者,而“我们人民”没有任何历史、文化属性,可以随心所欲地制定任何规范。当然,在政治的现实中我们都知道,美国宪法是由那些白色人种、奴隶庄园主、律师等等现实的政治家制定出来的,他们当然有自己的文明属性,他们制定出来的这个《宪法》,必然是美国文明框架中的《宪法》。但是,其《宪法》序言把这个事实遮蔽了,把自己伪装成一部普遍的《宪法》。后来有很多国家,比如说菲律宾、墨西哥,就完全照抄了美国《宪法》。但其实,这样做,没有任何效果,没有人认为,现在菲律宾的政治是一个好政治,但它的宪法和美国宪法一模一样。这就是现代的人民主权论宪法不诚实之处。

   9、回答一下陈寒鸣先生的问题。革命宪法、人民宪法,或者文明论的宪法之间的关系很复杂。比如,中国传统的宪法其实经常是在革命之后制定的,有革命的背景。中国历史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就是革命,宪法序言也指出了这一点。革命看起来是一个断裂,但实际上也是历史的一种特殊延续方式,正是革命,清除了妨碍文明延续的因素。中国古典的宪法其实都是革命宪法。当然,谈到革命,这个问题又复杂了,因为有古典的革命、有现代的革命。比如,我们看到,《共同纲领》和五四宪法,就是革命宪法,但它是现代意义上的革命。现代意义上的革命其实是历史终结论式的革命,是从基督教思想发展而来的革命,它和我们中国传统的古典革命的含义不同。至于说人民宪法,当然是完全现代的,是源于欧美、18世纪以后开始发展起来的宪法,其根本在人民这个神话上。

   我们或许可以用这三个词来描述过去60多年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演变历史:我们首先看到了一部革命宪法,五四宪法,其中隐隐约约的有人民宪法的因素。到“八二宪法”,发生了很大的转折,历史文化凸显出来了,但其中仍然有革命、也仍然有人民。可以说,“八二宪法”是一部混杂的宪法。我前面比较突出了《宪法》序言的第一段,但从“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这一句开始,转入了一个革命叙述。当然,因为有了前头的统摄性历史文化条款,所以后面“八二宪法”对革命的叙事就不同于五四宪法,更不同于《共同纲领》。所以,革命的含义也发生变化了,它在一定程度上回到了中国古典意义上的革命,也就是所谓“汤武革命”的叙事。这个是很有意思的。总之,宪法提醒我们注意过去60多年中,统治集团、执政党的宪法观念实际上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10、回答一下曾彦惠的问题。确实,这是一个各种文化竞相传播的时代。所以,基督教在农村迅速传播也不足为奇,尤其是经历了一拨又一拨严重的文化破坏之后,农村基本上处在文化真空状态。尤其今日农村,主要的人口都是老弱病残,基督教当然能够迅速地进入。但这不足为忧,我觉得,传统中国一直都是诸教并存,但有一个主线,就是儒家之文教在社会的上层。所以我想,对于各种宗教的传播不必忧惧,重要的问题是重建儒家作为这个社会的文化主干,尤其是在政治上。所以,认真地、准确地理解《宪法》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从《宪法》序言第一段解读出我们《宪法》与中国文化之间的关系,这就是重建“政教”体系的基础。当然只能算一个开头,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去做。

   11、回答一下詹良水先生的问题。其实,今日中国文化复兴所面临最大的问题是人才匮乏。不管是普通民众,还是国家政治演变,对文化的渴望都是非常强烈的,我们也都能感受到。但是,我们能做的事情太少了,我们的能力太低下了。比如说,关于中国政制的设计,现在有人有能力提出来吗?没有!在这样的时代,热爱中国文化的人士没有任何理由怨天尤人,相反,我们应当反躬自省,问一下自己能做什么?

   12、回答一下欧阳先生的问题。我们在当下中国《宪法》序言中看到的那样一个叙事,与传统、现代之间的关系问题,没有关系,那是个根本的政治原则。现代知识分子太容易把西方宪法模式作为人类宪法的唯一模式,但我前面已反复强调,中国人思考政治、思考秩序的方式不同于西方人,宪法已经清楚表现出来。所以,明智的学者和明智的立法者在今天所要做的事情是什么?是理解中国人是如何思考人、政治、宪法秩序的,在此基础上构建理论,并进行宪法改良的设计。今天中国宪法学之最大问题,不是有太多的中国传统因素,而是完全没有。宪法理论基本上都是照抄西方,不是抄自苏联,就是抄自美国。这样的宪法学实际上是无助于中国的宪政建设,不管你说得多么美妙、不管你的理论看起来多么高明,都没有用,重要的是,中国人究竟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秩序,而我们的宪法学从来没有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13、再回答一下薛建立的问题。对于过去一百年以来,中国文化的处境、中西文化间的关系,我们不必在意了,一百多年前那些先贤对中国文化丧失信心,今天也不必苛责。重要的是,我们要理解今天的中国和西方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格局中。我觉得最可悲的事情是,直到今天,大多数精英对此不能正确认知,仍用一百多年前惊恐万分的先贤的们的那些扭曲的认知来自我理解,这才是今天中国最令人担心之处。

   大陆和台湾的统一不是宪法问题,而是势的问题,时势一到,自然统一;时势不到,再好的宪法方案都没有用。所以,要静观其变,等待这个大势到来。最大的势就是美国退出西太平洋,那时,两岸自然统一。

   14、回答一下韩先生的问题。我们之所以标举“钱党”,就是因为,钱党重视历史文化,而康党基本上不谈历史、也不谈文化。康的思想就属于19世纪末受到惊吓的那一代中国士人的思想之典范,所以,康先生看似在讲五经、孔子,其实其思考方式基本上是基督教式的,包括他创孔教,都是受基督教会成功范例的影响,他的《大同书》里面有大量佛教、共产主义、基督教的幻想,有强烈的末世论想法,也是西方式的。

   15、欧阳先生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们可以打个比方,有匈奴在,对于西汉来说就不存在西域,所以,中国文化也就不可能达到西域。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让美国退出西太平洋,中国永远都不可能安宁,台湾不可能统一,香港不可能安宁,中国传统的政治影响力不可能扩展出去,韩国、越南、朝鲜这些国家始终会和中国作对,这就是大势,理在这个地方只能沉默。我们儒生当然重视道,但在历史过程中,“势”是至关重要的因素。经历明亡之痛,王船山对此有深刻认识。

   16、这个问题和曾彦惠提出的问题有关。我们要正确地理解当代的中国和西方之格局,必须跳出一百年前中国人的思维定势。一百年前的中国是历史上中国最为贫弱的时代,所以中国人跪在地上、仰着脸看西方。一百年后,情况已完全不同了,可今天还有很多人用一百年前的眼光看待今日之中国与西方,这是大多数知识分子和官商精英在我们这个时代迷失自我之主要原因,对于今日中国究竟要做什么,这些掌握着资源的人,其实完全是迷茫的。

中国今日的精英有两代人:红卫兵一代、《河殇》一代。我自己也属于《河殇》一代,只不过从中逃离出来了。今天中国大多数的精英,尤其是40岁以上的精英基本上都不知道中国应该干什么,或者,他们所以为的中国应该干的那个事情,基本上是南辕北辙,是一百年前的中国人认为中国应该干的事情,可是,一百年都过去了,他们仍然活在一百年。那些显得特别悲壮的知识分子,其心智停留在一百年前。此即不“明”,认知模式出错了,情怀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这是很可悲的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秋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序言   中国文化复兴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651.html
文章来源:大同思想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哲学牛 2016-07-11 20:25:06

  对美国宪法,根本就看不见、听不进、心里不明白其中的真义!真奇怪,这种人是教授,还带硕博??

cat 2016-07-11 09:17:48

  带这么舔菊的么?也太无耻了吧!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