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励生:关于“美文”和本质主义

——读邓正来《警惕一种表达方式上的本质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50 次 更新时间:2006-06-30 11:03:03

进入专题: 本质主义  

吴励生 (进入专栏)  

  

  遗憾的是,《中国法学向何处去》由《政法论坛》发表至今一年多以来,始终未见到邓先生所认真进行的知识批判的相关重要学者的回应或者反批判,窃以为这对学术共同体的互相质疑和检测以推动学术进步来说,是个巨大的损失。尽管我们见到全国各地有不少年轻的学人包括邓先生的学生在内,给了《中国法学向何处去》十分认真的关注和批评,他们的文章眼下也已集结为《分析与批评:学术传承的方式》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其无疑在学术传承方面为我们的学术界再次做出了具体而有效的推动和贡献,但恕我直言,这对整个学术的提升来说只是一个主要的方面,而不是最为重要的方面。比如,在每个具体的学者单独面对我们的社会进行有效研究之后,互相的质疑和批判抑或检测,才是知识积累的起码前提,也才是学术共同体共同推动学术发展的必要基础。由于我们长期以来囿于规划知识体制的局限,早已习惯了“为贡献而贡献”的“主流”或者“谋士”地位,对知识本身的批判与追究不仅可能会捉襟见肘,而且可能还会深怕丢了“面子”或者“地位”,从而让真正的批判和质疑付诸阙如。我们看到,人家仅仅是为了一个研究对象的追究——比如:哲学研究对象的追究,就发展出了现象学运动、分析哲学、语言哲学以及科学哲学等等,缺失了批判和怀疑精神,我们的学术积累将难乎其难,所谓学术共同体的存在难说又是另一拉帮结派的码头或变种,那就不仅仅是对我们自己最大的讽刺,而且更是学术事业的大不幸了!更为遗憾的是,出于学术共同体之外、知识领域之外、精神领域之外的“大批判”却又相当“热闹”,这只能说是我们的知识始终不能得以独立的另一重大不幸,因为知识不独立,其批判除了不依据知识之外任何东西又都可以拿来当作依据,于是乎胡搅蛮缠者有之,指鹿为马者有之,站着说话不腰疼者更有之。比如称邓正来是凡不符合他的“法律理想图景”者皆曰“否”,谁也不知道邓正来的“法律理想图景”是什么东西,甚至连邓正来自己也不知道等等,显然就是有意在歪曲邓正来的学术形象,却根本无视邓正来的“真诚地邀请读者能够从这样一些基本问题的思考出发,进入本书对中国法学具体问题的讨论,并对这些讨论以及由这些讨论进一步开放出来的问题进行反思和批判”。对“提出‘根据中国’,就是要在反思基础上,打破由现代化理论而衍生的现代化范式的支配,在中国法学的领域中,甚或在中国社会科学的领域中,对关于中国人究竟应当生活在何种性质的社会秩序之中这个重大的问题进行思考和发言”等等毫无兴趣,(其是何动机我们无需揣测)其唯一的兴趣显然在于对邓正来进行批判的那种“大批判”。既然对“反思和批判”没有兴趣,也基本缺失应有的能力,自然就要求一种毫无思想的大众化的表达方式——既然是不思的,就是缺乏起码的逻辑认知的,当然也就必然是缺乏个性的,也就顺理成章地对特别具有个性的思想表达方式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了。

  要我说,其症结是就如同财产权不能在经济领域获得基石的地位一样,知识也始终无法在知识领域获得基石的地位,其是官家主义盛行的必然恶果。学术共同体名存实无,根本无法起到自身调节和监督的作用,就如同经济改革到如今惹得民怨沸腾,无聊文人的大行其道也只能是我们必得承受的一种无奈现实罢了。但无论如何其跟“一种表达方式上的本质主义”显然是有着较大的距离的,毋宁说是强求压制成一种无须思想或者思想可恶的“平面的表达方式”罢了。当然,并不是说“表达方式上的本质主义”在我们本土不存在,一如邓正来所言:“众所周知,在学术研究或认识和解释某个问题、某种现象或某一事件的时候,存在着一种认为‘我们只要找到它的本质,我们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彻底解释某种现象或某一事件’的基本倾向,而这种倾向就是我所认为的那种认为每种现象都有一种唯一规定性的本质主义。在我看来,本质主义的思维方式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不仅把问题简单化,而且在意识形态配合的情况下更趋于在学术研究乃至认识方面实施一元化专制。”实际上,从上个世纪上半叶我们大面积引进欧陆理性以来,尤其是黑格尔、马克思的历史理性主义以来,一种必然性的知识不仅左右着意识形态,而且由于我们自身的意识形态垄断的原因,以至渗透于日常意识形态的方方面面,我们的思维和身体早已被强力型构而不自知,几乎把所有的或然性知识统统枪毙掉,更不用说有任何讨论问题的兴趣与可能。至于个体的偶在性则由于缺乏合法性,随时随地都处于被剪除的境地。因此我们需要特别警惕的除了自觉不自觉的“一元化专制”思维之外,尤其需要警惕无聊的文人心性与上述“平面的表达方式”合谋合流,从而恶性泛滥。至于那些善良地向邓正来进言建议表达方式问题的师友和学生,我借此愿意也非常善意地建议:我们自己最好也能够学会思想。因为思想并不仅仅跟知识有关,跟逻辑能力有关,也跟激情有关也即跟个性有关——具备有怎样的激情和个性,也就可能具备有怎样的表达方式。尤其是在当今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不断地激发思的时代我们自己首先还是应该学会思,我们的激情也一样会情不自禁迸发出来,我们自己的个性也就可能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然后我们才会有基本的条件以深入他人思想的可能,然后也才有资格对思想本身进行思想以及质疑和批判的可能。这一点,我本人还愿意以我自己曾经凭着一时的理论直觉和冲动抓其邓正来一点不计人家其余地批评了其市民社会理论研究为例(见拙作《关于当下三个知识分子文本的综合批评》,载《中国政法大学人文论坛》第2辑),说明我自己的表达方式有误,而并非我真的就弄懂了邓正来先生的深邃思想,假如我能够在今后的对邓正来的解读和知识批判当中,对其思想有着比较深入的理解和把握,就不仅仅是对邓正来的思想和个性乃至表达方式的尊重,更是对我自己为人为文的一种真正切实的尊重和负责。眼下的我仍然在努力,并愿以此与同道们共勉。

  

  2006年6月29日于福建家中

进入 吴励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本质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5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