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阿龙:全球化背景下的工人处境变化:基于社会空间理论的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1 次 更新时间:2016-06-17 10:56:25

进入专题: 空间生产   差异地理   全球化  

王阿龙  

   内容提要:在社会科学领域,越来越多的学者认识到“空间”对于分析资本全球流动的重要意义。采用文献研究方法,以列斐伏尔和大卫•哈维的空间理论作为基础,综合国外学者对于空间的研究,力图阐释清楚:资本为了达到积累的目的,是如何在世界范围内“生产空间”的,进而论述资本生产空间的具体过程,并通过这一理论提出:对全球化背景下发生在工人身上的变化,需要放置于资本生产空间的异质性、结构化过程中去理解。最后对这一理论视角进行归纳,以期丰富全球化背景下的工人问题的研究视角。

   关 键 词:空间/空间生产/差异地理/全球化/工人

  

   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描述了18世纪后半期英国工人群体的生活状况:“美好的旧时代的人数众多的小资产阶级已经被工业所消灭,从他们当中一方面分化出富有的资本家,另一方面又分化出贫穷的工人。一方面是铁石心肠的利己主义,另一方面是无法形容的贫穷。”[1]工人如果能找到工作,就能获得“勉强维持灵魂不离开躯体的工资”,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只能去做贼或者饿死。恩格斯目睹了英国工人在恶劣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下的痛苦与挣扎,并写道“他们可以走的路只有两条:或者饿死,或者革命”[1]。自《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成书迄今,已经一个多世纪过去了,工人的命运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当今世界已进入全球化时代,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此相应的是,工人群体的状况也变得错综复杂。金融资本借助全球市场,将越来越多的国家纳入到资本主义的生产体制中,新的世界劳动分工体系得以建立。在新的分工体系中,工人的工作与生活状况出现了极大的异质性:一端是大部分资本主义国家保证了工人的最低工资和基本工时,保障了工人的劳动权益;而另一端,非洲的工人将民族独立与工人运动相结合,东欧国家在经济转轨后工人冒着生命危险操作机器来维持基本生计[2],南美洲的代工厂内部年轻的女性工人为了保住饭碗而按照管理层的喜好进行着装打扮[3]。与此同时,在有“世界工厂”之称的中国,随着市场体制的逐步发展,工人的命运也不尽相同:一方面是国有企业改制,工人经历了从“铁饭碗”到“合同工”的身份置换,在这个过程中工人的经济、政治地位发生了改变[4~12];另一方面,在南方沿海城市涌现出了大量的农民工,他们构成了新的工人群体,并经历着与国企工人完全不同的命运[13~14]。这些景象传达了一则信息:一种世界范围内的区域不平衡正在凸显,这种不平衡同时也体现在了不同区域的工人群体身上。那么,究竟该怎样看待全球化背景下,发生在工人身上的这些变化?

   面临现代化和全球化带来的风险与挑战,学界近年来出现了一股“空间”热,大量学者试图挖掘空间的理论内涵,并以空间为出发点,对全球化、现代化背景下社会经历的各种变迁做出合理的解释。其中,大卫•哈维以列斐伏尔的空间思想为基础,将空间理论运用在对资本全球流动的分析上,将资本的全球流动描述为资本“生产空间”的过程。哈维认为:所谓资本“生产空间”,就是资本为了更加便捷地占有资源,不断地在新的地理区位中建造码头、铁路、工厂,同时设置并固化生产制度,吸收当地廉价的劳动力,并把他们转变成商品的消费者。在这一过程中,当地的居民变成了资本主义工厂中的工人,这一身份转换既意味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当地的确立,也意味着当地工人被吸收进全球的劳动分工体系当中。面对这一现象,哈维提出一个疑问:谁正好卷入到什么地方?这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历史地理学问题。除了种族特征、种族划分、年龄和性别这些符号被当作外在标准来衡量某一劳动者以外,工人的身体同样也是根据历史、地理、文化和传统来区分和标记的。因此,工人身上蕴含的地方性特质会影响到资本对空间的占有方式,进而影响到工人自身的命运。

   哈维有关资本与空间的解读,为理解当前全球化背景下的工人处境,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分析视角。因此,本文将以哈维的空间理论为基础,结合相关的经验研究,试图勾勒出资本生产空间的具体过程,并从中提炼出一个理论框架,试图丰富当前的工人研究,充实学界对全球化背景下工人处境变化的解读。

  

一、空间与空间的生产

   在对资本的空间生产展开具体的论述之前,有必要对空间及空间生产这2个概念进行认识。

   对于空间的阐释,列斐伏尔给出了最为直接而有力的解释:空间是社会的产物[15]。列斐伏尔正是基于马克思辩证法的传统,反对那些将物质和观念割裂开来的学说,反对那些将物质生活视为琐碎、形而下的观点。因此,他反对自笛卡尔以来人们对空间的认识,即空间是一个可以被测量的客观实在,或者只是人们行为的容器。在列斐伏尔看来,空间本身就是一个既包含了物质描述,又内含了诸多社会意义的概念。空间不但是任何社会行为、社会组织展开活动的物质基础,同时也是社会意义得以体现的物质载体。因此,空间不只是一个可被标尺测量的物质实体,也不只是人类智力的设计模型,空间是一个棱镜,通过它可以看到那些镌刻在其中的人类与自然、人类与自身斗争的痕迹。

   列斐伏尔在《空间的生产》一书中,对空间进行了细致的刻画。首先,列斐伏尔提出了当下的4种有关空间的认识:(1)空间是透明的,拥有连续性的逻辑结构,表现为一种连续模式。(2)空间是不透明的,“是产品和物品的总集所占有的一般性场所”,是物品(商品)的占有物。(3)空间是一种工具,被用来吸收资本主义生产出来的大量商品。(4)空间作为工具,不仅仅只是用来消化资本主义世界的商品,更重要的是用来再生产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

   首先,他驳斥了前2种认识。第1种认识起源于康德的时空观,认为人们有着先验的时空概念,并通过这种概念去认识空间;同时“那些博学的人利用各种变量参数建立了一些具有某种结构的空间”,人们可以通过这些逻辑去理解一个空间,并一眼望尽空间的组成结构。因为空间服从于某一逻辑,掌握了这种逻辑就相当于掌握了空间的一切,而且逻辑的连续性也确保了空间的连续性,所以列斐伏尔称这种空间为透明、连续的空间。但显然先验性的逻辑并没有考虑到空间的实践会遇到不同层面的矛盾和阻力,因为在实践层面,透明性和连续性是不可能存在的。第2种认识与第1种认识有着相似的错误,认为空间被物占有,不同的物(商品/产品)意味着不同的空间,空间的属性取决于占有这个空间的物的特性,这就使人们很难认清空间的本质。这属于马克思所批判的“拜物教”,被列斐伏尔称之为“空间拜物教”。

   其次,对于最后2种认识,列斐伏尔先给予了承认和肯定,并认为它们之间形成递进关系。空间的工具性体现在,空间既可以作为生产资料,又能被当作消费对象。空间可以作为生产资料,它与生产力、生产技术和知识都是相关联的,区域、国家的空间配置相当于工厂增进机器设备一样,增进了生产力;空间作为消费对象,就像工厂里的机器、设备、劳动力一样,它们是生产资料,同时也是消费对象,被当作生产资料来消费,以获得产出。由于不同的空间承载着不同的景观、场景、物质以及代表着特定文化积淀和历史遗迹,它优势独特,具有使用价值,也是促成消费的原因。因此空间成为了资本积累的工具,并不断地被设计和改造为符合资本积累的需求。同时,空间又是政治性的。因为,如果当空间被当作生产资料和消费对象加以利用的时候,空间就必然卷入到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之中,因而也不可避免地参与到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政治对立当中。

   因此,他提出在当今世界,作为认识世界和分析世界的物质基础,“空间中的生产”(production in space)应当让位于“空间的生产”(production of space),即承载社会、生产关系的物质基础已经由原来的物质产品及其生产过程,扩展到了空间及空间的生产过程。

   所以,列斐伏尔提出“空间是社会的产物”,其实质是为了说明空间是关系的产物,尤指生产关系的产物。空间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几何学或者地理学的概念,而是蕴含着社会关系的重组和社会秩序的建构过程。“任何团体、阶级或者阶层如果不生产空间的话,它们就无法形成、组建自身,也无法识别其他主体”[15],因此可以说,空间的生产就是社会关系为了维持并再生产自身,而对空间进行改造和形塑的过程。

  

二、资本的空间生产:全球化下的不平衡地理扩张

   大卫•哈维继承了列斐伏尔的空间思想,承认空间对于构建、维持社会关系的重要性,他认为:任何社会结构的维持与再生产,都是一个与周边环境互动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某种社会关系如果想要得到维系和再生产就必须生产、塑造出与其相适应的环境,这一行为就是“生产空间”。利用资本生产空间的思路,可以揭示全球的地理扩张策略是如何将工人卷入到资本循环的过程之中,并影响工人的命运。

   哈维承认空间是社会的产物,不同的社会构造不同的空间。哈维从辩证法的角度出发,强调过程、洪流、潮流、关系的理解优先于对要素、物、结构和组织化系统的分析。“这种观点包含一个深刻的本体论原则,要素、物、结构和系统并不外在于或优先于创造、维持和破坏它们的过程、流和关系”[16],进一步说,物、要素、结构——那些看似“永恒”的、很难变化的物质或者范畴——其实是流和关系的“凝结”。但是,由于物质维度的在场可得性,使得物只能凝结与其直接相关的、有限领域内(位置、场所)的流和关系。这种凝结具有地理偶然性。哈维将人与自然之间的互动看作是一种“关系”的存在形式,正是由于“凝结”的地理偶然性,使得人与自然之间的调节会产生不同的空间形式。在这个异质的过程中,不同地域、时代的人们会产生不同的时空观,如某个时代可能是对钟摆运动和放射物衰减的认识,另一个时代或地方则是对行星轨道运动和动物迁徙的认识。人类依据这些时空知识与自然进行进一步的互动和调节,创造服务于人类的社会空间。因此可以说,不同的社会构建不同的时空,同时,时空包含进社会生成和发展的过程之中。

   将这种对空间的理解,带入到对资本积累和资本流动的分析当中,可以说资本生产空间,就是依据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需求,创造一个能建立、稳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并完成资本积累的空间。

   哈维认为:资本的循环和积累一直都是一个深刻的、指向空间的地理事件[17]。资本总会在一个地理空间中固化一种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以达到资本积累的目的。但是资本在一个空间内部面临积累过度的矛盾。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不断地生产商品赚取利润,但是财富的积累却不断趋于两极化。一边是越来越多的财富积累,另一边则是深陷于痛苦和绝望之中的“贫困的下层人民”。由于大量民众的消费能力不足,致使商品积压滞留,资本因此贬值,资本家的财富大量缩水。这便导致在一定范围内的资本过度积累。为了应对这种内在的矛盾,资本主义采取了“时-空”修复的办法。

   就时间而言,资本家的内在欲望总是会希望加速运转资本的循环周期,以达到财富快速积累的目的,但过度积累的危机会迫使资本主义将资本投入到长周期的项目建设中,来消弭盈余资本避免滞留。

就空间而言,哈维认为:在资本主义化解危机的办法中,最复杂多变的,因此也是最值得关注的,正是资本的空间策略,被哈维称为“空间定位”[17]。他首先引用了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的论述,资本在内部矛盾的驱使下“向外部其他民族寻求消费者,从而寻求必需的生活资料,这些民族或者缺乏它所过度生产的物资,或者在工艺方面落后于它”[17]。(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空间生产   差异地理   全球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经济与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224.html
文章来源:《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