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胜 张云飞:我们的世界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3 次 更新时间:2016-06-19 18:38:25

进入专题: 世界观   普世价值  

张德胜   张云飞  

  

   中国人的自私是靠持久和忍受来获得的,个体的强势并不是优势!

  

   西方人则是一次渡海,一场交易,可立显你所得与所失。这就和每个人的技能与精明,息息相关。所以他们那时就确立了看重自己,强大自己,只有自己才能满足私欲的意识。

  

   西方文化崇拜强者,而中华文化同情弱者,可能就是这样的历史环境中形成的。因为渡海和交易的活动,弱者肯定会遭淘汰的,而中国的集体人群里,扶持几个弱者是容易办到的。

  

   弱者依仗群体的救助可以活下来,甚至讨好集体中的领导会获得更多的好处,所以中国自古以来人际关系学就非常发达。

  

   而西方一个人去航海,则只能靠自己了,没有人可以利用,不用拉关系,关系学就不发达。由于地理因素的作用,西方人在古时就形成了个体主义。

  

   个体主义使个体能量充分释放,但这就会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会进入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众多的弱者将面临灭顶之灾,这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强者也不愿意看到,所有的弱者都灭掉谁来为自己服务啊。

  

   在大家恍惚不安的状态下宗教产生了。宗教尽管有不同的教派,但都给不同的人们以共同的安慰。穷人们你们为什么穷,是你们上世没修行好,所以过苦日子不必抱怨,你要安心过你的苦日子,若能更刻苦自己而为他人做一些善事,你会在死后上天堂,且过上好日子,你的私人利益不是要你不有,而是让你等到来世才有,不是让你无私,而是会满足你大私,只是要等,内心一边修炼一边等,或许若干年,或突然什么时候有一个报应,至少会在来世,在天堂里有好的报应。

  

   富人们,你们的福分是前世修来的,但是你今世不修行,你的福分会较早的就葬送了,或许哪一年哪一天有个灾祸发生,至少死后是要下地狱的,所以你应及时行善,对穷人不要太刻薄,还要施舍,还要救助,每做一件善事上帝就会知道的,并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你回报的,至少死后不会让你下地狱,西方的宗教,告诉穷人富人所有的人都是有原罪的,这个与生俱来的原罪或许就类似于中国古代人之初性本恶吧。

  

   与生俱来的原罪,也就是与生俱来的私心。宗教告诫人们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赎罪,并且有一个人人都看不到的上帝在监督你。上帝的一些行善止恶的话,都写在圣经里的,圣经也类似于中国的四书五经。

  

   圣经是代表上帝在说话,上帝是神,人们看不到他,他却可以洞知人间一切,即便是你心里想的上帝也会知道,你在做的天在看,被控制万物的神监管,是一点也不能假的,所以西方人比较诚实,尤其是贵族阶层一般都具有荣誉、品质、教养、自律等贵族精神,这可能就是在上帝——神的眼皮底下炼成的品质吧!

  

   中国不然,中国的标准是圣人定的,圣人自己也未必能做到,况且圣人也是人,哪里会监看的那么周全啊,很多报喜不报忧的时候还会获得好处呢,而真正刻苦的自己,圣人也不一定会知道,那不是把好事做到黑影里了么。

  

   所以中国人表面上按礼教来说,私下里按利益来做。因此一向就比较虚伪,伪君子,奸臣,贪官,层出不穷,这都和标准很高监管不力,极有关联。

  

   4、私欲的解放和西方的发展

  

   中国古代一直到清末,甚至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到改革开放前,全国人民都在给皇帝打工,给国家打工,所以都是磨洋工。因为不是干自己的活,所以没有人会使出全身的力气,因此社会就会发展很慢,所谓五千年文明仍然是在落后的农业社会且循环不发展,一直到清末几乎都这样。

  

   西方文化在十六世纪文艺复兴前,也和中国的状态差不多。有了宗教的精神控制,修行就是刻苦自己利他人,否则来世下地狱,后来更是发展到了政教合一,精神不好,不必来世报应,现有的政权就会惩罚你,没有自己只为他人,连教皇也做不到,所以人们的干劲也没充分释放,所以社会发展的程度也和中国差不多。

  

   西方世界的快速发展是在文艺复兴运动以后,文艺复兴运动就是人文主义精神的大解放。在社会生活中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以人为中心就是在商品交易等活动中,是双方的你情我愿,是公平合理,不存在考虑到神的意愿,需要慈善和施舍。

  

   尼采的名言“上帝死了”!警示所有的人们,一切靠自己。

  

   有能力的人获得更大的收益,却不必背负道德的欠分。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在符合公平的契约规则下,获取更多的自身利益。

  

   这种契约规则就是西方法治精神的开端,这种精神是在规范,自由,平等,公平等行为?

  

   西方人的私欲在文艺复兴后被充分释放了出来。它推翻了政教合一的统治给人民的禁锢,而用法律来限制侵害他人的行为。         不必再用宗教和上帝来隐形控制人民,法律犹如赛场上的跑道,只要你不越线,你就可以飞速快跑,跑第一会得金牌的。

  

   人们心头禁锢解除了,私欲放出来了,每个人都如同进入子宫中的无数精子一样,充满活力地向前奔,各项科技成果,各种发明,各种突破,都在喷涌而出,机械,电力,通讯等许多成果至今人们还在享用。

  

   西方人进入了爆炸性的繁荣发展时期。把农业社会中的中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后面以至于十九世纪,一万多人的八国联军,就打败了4亿人的泱泱大国。

  

   5、个体主义

  

   中国人一向就崇尚集体主义,走社会主义道路也是集体主义,西方一向崇尚个体,资本主义也是个体主义。

  

   从进化论来看,如果都没有自我,这个种类会遗传不下去的。只有在为自己时才能把能量充分发挥,猎豹追杀食物时奔跑的速度是最快的,只有为自己时最卖力。

  

   历史上的人类靠群居生存,懒洋洋,慢腾腾地延续了几千年。西方在文艺复兴以后就突飞猛进,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就飞速发展。地还是那块地,人还是那个人,集体种地时粮食不够吃,分田到户,到了个人手里,原先那块地的产量就会成倍的上升,这不都是个人主义的好处吗?

  

   把个人主义从政教统治下,从集体捆绑下放出来,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变化大的不敢想象。不敢想象的妄想却变成了今天的现实?把私欲放出来,让天地变了样,生活大提高,物质大丰富,对人类来说,是不是找到了法宝,有了这一招,就一切完好,高枕无忧了呢?

  

   先不要高兴的太早,现代已随着社会的高速发展,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问题。在中国出现了贫富悬殊,两级分裂的倾向,并且富人的财富往往都是掌权的人,以权谋私所得,是不当得利,非常的不公平,引起了民众极大的不满,有社会动荡的风险。

  

   6、集体主义

  

   .面对这样的现状有些经过集体主义生活的人,开始怀念毛泽东领导的集体生活——平均主义。那时的生活虽然贫苦,但大家平均,同甘共苦,虽然时常饿肚子,但心情是平和的,甚至心安理得的。

  

   现在集体没有了,虽然每家的生活都比集体时好多了,但出现了一些超级好的人,大家的生活是不平等的,所以心里有怨气。并且怨气越来越大,随时都要游行和造反似的。

  

   集体主义虽然社会发展慢,但大多数人的心态平和,互相敌对争抢利益的现象较少,社会稳定。

  

   未来向何处去

  

   开放私欲社会就高速发展,物质极大丰富。西方的文艺复兴和中国的改革开放都证明了这一点,而历史上的许多变法和改革如商鞅变法等,都是某种程度的释放私欲,都促进了社会的发展,国家的强盛。但几乎所有的变法改革最终都失败了,这似乎归结于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理念。

  

   实质上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理论,至少精英权贵不喜欢。而平庸且生活水平低下的人很喜欢这句话。因为按平均的理念他们的待遇应提上去,这是符合人的自私的本性的,而少数的精英权贵们生活水准是高于中下层平民的,如平均他们则要下去一些利益,这也不符合他们的自私的本性。

  

   变法的失败是穷人与富人搏异的结果,富人虽然是少数,但掌握权势,拥有资源,穷人虽然是多数,但无权无势,不掌握资源,能量少是弱势,所以变法总是以失败告终。孔子就曾经警告执政的人不要触碰权贵。

  

   历史的发展是以人们心中的私欲为动力的,利益是第一要素,人们对于利益的考虑总是高于对是非的判断。

  

   所以看一些事是否能获得满意,就要看是否符合自私的本性,如违背了自私的本性,从他的身上割肉,即便是同意也是违心的。放开私欲,是每个人心中的愿望,现已形成不可阻挡的世界潮流,所以世界高速发展了。

  

   但如何面对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疯狂开采,环境破坏,造假严重,化学催熟、增大的农药、激素等造成食品危机,这些愈发严重的问题,甚至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存,社会的高速发展问题也随之大暴露。

  

   是否回到过去,过那种慢悠悠还贫苦的生活呢?或许过几百年后,人们度过了现在的激烈变革时期,平静下来,再过上慢悠悠但却不贫苦的生活。但至少现在不行,几十年上百年都不行。虽然有些有钱人也在乡下建了别墅,但真能静下心来长住下去的却没有。人们被高速发展的潮流所裹协,都在混头涨脑的往前奔跑。

  

   在慢悠悠的过去,在农耕社会里,人的自私本性也是没有消失的,只是被压抑着不敢公开。私心就像老鼠一样只能在黑暗中行动,那时的私心被什么压抑呢?在西方是宗教,在中国是儒家文化,这两套价值标准如同工厂里的产品标准,标准适用于对全社会的芸芸众生进行评级鉴定,不符合标准的只能是次品和废品。有谁愿意自己成为次品和废品呢?

  

自私之心都是希望自己成为极品圣人,至少成为正品君子的。但是要成为正品是很难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世界观   普世价值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2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