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岗:历史的“反复”与政治的“反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93 次 更新时间:2016-06-13 10:19:52

进入专题: 历史的“反复”   政治的“反复“  

罗岗  
往往要走到城门口外的酒馆喝走私酒,这种“走私酒”就是所谓“城门酒”。如果不了解“发达资本主义时代”也就是是路易•波拿巴当政的时代,他为了缓解国家的金融困境而强收葡萄酒税,引起整个法国社会的动荡,就不太能够理解无论是马克思还是本雅明所要揭示的19世纪工人阶级或无产者那种极其糟糕动荡的生活状况。

   这样的状况20世纪之后逐渐发生改变,除了广大底层民众反抗资本主义剥削和压迫,迫使资本主义做出各种各样的让步和调整之外,资本主义自身也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为什么美国的霸权可以在20世纪开始崛起并称霸全球?因为美国的霸权不仅仅只有经济实力、金融实力和军事实力作为后盾,与英国的霸权相比,美国的霸权还代表了一种“新型资本主义”,姑且可以称之为“大众资本主义”。“大众资本主义”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面对无产阶级的反抗,自然要改善工人阶级的生活,同时也意味从对工人的剥削从“绝对剩余价值”转向“相对剩余价值”,工人的生活水平相对提高,资本主义国家逐渐转向“福利国家”……但这仅仅是问题一个方面,“大众资本主义”还蕴含了另一方面,借用赵纪彬先生的说法,一个社会中“人”是少数,“民”一定是多数,多数的“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就转化为显在或潜在的消费者,“大众资本主义”同时也是“大众消费社会”和“大众消费时代”的来临,意味着资本主义生产出来的大量商品可以最终得到消费,在某种意义上克服了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危机。按照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的描述,也即关于资本的一般公式,是MCM’。“M”代表投入的货币资本,资本投入之后生产出商品“C”,但作为“C”的商品不能卖出去,变成更多的货币资本“M’”,就会出现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危机。因此克服危机的关键在于,如何创造、扩大、维持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不断地把人们转化为商品的消费者,这样才能完成MCM’的过程,资本主义才可能进行良性的循环。所以说,“大众资本主义”的出现,为20世纪资本主义克服自身的危机似乎找到了某种出路。

   西方激进左翼理论今天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阶级斗争的消失,全球资本主义高度依赖于地理发展的不均衡性,利用区位利润的差距,快速将低端产业转移欠发达国家和地区,从而造就了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使得发达资本主义社会出现了“阶级的消失”,1960年代之后西方激进左翼不得不从“阶级政治”逐渐向“认同政治”的过渡,性别、族裔甚至宗教等“身份”成为了构筑“认同政治”的基本要素。“阶级的消失”在某种意义上又是一种“历史的反复”。 当年马克思强调“无产者”作为“阶级”出现,是希望将并无自觉阶级意识的“底层民众”凝聚成具有自觉意识的“阶级”,才可能成为一种新的政治主体登上历史舞台;而今天与“大众资本主义”相对应的,实际上是回复到“前无产阶级”的状态,自发的“底层民众”无法形成自觉的“阶级意识”,只是杂乱无章的一大群人,英文称之为Multitude,这个词很难翻译,译成“大众”、“民众”都不对,“乌合之众”也不妥,最后采用了日本的翻译,勉强翻译为“诸众”。当今激进左翼政治的失败,关键在于无法完成从“诸众”到“阶级”的转化,或者更明确地表述为,没有找到将“诸众”召唤为一个新的历史主体和政治主体的途径。对马克思来讲,“法兰西政治实验室”的意义在于能够非常鲜明地看清两个阶级之间的斗争,正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这才决定了从“历史的反复”向“政治的反复”的转化,催生出新的历史主体和政治主体。而现在的左翼激进政治,苦于找不到新的政治主体,巴迪欧所谓“共产主义的假设”,只能把今天称之为等待历史转变的时机而不是历史转变本身。假如找不到从“历史的反复”向“政治的反复”转化的动力,那么“历史的反复”就可能堕落为“历史的终结”。因此“历史的反复”在某种程度上对应了这个展览的主题“复象的幽灵”,“幽灵”就是缺乏本体,没有主体,变成了孤魂野鬼,而“历史的反复”同样是处在一种历史转变尚未出现,政治主体有待新生的状态,“幽灵”是否能够还魂附体,“反复”是否能够超克“终结”,无论就艺术的主题还是就历史的主体而言,都是我们今天面临的最大难题。谢谢大家!

  

  

    进入专题: 历史的“反复”   政治的“反复“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161.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