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经济问题政治化”与“两轮自行车”之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9 次 更新时间:2016-06-15 10:31:15

进入专题: 经济问题政治化  

贾康 (进入专栏)  

   中国像一辆“两个轮子的自行车”,我觉得特征上面是非常明显的: 2012年经济下行带来压力,在企业层面非常困难,而首先凸显的矛盾反映,是地方政府收入一落千丈,日子过不下去,就开始出现动作变形。 一个比较典型的事例,是东北一个著名的省会城市,地方政府看着财政收入迅速滑坡,想出一招什么呢? 动员干部力量上街,一个一个店铺逐一去“打击假冒伪劣”,找人家毛病,意图通过罚款增加点非税收入,没想到这个动作迅速激化了一个集体罢市,有关部门不得以马上采取一个反向操作,“大字报”式地到处张贴“紧急通知”: 本次运动到此结束,请大家迅速恢复营业。 这种事代表了什么意味呢? 我的说法叫做“经济问题政治化”。 地方政府的一个动作变形,跟过来就变成了“稳定压倒一切”的事情,就不再是微观经济层面能简单调整的一个问题,涉及的是带有社会意义、政治意义的事情。 2012年我们看到这个年度在稳增长措施加码过程中,却有在我们过去用得比较得心应手的投资上项目这个事情上,一连串出现三个群体事件带来的投资受挫。首先是上半年,我们灾后重建的代表性区域什邡,一个很有规模的钼铜项目,按照原定计划地方政府要举行隆重的开行典礼。 结果老百姓却完全不认同,认为会造成环境污染,激化群体事件,这也是十年八年以前根本想不到的———本来想的应该是大家一起敲锣打鼓,欢庆这么一个大项目、好项目放在我们什邡,没想到老百姓高度不认同,双方对抗起来。 当地原来的书记还想来硬的,结果使事态严重升级。 互联网时代,全世界都知道了。 接着我看到的就是很快由公开渠道宣布,上面给什邡派去第一书记。 新书记去了以后,很快宣布这个项目在什邡“永不上马”,算是平息事态了。 接着到了这个年度中间,江苏这个增长极区域———启东的一个大投资项目,又是出现群体事件,开始市长到现场说服不了群众,后来书记去了,他试图把这个事态管控下来,没想到去了以后,仍无法控制局面,别无出路,又是很快宣布这个项目在启东永不上马,算是一个了结。 没过去多长时间,进入秋天,宁波这个非常著名的沿海开放城市,又发生了一个事件。宁波镇海要上一个大投资项目,又是两边对峙,老百姓觉得这个项目会造成污染,坚决不接受,甚至造成事态失控,果然那天傍晚又是无线电波一下子传来消息,政府说这个项目在宁波永不上马,这才算了结。

   一连串三个群体事件表明什么? 中国过去稳增长得心应手的投资,在新的阶段上受挫,在不少项目上没有操作空间了。 如要从结果来说,这里面似乎有输有赢,输的肯定是政府,而且一线领导你再也不要想受到重用,为官一任没有造福一方,还惹了这么大的事,不能保一方平安,不能够守土尽责,谁还敢重用你? 但说其他人谁赢了?老百姓的诉求似乎得到满足,那你从长远来看,专家早就认证了,钼铜项目、PX项目、重化工项目,我们的工艺完全可以控制污染,跟国际经验对比,与中心区隔了多少公里,人家多少年就在那里运转,中国怎么就不行? 但说什么都没用,老百姓就是不接受。 看起来老百姓似乎在这方面还胜出了一盘,但实际上想一想,在什邡这样的地方,这么好的一个项目丧失之后,未来多少年,当地的就业机会、经济增长的景气支撑,付出的机会成本是非常高的,实际上还会影响到当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落实。 通过投资支撑发展过程的受挫,老百姓其实绝对不是赢家, 从根本意义、 长远利益上看, 是受损的。 另外还有一个 “软柿子”, 这方面最有苦说不出来是谁? 企业。如讲法治社会,一个项目前期做了多少投入,有多少研究认证,合同是签了字的,但是不得已给了一句话“永不上马”,前期所有投入就都打了水漂。 这事情就等于我们现在说的“两轮自行车”在一个一个具体项目运作过程中间,过去没想到的约束已经收得非常紧,这种约束过不去的话,一切的什么稳增长效应免谈。 我们现在想“好字当头” 软着陆,但是一旦出现硬着陆迹象和压力,就不得不采取一些我们过去比较得心应手的措施,比如说投资,但现阶段投资却又屡屡受挫。

   为能控制物价,很明显需要压景气,但同时还要考虑,要让就业这方面过得去,如果就业压力较大就还要抬景气,这又是一个两难。你要靠市场上形成的压力淘汰落后产能,就要有严格取向,往往还要帮企业,还要呵护以求保稳定,不可以太严格。 这些种种的“两难”和“多难”合在一起,实际上的问题是市场它本来有“看不见的手” 的作用,可以通过优胜劣汰的竞争挤出落后、过剩产能,但我国实际生活中,在市场作用还发挥不了特别大的时候,政府就不得不介入进去,要使用“看得见的手”了,而这个看得见的手处理不好,就变成“闲不住的手”,实际操作过程中间种种不合理的地方,又被人们所批评。中国“两轮自行车”的把握、权衡,过得去还是过不去,跟别的经济体大相径庭。 比如说到日本,进入高收入国家阶段以后,后边跟着的是二十多年的停滞,增长速度归零了,有的年度是负增长,所以现在总量上被中国甩到后面去了,但你看日本的老百姓还不断地出手买本国的公债,虽然他们的媒体上也说什么日本列岛沉沦,日本经济崩溃,也有这种说法,但普遍社会心态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一个调整。 你得承认,日本至少是4个轮子、6个轮子的车辆。 美国人金融创新走过了头,闹出金融海啸,又升级为冲击全世界的金融危机,大家看一看,美国自己内部也曾折腾得很热闹,什么占领华尔街等,但是闹完了以后,看看这些运动,一无纲领二无领袖,泄一泄愤,然后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自调节机制接着走。 现在美国已经在运行过程中作为发达经济体率先告别了复苏阶段,在退出量化宽松之后,转过去开始对付通胀压力,进入升息通道了。 美国人在自己惹了祸以后,全世界却把美元资产作为首选的避险资产, 这是一个很荒谬的事情吗?实际上它符合逻辑,美国人金融创新走过了头、惹了祸以后,全世界风雨飘摇,结果大家一看,手中持什么东西最可靠? 欧元、日元不行,还是得持美元资产。 中国人也是这样,我们三万多亿美元当量外汇储备,有一大半是美元资产,别无选择。 美国那个调节机制有这么一个弹性调节空间,从正面说,这叫所谓国家治理现代化。 美国的情况可以认为是一辆十轮大卡,它的速度高一点儿,低一点儿,或者停下来,它不会关系到翻车的问题,中国还做不到。 所以我们一定要审慎处理两轮自行车这样一个特定阶段上面的速度底线。 在这底线之上,你要说到我们具体发展中间的运行掌握,更是有一大堆的矛盾。

   我们的城镇化,本来是“引擎和动力源”,但是怎么才能在城镇化建设、城市中心区域不断扩大、未来几十年还要有4亿人进城这个过程中间,保证我们的基本农田守住“红线”,以使我们一系列的征地拆迁补偿能够相对平稳运行,不要动不动激化一个极端事件? 农民工进城以后,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前面已累计差不多3亿人里面,80%以上是两地分居状态,而且两地分居多少年,后面的社会问题可想而知;他们90%的孩子,是不能跟父母在一起,是“留守儿童”状态,后面的社会问题这几年也是屡屡冲击我们的神经,这些都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问题。 短期你要平衡,要妥协、迁就,而中长期化解深层矛盾,要不妥协不迁就。 这些处理不好,那带来的就是一大堆的两难和多难,于是在“两只老虎赛跑”这方面,我们看到的形势是不是会越来越严峻? 改革和社会问题两只老虎赛跑,最早是一位“海归”———证监会研究部主任用过的比喻,他说中国社会有两只“老虎”,一只叫改革,一只叫社会问题,这两只老虎看来各自要素齐全,彼此似乎也看不清楚对方,但是都在往前跑,哪只老虎跑得更快一些,将决定中国社会的命运。 对他这样一个比喻,我是高度认同的,实际上就是要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要看到我们的矛盾凸显隐患叠加。不克服隐患,我们可能往前走的路越走越窄。 政治家过去比较谨慎,这方面说的少,现在五中全会之后,从总书记到总理到有关部门,大家其实都在说,我们要怎么样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意味着非得要解决我们现在矛盾凸显的现实问题不可。

  

  

   来源:摘自《供给侧改革十讲》

  

  

进入 贾康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问题政治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制度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19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