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宪法》序言第一段与中国文化复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9 次 更新时间:2016-07-10 23:13:23

进入专题: 宪法序言   中国文化复兴  

秋风 (进入专栏)  
我前面讲了中国有悠久的历史,那在这个悠久历史上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就是文化的创造。

   那么,“文化”是什么?我想,各位都有自己的理解。我记得80年代“文化热”中经常有人提到这样一句话:“这世界上关于文化的定义有一百多种”等等。确实,文化的内涵非常丰富,但是在我们中国人所使用的这个词汇中,文化还是有一个大体固定的含义,就是人们创造出来的各种人文。当我们今天说中国文化的复兴、中国文化复兴的时候,我想,这里的“文化”和《宪法》序言中的“文化”是同一个。

   《宪法》序言第一段统摄整个《宪法》序言,进而统摄整个《宪法》。也就是说,《宪法》序言从第二段开始的一切叙事,一切规范,都建立在第一段基础上,也就是建立在“中国”、“历史”、“文化”这三个关键词基础上的。《宪法》正文,也就是它的总纲,它的公民权利和义务部分,以及政体部分的一切条款,也都是以《宪法》序言的第一段为基础的。我们可以说,《宪法》后面的所有规定,理当服务于《宪法》序言的第一段。

   具体来说,不管是《宪法》序言中对执政党领导权的规定、对国家根本任务的规定,以及总纲部分关于经济基础、关于生产关系、关于国家权力机关运作的原则的规定、关于公民权利的规定、关于公民义务的规定,以及宪法的政体部分、关于各个国家权力机关的安排的规定,总之,《宪法》的全部规定都要服务于中国历史之延续,都要服务于中国文化之创造、传承和发展。我想,这就是中国宪法阐述的一个统摄性原则。因为,这句话在《宪法》序言第一段,在《宪法》序言的第一句,在整个《宪法》的第一句,所以它一定是最重要的一句、它一定会统摄整部《宪法》。

  

文化复兴的宪法责任

   我想,到现在,大家已经可以看出来了,中国文化的复兴、在过去几十年的复兴,其宪法依据其实就是《宪法》序言的第一段。

   我们可以回过头来再读一下《宪法》序言:“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文化本身是在历史过程中由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出来的,而历史是不可能终结的。中国各族人民在过去曾经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在今天也应该共同创造光辉灿烂的文化,并且在未来仍然要共同创造光辉灿烂的文化。所以,中国各族人民在过去几千年中所创造出来的光辉灿烂的文化是必须要被我们记住、被我们保守,并且由我们传承下去。“我们人民”既然是历史存在的,其最为根本的历史责任就是创造、守护、传承文化。

   所以,我们可以说,“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是每一个人的宪法责任,这个责任是由《宪法》序言第一段所确定的。所以,在中国的每个人,不管你是一个普通的国民,还是国家元首;不管你是一个社会团体,还是执政党,你都有一个宪法责任,那就是要让悠久的中国的历史延续下去,要让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的光辉灿烂的文化传承下去。这是一个不可推卸的、最为崇高的宪法责任。

   所以,凡是割裂历史、凡是蔑视乃至摧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人,他不仅在知识上是肤浅的,在道德上是卑下的,而且,他在政治上是违反《宪法》的。一个人,只有当他尽心尽力地维护、传承中国文化,他才是一个合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一个人,如果他做相反的事情,他就是在践踏《宪法》,背叛《宪法》。

   所以,在今天我们致力于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简而言之就是“中国文化”,不仅是合乎历史之大势,更重要的是,合乎《宪法》之根本义。所以,中国文化的复兴是有坚实的《宪法》的依据的,复兴中国文化也是《宪法》加之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崇高的责任。根据《宪法》序言第一段,在中国这块大地上生活的一切人,包括未来的所有的人,一切的组织、一切的团体、一切的政党、一切的权力、权威等等,都要致力于延续中国历史,让世界上最悠久的国家保持他的生命力;都要延续、传承他的文化。因为,中国之所以是中国,就是因为他的历史、因为他的文化。

   我们可以根据这样的标准来判断当下中国各种思想、各种政治力量、各种社会力量的正当性的,也就是说,他做的正确还是错误,我想其实是可以以这一点作为判准的。如果一个政党对中国历史有温情和敬意、他传承中国文化,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就是合宪的;如果他不这样做,他的所作所为就是不合宪的。同样,一种政治思想,如果他故意地切断中国历史,或者肆意地抹黑中国历史,如果他对中国文化充满敌意,如果他以破坏中国文化为宗旨,那其所作所为就是违反《宪法》的。

  

宪法序言与中国思考方式

   最后,我想跟大家简单地讨论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宪法》会这么写?”

   我们前头已经讲了:中国《宪法》是独一无二的,他的基本精神是独一无二的。那么,他为什么会这么写?我想,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中国人向来就是这么思考问题的。我们回想一下我们的先贤是如何思考人、思考秩序、思考政治,乃至于宪法的?他们都是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来思考的。中国人思考人、政治、宪法秩序的方式,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同于西方人的。

   我们刚才跟大家诵读美国宪法序言,因为这里面涉及的问题比较复杂,我就简单地说我的结论吧,其实,它是一个准神话的叙事、类似于神话的叙事。神是谁呢?神就是“我们人民”。在西方文明中,神始终是主体,现代思想表面上驱除了神,但是,拟人的神或者类似于神的主体又悄然登场,那就是“我们人民”。各位想象一下,什么是“我们人民”?谁能告诉我,“我们人民”在哪儿?人民是一个全体,一个人都不能落下,而且,人民没有任何文化历史属性。那么,这样的“我们人民”,你能不能看得见、摸得着,他究竟能不能说话?其实他类似于神,上帝降临到大地就是人民。所以,美国宪法序言只是确认了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我们人民”拥有制宪的权威,因为我们是神、我们是全体,所以,我们就可以为自己、且只为自己制定《宪法》。

   所以,美国宪法序言隐含一个反历史的政治命题,历史由此时开始的。在制定《宪法》之前,没有历史。大家看一下美国《宪法》序言,它的叙事与历史没有丝毫关系,当然与文化也没有丝毫关系,因为,人民无关乎文化,人民是没有文化属性的,人民只有一个意志,人民作为神话似的主权者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为自己宣告法律,不受任何约束,不受历史的牵制,也不受文化的局限,可以随心所欲,因为,人民就是人民的意志,不是任何别的。这就是人民主权论宪法的基本模式。

   我们中国人当然也信神,可是,中国人对神的那种信和西方人对神的信是完全不同的,中国人心目中的神本身和西方的神也完全不同。这里涉及到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略去不讲了,我最近这几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零零散散的有一些论述,大家方便的话可以找来参考。简单地说,在政治理论中,中国先贤从来不编造神话,因为在历史第形成的中国,你编造神话没人信,人民不信。

   所以,我想提醒大家注意,不仅仅是“八二宪法”,实际上,中华民国时代的宪法也都不是从“我们人民”开始的。因为你从我们人民开始,没人信。以一个中国人的心灵,他马上会提出一个疑问:“你们人民是谁啊?”没有人信这些东西,那么,你在理论上讲它就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对今天很多学者非常积极地阐述所谓人民主权论深不以为然,你在理论上当然可以这样做,但是,讲给老百姓,老百姓能信吗?

   神不管用,类神的人民也管用,那我们怎么构想政治秩序?或者说,我们如何得到政治秩序?中国人就诉诸于历史、诉诸于文化。中国这就是中国式政治思想的基本路径。由此我们大概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当孔子要重建秩序时,会删述六经,“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孔子回到历史。孔子又作《春秋》,乱臣贼子惧。同样,司马迁身处在汉初那样一个政治大变局之中,“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他作《史记》以明古今之变,从而为汉家之更化提供了一个正当性的论述。

   这就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坚持的历史的思维方式,思考政治秩序的历史心智。西方人大部分是从神来思考政治秩序,中国人从历史来思考政治秩序。我们只有回到历史,我们才能够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就像孔子作《春秋》,通过历史,明是非于天下。我们知道了什么是是、什么是非,才可以设计当下之政治秩序。这样,我们的秩序就是从历史中走出来的。每一代人都肩负着一个最为重大的责任,那就是把历史延续下去。而西方人,他们不会这样想,因为他们有神。神只要张嘴说话就可以了,对神来说是不存在历史的,神就是意志,神的意志可以当下实现,神想要什么就立刻有什么。在政治上,西方人同样这样想,他们的政治理论,就是一个命题:我想要。因此,西方人总是可以一次又一次地从头开始缔结宪法,这是中国人所不熟悉的。对中国人来说,重要的不是你要想什么,而是历史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们必须承担你的历史责任来。两者差别如此之大,所以20世纪,知识分子尽管在理论上引入了西方的人民主权说,但在宪法中实际上并没有体现出来。我想,还好,它没有体现出来。如果我们的宪法也是以“我们人民”登场的方式来叙事,那它更没有说服力了。

   刚才我讲的是中国人思考政治的历史心智,“文化”同等重要,因为历史的内容其实就是文化。在这方面,我们同样可以看到中西之别。对于神来说,文化没有意义,唯一重要的是神的话,神一张嘴就有了法律,人民一张嘴就有了《宪法》。那么,这个《宪法》没有任何文化的属性,因为这个神话式的人民本身也没有文化属性。事实上,文化是神话的敌人,在中国,很多知识分子基督教徒在拼命地摆脱中国文化。文化也是“我们人民”实现自己意志的障碍。

   当然,在这个地方,我们可以看到十分严重的名实背离。尽管“我们人民”在宣告一种貌似很抽象的《宪法》,可实际上,这个《宪法》是有非常鲜明的文明属性的。美国宪法其实就是在北美那块土地上、有着美国文化属性的一群人为自己制定了一部宪法,但从其《宪法》序言中,你丝毫看不出这个文明、文化的属性。在我看来,这属于政治上的不诚实。相反,我们中国人是诚实的,我们看到了,人始终都是这个、那个人,是这个、那个族群的人。于是,在中国,《宪法》就从“中国”开始叙事;所以,人民是“中国各族人民”。中国各族人民之所以是中国各族人民,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历史,共同创造了文化。那么,他们制定这部《宪法》,就是为了更好地来创造、延续、繁荣这个文化。文化始终是历史性的中国的主要内容,同时他也构成了一个《宪法》的框架。

   我今天要讲的内容大概就是这么多。我讲了《宪法》序言第一段中的三个关键词:“中国”、“历史”、“文化”。我们理解了这三个关键词,就能理解中国《宪法》的基本精神,也能理解中国人的宪法思考模式,进而我们就能够理解今天的中国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每一个中国人所肩负的最重要的责任是什么,我想,概括起来可以这样说:我们必须对我们悠久的历史负责任,我们必须对我们光辉灿烂的文化负责任。

  

   【讨论环节】

1、弘毅兄说得非常对。确实,我自己这两年研读、思考《宪法》,有一个念头日益明确,那就是,在中国,必须要建立文明论的宪法学,也就是你所说的历史文化宪法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秋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序言   中国文化复兴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651.html
文章来源:大同思想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